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717章 怀瑾,我错了
    卫强的口气是温和的,但是却带着一些说教的意味。

    桑旗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好歹也纵横商场十余年,今天却被卫强这样这样不轻不重的数落,听上去难免有些刺耳。

    桑旗不动声色,会议室里的人虽然也默不作声,但是想必每个人心里都风起云涌,都在判断这是怎么回事。

    卫兰的一派不免心中暗暗得意,而桑旗的革新派则有些郁闷。

    桑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在门口看到了桑榆,便喊住她:桑榆!

    桑榆转过头,一脸无辜:二哥有事吗?

    有事。

    我现在忙呢!桑榆笑成一张鱼脸:改天说好不好?

    不好,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桑旗点点她的鼻子:跟我到办公室来。

    桑榆吐吐舌头跟着走进去在桑旗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里面坐下来,桑旗还没开口,桑榆就说:二哥,你知道我的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再说我也没觉得我做错了什么。

    桑榆,你听我跟你说,我不管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不可以拿公司的项目来开玩笑。

    二哥,你知道对于公事我从来都不会开玩笑的。

    你觉得那个地方适合做商业中心吗?100%是做不成功的,到时候集团会亏钱的。

    我们大禹这点钱赔不起吗?桑榆笑得没心没肺。

    在你预知明知道会赔钱的情况下,干嘛还要赔?

    哥,你不要太杞人忧天,万一没有赔钱呢?刚刚收回本也挺好的呀不!

    能赚钱的生意干嘛要那样?

    那你这就不明白了。桑榆搂着桑旗的脖子很亲热的:比如说现在公司二哥您在管,但是反对的声音却有一半,那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您在集团的支持率50%,甚至还要少一点,这就说明二哥你现在不得民心啊,那何必要跟那帮老的对着干?不如随了他们的愿,给他们一个甜枣吃,让他们开心开心,以后的事情还好说。

    桑旗凝视着面前的那张明艳的小脸,不由得笑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个小妹妹是这样息事宁人的性格?

    哎呀,二哥,您别太担心了,不一定亏本,就算是亏本大禹对亏不起吗?大禹底下有这么多的产业,每一样都赚钱,那不是让同行嫉妒的眼睛发绿?处于弱势反而能交到朋友是不是?

    桑榆说完直起身跟桑旗飞了个飞吻:二哥,我先走了,

    桑榆像一只小鸟一般飞出了桑旗的办公室。这么严肃的事情在桑榆的嘴里,四两拨千斤的就这么给拨.pa过去了。

    一直以来桑旗在公事上和私事上都没有碰到过什么对手,但是现在他这个小妹妹,好像是挺让他头疼的。南怀瑾的办公室门外,骆飞已经坐了整整一个小时了,坐的腰都疼了,实在是忍不住又站起身来对南怀瑾办公室外面的秘书小姐道。

    怀瑾还没回来呀?那我打个电话给他吧!

    罗先生不好意思,南先生不在公司的时间,他不喜欢别人打电话给他。

    你这话说的,骆飞揉揉鼻子:我和怀瑾的交情你还不晓得?

    今天骆飞来找南怀瑾是有公事要谈,之前和南怀瑾的公司谈合作,今天是过来签合同的。

    他们是朋友也是合作伙伴,但是南怀瑾让他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露面,这是什么情况?

    骆飞掏出手机打给南怀瑾办公室,外面很安静,他听到了手机铃声是从南怀瑾的办公室里面传出来的。

    骆飞皱紧眉头:他不是在里面吗?

    说着就往里面走,秘书小姐慌慌忙忙地拦住他。

    骆先生,南先生没说让您进去,你是不能进去的。

    他在里面你却把我关在外面一个小时,你不知道我和怀瑾是什么关系?骆飞气急败坏,扭开门把手就推门进去,一眼就看见南怀瑾正半躺在他的椅子上面吸烟。

    你在啊!

    秘书小姐扎着双手站在门口很无奈的样子:南先生,我拦不住。

    烟雾缭绕在南怀瑾的头顶上,他又吐出一口烟,朝护士挥挥手。

    秘书便退出了房间,骆飞走进去,不免因为上次的事情搞得有点尴尬。

    后来他又派人去查,查到那个小美人并不叫陈朵,而叫桑榆,她和南怀瑾住在一起,但具体两人什么关系不清楚。

    去了上次那个派出所查了一下,说桑榆是南怀瑾的妹妹,什么时候南怀瑾有个妹妹,骆飞搞不清楚,但是就此看来这事好像有点闹大了。

    他陪着笑脸走过去,想要撩开窗帘打开窗户透透气,手刚碰到窗帘就听到南怀瑾的声音闷闷地道。

    别动。

    一屋子的烟味。别把身体弄坏了呀!骆飞讪笑着在他的对面坐下来。

    我这次来不但是来签合同的,还来跟你还有小美人,不,是桑小姐赔个罪我,真不知道她是你妹妹,再说你们一个姓桑一个姓南我哪里会想到吗?那天绝对是个误会,我没对她怎么样,要说桑小姐的脾气还真火爆,打的我们几个人都鼻青脸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