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658章 这下你死心了吧
    夏小姐。他欲言又止,好看的薄唇抿出一道隐忍的弧线。

    有什么话你就说嘛!别婆婆妈妈的。

    我们老大也是一个可怜人。

    可怜?我可从来没觉得她可怜,她杀人如麻的时候你见的应该不少了吧?她最可怜就是在桑时西面前自讨没趣,那也是她自找的。明知道桑时西不爱她还偏要苦苦纠缠,活该!

    阿什定定地看我,我很怕他会抬起巴掌扇我一耳光,不过他很有风度,一定不打女人。

    所以他只是看了我片刻,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已经包扎好了,没事了,碎玻璃清理的还算干净,我们刚才又清洗了一下,这几天多注意休息,不要下床走动,过几天就会好。

    我看见阿什明显松了口气,还真是爱得痴缠。

    呵呵,这该死的暗恋。

    阿什立刻走进去将霍佳抱起来,她已经醒了,酒大致也醒了些许,双眼微阖提不起精神。

    她的脑袋依在阿什胸口,居然有一丝丝楚楚可怜的味道。

    霍佳的眼睛终于瞄到了我,扯了扯嘴唇没讲话。

    我说:还死去活来不?精神正常了我们聊聊。

    她虽然没说话但是也没骂我滚,那就是默许了。

    我跟霍佳回家,正好她侄子醒了,正在哇哇大叫着要喝奶。

    阿姨冲喝奶的速度太慢,看到霍佳回来更是手忙脚乱。

    我便接过来让她先出去,我抱着孩子喂奶,霍佳就蔫蔫的躺在她的床上,双目无神脸色煞白,我就没看见过霍佳特别意气风发的时候,大多数都是被桑时西给折磨的不成人形。

    孩子在我的怀里香甜地喝着奶,霍佳终于抬起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孩子,突然眼泪夺眶而出。

    眼泪滴在孩子的脸上,孩子睁开眼看了一下,又闭上眼继续大口大口的嘬着奶瓶。

    霍佳越哭越凶,简直停不下来从小声饮泣变成嚎啕大哭。

    我实在忍不住:你小声点好不好,还让不让人家吃奶了?吵死了!

    我丢给她一个纸巾盒,她抽出一把纸来擦眼泪。

    孩子在我怀里吃饱了奶就睡着了,我轻手轻脚地将她放进摇篮里,然后重新坐回霍佳的床前。

    她终于止住了哭泣,声音低低沉沉的从她的臂弯里发出来:我第一眼看到桑时西我就爱上他了,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做,他做什么说什么我都相信,我百分之百的把我的身和心都交给他,但是他不仅不爱我,却把我当作猴那样耍!

    他没把你当猴那样耍,耍猴是不会杀他的家人的。

    这一次霍佳没有反驳我,从床上坐直了,眼睛哭得肿肿的像烂桃。

    虽然如此却仍然不失她的美貌。

    有什么女人又苍白又憔悴脸上还有隐隐约约的疤痕,但是仍然是美丽的。

    霍佳也算是一个奇女子,但是偏偏要在桑时西这棵歪脖树上吊死,你说怨得了谁?

    她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神颇为吓人。

    夏至,你自私任性跋扈刁钻,不过有几分姿色也不及我的1/3,我真不知道桑时西爱你什么?

    好了好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提他做什么,你都说过很多遍了,是,我样样不如你,但是桑时西就是不爱你,为什么?说明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达不到他心中的标准,是因为无论你怎么做他都不会爱你。

    她还是用那种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我发誓我这次绝对没有嘲讽的意思。

    我有也没有我也没有跟她显摆的意思,桑时西爱不爱我对我来说都无感。

    我还以为霍佳会跟我吵,或者揍我一顿,但是她居然又哭了。

    什么时候女魔头变成了琼瑶女郎,真是让我有些接受不过来。

    别哭了别哭了。她哭的我心烦意乱:你别把你侄子给哭醒,了好不容易睡着了,我这个保姆做的容易吗?

    哭哭啼啼的霍佳还真是让我耳目一新,我是来找她谈事情的,可不是来看她哭天喊地的。

    不过还好女魔头不是泼妇,哭起来也透着一股狠劲。

    我走到洗手间拧了一个湿毛巾扔给她,她接过来将脸仔仔细细地擦干净,终于止住了哭泣。

    我的神呀好,容易是不哭了,我坐在她的床边:你现在可以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了吧?

    她盯着我,盯着我直发毛,不过她终于是开口了:我昨天去了无数的那里,是他的女儿让我去的,我去了之后她就从保险柜里拿出了这个给我。

    她从包里翻出一个大信封丢给我,我拆开从里面倒出来一堆照片和一封信。

    照片上是桑时西和一个老头,照片一定是偷拍的,因为角度很奇怪。

    照片有很多,其中有俩人在说话,也有桑时西递给那个老头一个什么东西,我仔细看那是一枚六角形的金币。

    不用说这个老头一定是伍叔,而这是当年桑时西和伍叔的这一段是伍叔让人偷偷的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