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526章 他又消失了
    孙一白很是油滑,我所有的问题他都能够躲避过关键点,说的都是以前和别人一模一样,我不想听的那些。

    我注视着他已经被胖脸挤成一小条缝的眼睛:我如果想听这些的话,我就不会来问你。

    我过去看看房门关得很紧,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东西,我将手机关掉拍在桌子上。

    孙一白,你别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这部戏的有一个神秘的投资人,投资的是你的这部戏,你别想把自己摘的一清二楚。

    孙一白直愣愣的看着我,然后叹了口气:说你笨吧,你也不算笨。说你聪明吧,好像又不在地方。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

    我要知道我和桑旗桑时西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的事情我怎么会清楚?

    你不清楚吗?在锦城应该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桑旗回到锦城来了,桑时西在满城找他,但是你却没说,你还挺仗义的。说明你和桑旗之间的交情非浅,你会不知道我们的事?

    孙一白咬着牙将自己的手机也掏出来关了机,然后又在房间里面四处看了一下,拉上窗帘,将我拽到屋子的中间低声道:你还想知道什么?这几天你不是所有地方都去过了,你父母家,电影学院,大禹集团,该去的都去了该问的都问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一点不一样的。

    孙一白搭着眉眼:那我就爱莫能助了。我和桑旗以前的确是有些交情,不过你们之间的情情爱爱的事情我真的搞不清楚。

    那我问你,我儿子是怎么死的?

    我怎么会知道你儿子怎么死的,那件事情除了你们几个当事人,真的没人知道。

    那我跟桑旗之间的关系呢?他一直追求我,我一直很讨厌他?

    小姐,你讨厌不讨厌他,只有你自己知道。

    好,你不跟我说实话是吧!我朝他笑笑:那你明知道桑旗在锦城,却对桑时西守口如瓶,你觉得我要是告诉他会怎么样?

    你不会的。他也朝我笑:要不然的话你早就跟桑时西说了,也不会现在跟我谈是不是?

    这个老狐狸,别看他胖乎乎,笑起来就像弥勒佛一样,一肚子的鬼心思。

    他不肯说我暂时也查不出来的,但是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我伸了个懒腰:哎呀,好累,把妆撤了吧!忽然太累了想回家歇着了。

    你还有两个妆没有试完。

    我说了我好累,我要回家。我知道如果要是罢工的话,全剧组都得等着我。

    孙一白这么一个爱戏如命的人,万事俱备了却只欠我这把东风,估计都有弄死我的心。

    我想知道关于我和桑旗之前的一切,我不相信孙一白一点都不知道,但是他不说我也没办法。

    我卸了妆就傲娇地离去,孙一白很无奈的看着我。

    他这个人还是有几分倔强的,我想了想又转回去找他:我不要求知道我和桑旗以前的事情,他现在在哪里你总知道吧?

    孙一白又做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我不禁火冒三丈。

    你怎么一问三不知?

    大小姐,我又不是联邦情报局的,我怎么会知道。再说连桑时西都找不到他,你觉得我比桑时西还要厉害吗?

    那你知道桑时西为什么要找桑旗?

    孙一白看着我:那你应该去问他呀!不应该来问我。

    好。这个又刁又滑的胖子!

    我从他的口里什么都问不出来,很好,干的漂亮。

    我悻悻地离开,现在全天下的人都告诉我和桑时西一模一样的剧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依然不能百分之百的相信他。

    为什么?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对一个我只相处了几天的男人如此的信任。

    而对桑时西这样一个无微不至地照顾我,对我如此容忍和关爱的男人却始终没办法敞开心扉。

    我现在只想找到桑旗,我想要当面问他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要听他亲口告诉我答案。

    只有桑旗说了我才会相信。

    但桑旗又一次地消失了,我和他之间的相处,我都一直是很被动的,只能是他来找我,而我想找他的时候却从来都找不到他。

    我想尽一切办法找他,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今天细雨蒙蒙,我的心情特别的低落。

    本来我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是今天小雨淅沥沥,下到我的心情特别的沮丧。

    我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外面溜达,不知不觉的竟然来到了墓园。

    既然来了我就在墓园外的买了一大捧千日红,桑旗上次不是说那姑娘喜欢这种花吗?

    我抱着花向她的墓前走去,她的墓地前特别的冷清,细密的雨水将她的照片淋湿了。

    我掏出纸巾将她的脸给擦干净,当我的手指触碰到照片的那一刹那,我心里划过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心脏被人用刀劈成了两半。

    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心也在痛。

    我隐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