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558章 戏如人生
    我闭着眼睛,病房里来了很多的医生和护士。

    我听见桑时西在对他们说:我太太一直在叫我们儿子的名字,她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这个,我们得检查后才知道。

    记忆这种东西,就算他们检查也检查不出来的。

    我躺在床上任人摆布,我眯缝着眼,从眼皮和眼睛的缝隙中看到了桑时西。

    他脸色阴沉,山雨欲来。

    房间里其他人的表情都是吓得瑟瑟发抖的。

    桑时西很可怕么,他们都那么怕他?

    医生又翻我的眼皮,弄的我泪水涟涟。

    眼泪一旦涌出来就怎么止都止不住的。

    我哭的昏天黑地,医生和护士都乱了手脚。

    请专家来会诊,打电话给刘教授,快,快。

    我睁开眼睛,医生护士们惊恐的脸都变形了。

    我听到我嘶哑的声音很淡定地对他们说: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要跟桑先生说。

    啊。他们面面相觑,桑时西发话了:你们都出去。

    然后医生护士们和保镖们都从门口鱼贯而出,整个世界终于安宁了。

    桑时西走到我的床边坐下来,握住了我的手。

    他的眼神如同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剖开了我的胸膛。

    我血淋淋又蹦哒哒的心脏呈现在他的面前,毫无保留。

    夏至,我是谁?他开口,一个字一个字地问我。

    我觉得,我现在不是在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在排除定时炸弹的线。

    就像港剧里拆弹专家拿着小剪子,在好几条红线绿线蓝线的中间思索剪断哪条线才能保命一样。

    我现在就是这样,说错了某句话,我的命他倒是不会拿走,但是桑旗的就说不定了。

    我看着他,开口了:桑时西,我想起来了。

    他的眼中划过一丝戒备和慌乱,但只是一瞬而过,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哦,全部都想起来了?他握着我的手的手指,我感觉出了丝丝的颤抖。

    呵,强大的桑时西,还是有点心虚的。

    我睁大眼睛看着桑时西,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呈现出孙一白给我讲戏的画面。

    他那张胖脸怼在我面前循循善诱:夏至,演戏呢,首先要在心里树立一个角色,你想赋予那个角色怎样的性格,身份,设定,然后就照着这个框架去演。演戏就是演戏,越逼真越好,但是切记,只是演戏而已。

    我的眼泪,一滴一滴滑过眼眶,我两只手握住桑时西的手,嚎啕大哭:我想起来白糖是怎么死的了!

    桑时西的手瞬间变得更加冰凉,他的瞳变得更黑,更深。

    我大哭地不能停止,关于哭戏我还是有心得的。

    前段时间做群演的时候,我演一个丫头,家里的人都被灭门了,我一个人跪在死尸当中哭的都快要晕过去了。

    导演说我演的好,当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悲伤,心里仿佛有个阀门打开了,挡都挡不住。

    我哭的脑袋都痛了,桑时西用大手帕将我脸上的眼泪给擦掉,声音依然温润:夏至,想起了什么,跟我说说。

    白糖死了。我仰起脸,泪水朦胧中看着桑时西的脸孔:我们的儿子死了。

    虽然泪水阻隔了些许我的视线,但是桑时西细微的表情变化我还是注意到了。

    他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他是略有些惊讶的。

    我没有剧本,我的戏都是自由发挥的。

    我想到哪里就演到哪里。

    我哭着,喊着。

    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没错,是桑旗,是桑旗杀死了我们的孩子!

    你想起什么来了?桑时西略哑的声音在我的头顶上盘旋。

    我想起来了,我在爷爷的寿宴上,我听到了枪响就上了露台,看到了桑旗手里拿着枪,白糖躺在地上。

    他扶着我的肩膀审视我的眼睛: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难道还有什么吗?我仰望着他。

    他在探究我,我也在探究他。

    他想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话,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在心虚。

    不知道他有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但我想,我应该是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了。

    他在心虚。

    我觉得,我的演技是假的,但是我的眼泪是真的。

    想起了白糖,我的心痛的稍稍吸一口气就疼的不行。

    我很想知道白糖到底是怎么死的,但是我知道我从桑时西的口中永远得不到真正的答案。

    他不会告诉我的,他只会延伸自己之前的谎言。

    所以,你其他的都没有记起来,只记得这一段?

    只记得这一段还不够么?我知道了白糖是被谁害死的不就行了。我哭的鼻涕都要流下来了:其他的我都不想知道,也不想再想起,桑旗,桑旗!我咬牙切齿地喊桑旗的名字:我恨死他了,我恨死他了!

    夏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