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301章 我们以前的一切都过去了
    我真的没想到这么严重,虽然那几个会员我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完全可以说跟自己没关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愧疚。

    我怔怔地看着她不晓得该说什么好,艾比虚弱地开口:桑太太,我和桑先生其实没有任何关系,他是我的老板,那天我跟他一起参加你们公司的晚宴也是为了宣传新戏,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她费劲地解释那么多,我也愁眉苦脸地看着她:如果我说不是我弄的你相信吗?

    她没点头也没摇头:桑太太,您和桑先生之间的纠葛我真的不清楚,我和桑先生其实并不是媒体上说的那样,我承认有一次他的确去过我的住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去。但是他只是在客厅里吸了一整晚的烟,第二天早上他就走了。我可以发誓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桑先生也从来都没有跟我表示什么。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桑旗为什么要这样做,难不成他是存心让狗仔拍的?

    算了,我摇摇头:我把那几个大妈找出来跟你道歉。

    不用了,她急忙摆手:这部新戏结束之后我就回米国了。

    别呀!

    我打算和大禹解约,我现在的名声已经不太好听了,就算继续下去也只会拖累了大禹的声誉。

    艾比垂头丧气的,她也没有指责我。

    但是比她指着我的鼻子骂更让我不舒服,我站在她的床边看了她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安慰她。

    实际上她的确也是挺倒霉的,但是我呢比她还要倒霉,估计此刻在桑旗的眼中我就是一个善妒的泼妇,居然想到用粪来泼人家,真是恶毒。

    我除了说对不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跟她保证下次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我保证我也不会在靠近桑先生。艾比说。

    哎。我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艾比的房间。

    站在病房门口我脑袋直发晕,她的小助理见我出来立刻冲进去,看艾比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

    人人都把我当作洪水猛兽,我心里是难过的,但又无计可施。

    很不太巧,我在地下停车场看到了桑旗,他刚从车上下来,低着头往前走。

    我站在他的面前躲也没处躲,他抬头就看到我了。

    我怕他不跟我说话,也省得主动跟他打招呼那么尴尬,抬脚就想溜,他却喊住:夏至。

    我后脊梁发凉,停下来回头看他:我真的不知道那些大妈是怎么冒出来的,还有我那个联盟粉丝会是怎么产生的,我真的不知道。

    我急着给自己辩解,他却静静地看着我,好像的确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我在他的目光中傻站着,知道他想说了才开口:上次南怀瑾说的话我信了,你跟他没打过交道他没必要帮你说话,两年多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不提了。

    我有点懵,不知道桑旗跟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跟我化干戈为玉帛的意思吗?

    我看着他没说话,他又继续说:以前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当做它没有发生过,包括我们两个以前的过去。恨没有了,爱也没有了。夏至,我娶你是因为赌气,不是爱情。

    我倒宁愿桑旗狠狠地骂我,也比现在如此冷静的跟我说这番话要强。

    没有什么比一个我深爱的男人当着我的面一字一句的告诉我,他已经完全不爱我了来的受伤。

    我很傻的还问了一句:为什么?

    他说:爱都被恨给消磨了,现在连恨都不见了,更别说爱了。

    他说的没错,支撑我们俩之间的唯一的情绪就是恨恨没有了爱呢早就被恨消磨了他说完了就走了我呆呆的伫立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

    本来我是想到派出所去找那几个大妈的,要狠狠的骂她们一顿,让她们把那个该死的联盟会解散了。

    可是当桑旗跟我说了这些话之后,我觉得我被抽走了一根筋一样,什么力气都没有。

    我坐回到车上,我是自己开车来的,没有司机。

    我比较喜欢一个人呆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和一个不太熟悉的人待在一起会让我觉得恐慌。

    我两只手捧着脸,有水从我的指缝中渗出去。

    我知道那是眼泪,我真的很难过,虽然我心里很清楚,但是当桑旗面对面的告诉我他已经不爱我了,我还是很难受。

    说真的,在此刻我连死的心都有。

    我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路上瞎转,谷雨打过电话来,我看了一眼没接。

    我脑子里面乱纷纷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偶尔会钻出我和桑旗的过往。

    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足够刻骨铭心。

    他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我不贪心,我又没想着占有他。

    可是我现在好难过呀,我的胸好像被闷在了水里,想喘气又喘不过来。

    在糊里糊涂之间我好像撞上了别人的车,然后撞击力让我不得不停下来。

    我的车就这么横在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