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295章 你想坐稳桑家二少奶奶的位置?
    本来这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虽然说东西找到了,但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

    但是没想到居然有狗仔将这件事情给爆了出去,直接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本来这个艾比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演员,因为桑旗的关系她才备受瞩目。

    我发现媒体对她是恶意满满,言辞之间都是含沙射影,说她是小三,在桑旗的任职晚宴上为了给我难堪所以就偷走我的首饰,让我素面朝天,结果被我当场抓获。

    描写的绘声绘色,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是谁放出去的,还是现场根本就有狗仔在偷拍。

    我随意翻了翻下面网友的评论,本来我的风评不是很好,但是因为艾比的出现很多网友都倒戈向我,因为我毕竟和桑旗谈过一段时间的恋爱,两年多之后又结婚,还可以搭上一点真爱的影子。

    但艾比就不一样了,在别人的眼里他终究是一个入侵者,项链的事情让她的形象立刻一落千丈。

    今天是白糖的生日,白糖说想请幼儿园的小朋友一起过生日,我就把他整个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给请回来了,给白糖开了一个生日party。

    自从那件事情过后我和桑旗的关系就越来越僵,几乎是零交流。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说真的说艾比偷项链我自己都不太相信,我觉得艾比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她也没有那么蠢偷完项链还放自己的包里,让人人赃并获。

    所以怎么想都觉得一定是有人陷害她,幕后推手想来想去居然觉得自己是最合适的。

    要不是我问心无愧,自己都怀疑自己,更何况桑旗了。

    但他晚上还是来了,他送给白糖的礼物是特制的一套儿童太空服,不是玩具,是完全按照太空服的材料定做的。

    还有一个小型的火箭发射器,不过那个东西是假的,但也做得似模似样,很有真实感。

    那个硕大的玩意儿就放在花园的草坪上,小朋友们都围着看,争先恐后的想要进去坐一坐。

    白糖很高兴,兴奋得脸都红了,支楞着一头的小卷毛和小伙伴们玩得特别开心。

    孩子们大多数都在花园里玩,桑旗则坐在客厅中一言不发。

    我知道他这几天心情不好,因为项链的事件艾比的形象受损,而她的新戏的宣传效果也不是很理想。

    这算是大禹集团进军影视界的第一步,大片卖的不好大禹是能赔得起的,只是如果这个头炮没有打响的话,怕是对以后出品的电影都会有影响。

    我很遗憾,但也无计可施。

    现在我也算是大禹的一份子,集体荣誉感是有的,而且我不希望桑旗不开心。

    估计是因为桑旗在客厅里的气压很低,所以客厅里没人:只有我和桑旗两个。

    在他身边坐着又完全零交流,我也如坐针毡,还不如去花园看白糖他们玩儿。

    就在这样安静的气氛中忽然我的电话响了,是万金油打来的。

    我刚接通万金油的声音就咋咋呼呼地响起:夏至你看报道了没?这次我是给你狠狠的出了把气,这个艾比短时间内都别想翻身了!

    因为客厅很安静,又加上我电话话筒声音很大,所以桑旗坐在我的身边应该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真是谢谢他,本来我就够让人怀疑幕后推手是我的,现在她再来这么一句我都没勇气为自己辩解了。

    我挂了电话将手机揣进衣兜里,客厅里窒息的沉默就好像有人用手掐住了我的喉咙,难受死了。

    我便站起身来跟桑旗哼了一声:你慢慢坐,我去看白糖玩。

    我的脚刚往前跨了一步,他就喊住我:夏至。

    他语气平淡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我站住了,后脊背凉凉的。

    我没回头看他,只是站着没动。

    反正我知道他喊住我肯定没好话。

    我心里头直打鼓,深吸了一口气才转过身去微笑着看着他:什么事?

    他抬头看我,目光如炬,在眼中燃烧着两把小火炬。

    桑旗眼中火光迸裂的时候并不太多,要么是生气发怒要么就是爱意缠绵。

    我想后者可能性不大,他忽然站起身来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特别怕他抬手狠狠的给我一巴掌。

    但是桑旗不打女人,只是我觉得此刻他的愤怒应该到达那个顶点了。

    他没动手只是低头看我,他的身高让我很有压迫感。

    他看我至少有十几二十秒钟,然后再开口:在桑时西没醒之前你是不是想坐稳你桑家二少奶奶的位置?

    他的意思我听懂了,他是说桑时西现在人事不醒,我没得靠山所以就要抱住桑旗这个粗壮的大腿。

    随便他怎么想,他就是把我想成作奸犯科的人我也不在乎。

    不,我不是不在乎,我是无可奈何。

    我没说话等着他的下文,桑旗笑得很是寡淡,我宁愿他不笑还不会让我觉得凉意阵阵。

    所以夏至,你的那些伎俩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