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1049章 别把她拖进我们的世界
    余婶和蔡婶被她给弄懵了:林小姐,怎么回事?您这是要去哪呀?

    我要离开这里了。www.kan121.com林羡鱼揉揉鼻子,有一种酸楚的东西好像马上就要从眼眶里面冲出来了。

    她急忙拖起箱子逃之夭夭:我走了!余婶和蔡婶,有时间我请你们出来喝茶!

    林羡鱼就这么走了,当然,走之前还不忘带走小西。

    她都离开这里了,那霍佳和桑时西都是不喜欢小动物的人,还指望他们能好好待它?

    还是跟她走活得久一点。

    林羡鱼拖着皮箱走出了桑时西别墅的花园,卫兰坐在她的窗口看得一清二楚。

    你就这么让她走了?

    是啊,您不是看得很清楚。桑时西就坐在离卫兰不远的沙发里。

    卫兰看着林羡鱼的身影从她的视线中消失,然后转过身来看桑时西:干嘛不目送一下人家,怎么怕自己会难过?

    妈你的包办婚姻已经结束了,当初霍佳也是你强塞给我的,现在我和霍佳要破镜重圆你却又不接受她,还拖了一个无辜的小女孩下水,这又是何必?

    那我来问问你,卫兰似笑非笑地看着桑时西:你这么把林羡鱼给赶走了,是因为对她完全无情呢还是怕她以后会被霍佳怎样?你这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她吧?

    我们的世界太混乱。桑时西手里拿把玩着一只打火机,事实上他并不吸烟:没必要让她走进来,妈我们言归正传吧!

    桑时西将打火机放到一边直视着卫兰:说说吧,妈,你趁金融风暴低价收购了大禹大量的股份,你想干嘛?

    卫兰的神色躲闪了一下,然后就笑了:我儿子就是我儿子,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没错,是我做的。这是天赐良机,正好碰上金融风暴,大禹股价大跌,我不趁机收购股份还等到什么时候?过几天我们就回大禹问你爸爸要属于你的股份,我手上已经有了10%你爸爸再给你30%,份就超过了桑旗。

    然后呢?桑时西端起茶抿了一口,茶是好茶,但是桑时西却咂摸出有一丝丝的苦涩。

    然后桑旗就被我们踩在脚下随便地打,他现在孩子那么多有了羁绊,还能像以前那样心无旁骛的应对?这一次一定要让他们一败涂地。

    再然后呢?桑时西的语气淡的就像是在听一个别人的故事。

    什么然后?然后就是我们拿回了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再把那母子俩,还有夏至,还有他那些孩子通通赶出桑家。卫兰勾画的美好蓝图而得意地哈哈大笑:儿子,天下又是我们娘俩的。

    然后呢?桑时西还是那句话,卫兰听出了些许意兴阑珊的意思。

    儿子。卫兰忧伤地看着桑时西:你不要为一个女人磨灭了你所有的斗志,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没有了美女,咱们还有江山。天底下的女人又不止夏至一个,所以我才找的那个林羡鱼让你尝尝其他女人的滋味,保证比夏至可爱温顺。

    妈,你可以摆布我的人生,但是你不要摆布别人的。桑时西似乎没有继续谈下去的耐心,从沙发上面站起来:那10%你想留就留着,我会把这个差额给补上,就当做我送给您玩儿的。

    玩什么玩,这有什么好玩的。卫兰拉住了桑时西的衣袖:我做这一切还不是为了你重回以前的辉煌?

    忽然觉得现在也挺好的。桑时西轻轻的拽下卫兰拉住他衣袖的手:妈,你也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不要再折腾了,迟些时候我送你去Y国,以前咱们不是买了一个庄园吗?那里的风景不错,我可以陪您过去住。

    住什么住?我才不要去那什么庄园,像个傻子一样待在那有什么意思?我做傻子还没做够吗?

    你以为您现在做的事情就不傻吗?您不仅自己傻,你还把别人也拖进水里了。桑时西凝视着卫兰,语气悠悠:就像您说的,您是疯过一次的人,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争夺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已经记不起我的任何欲望了。

    什么争夺?那本来就是我们的!

    痛苦吗?我问您,争夺的过程痛苦吗?

    那不叫痛苦,那叫辛苦,但是辛苦换回来的成果是值得的。

    您在争夺的过程中失去了丈夫,您差点还失去我,现在卫强去了国外跟您断了联系,您觉得这叫辛苦不叫痛苦?

    我受了这么多的苦,所以才要把这些全部给夺回来!卫兰声音尖锐,她几乎是有些歇斯底里的。

    妈,您失去的那些东西恰恰都是您夺不回来的。您觉得你还能把爸爸给夺回来吗?

    现在他在我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不要把他赶出桑家,让他带着琴晴去露宿街头!卫兰现在提起桑先生和桑太太还是咬牙切齿的恨。

    恨这种东西,好像已经远离桑时西了。

    很久以来,他都没有这样浓重的恨意。

    妈。他轻轻按着卫兰的肩膀:事实上,我们这些人从一生下来就比别人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