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53章 他离开了我,我就要离开他
    鬼才要她的祝福,没有她的祝福,我照样能平安的把孩子生下来。

    我转身走进了房子,听到何仙姑的脚步声终于消失在花园门口。

    我低头看看我手里的请柬,因为手上都是泥,请柬上也沾了不少泥土。

    粉红色的请柬上面显得污浊不堪,失去了原先的美丽。

    我将请柬随手扔在茶几上,准备去洗手。

    小莎正站在楼梯口低头看手机,看到我一过来,立刻将手机放放在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

    虽然小莎是为桑旗工作的,但是我们这里毕竟不是公司,只要事情做完了她干什么都可以,她经常当着我的面煲剧,打游戏,从来都不背着我。

    所以她这个举动,很令我起疑。

    我向她走过去伸手在她的面前:手机借我看一下。

    没有,夏小姐,我就随便乱看的。小莎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给我!我板起脸来可能会有一点威慑力,小莎乖乖地将手机从屁股后的口袋里掏出来,递到了我的手上。

    她还来不及将手机关上,手机的屏幕是亮着的。

    一张照片映入了我的眼帘,是桑旗和何仙姑的合照,标题很是清晰,桑何联婚,轰动全城。

    我初步浏览一遍上面的信息,和何仙姑给我的请柬差不多,婚礼是在一个星期之后,本城最豪华最奢侈的酒店。

    看来这次不是何仙姑吹牛,她和桑旗真的要结婚了。

    我将手机还给小莎,她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怜悯也有些同情,更有些战战兢兢。

    夏小姐……她想说什么也没说出来,我不想听任何安慰我的话。

    我向她笑笑便上楼去了。

    中午欢姐做了我最喜欢吃的水煮肉片和麻椒鸡,我照样干掉两大碗白米饭,喝了一大碗鸡汤。

    外表看上来,桑旗和何仙姑要结婚的事情完全没有影响到我的胃口。

    我在欢姐和小莎惊愕的眼光中又向她们递过去了碗:我还想吃那个炒米,帮我弄一点!我要泡鸡汤。

    小莎接过我的碗走到厨房门口,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她可能觉得我是在化悲愤为食量,我没那么脆弱,我和桑旗总共相处也没多久,不至于会为他肝肠寸断,要死要活。

    就像桑太太所说,我又不爱他,他娶谁跟我无关。

    不过是为不能嫁进豪门,有一些失落吧。

    吃完午饭,我便回房间收拾东西,桑旗都要结婚了,我没理由还呆在他的别墅里。

    天下之大总有我安身之处,我虽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是我不想任何一个人将我看扁。

    何仙姑的两千万我就是不还给她,但我也不会动她分毫。

    我手上还有前段时间坑蒙拐骗来的十几万,租一个房子生下孩子总够了。

    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现在他已经跟我相依相偎了好几个月,我是他妈,我就得把他生下来,好好地养大他。

    不就是个孩子嘛,没有男人我还不成了不是?

    我把桑旗买给我的衣服选了一些应季的带着,其他的一些首饰化妆品我一样都没带。

    衣服都是我穿过的,我也没有必要为了显示我的傲骨而特意留下一些我穿过的衣服,这也是一种变相的资源浪费不是。

    我收拾好了东西,睡个午觉,然后精神焕发的拖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欢姐和小莎看到我,极度诧异。

    我很诚恳的向她们道谢,感谢她们这段时间来对我的照顾,并且表达了如果山水有相逢,我还是很愿意跟她们共处一室的。

    欢姐和小莎惊恐万状地留我,但是我这个人一旦决定了做某件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我在他们的苦苦哀求中,毅然决然地离去。

    走到花园门口回头看,小莎和欢姐甚至都抹起了眼泪,我不知道是因为对我的突然离去感到悲伤还是他们从此失去了在上次别墅的工作感到伤心。

    总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也有为自己的考量。

    但是某些方面,我也有些不现实。

    我知道,现在我大着肚子待在桑旗的别墅里面待产对我来说是最好的。

    但是我偏偏不要这样。

    不管是桑旗被动还是主动的,离开了我是不争的事实。

    按他的能力,我不相信他真的会被家庭给软禁失去了自由。

    我离开了桑旗的别墅。

    因为事出突然,我没有地方去就先去住了酒店,反正现在资讯发达,各种租房的app也盛行,我可以一边住着一边找房子。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也逼近了桑旗和何仙姑结婚的日期。

    这几天,我一改平时小里小气的风格,点的都是酒店的餐,每天牛排和意大利通心粉换着法儿吃,这几天照镜子都感觉脸大了一圈。

    我偶尔刷手机能够看到桑旗和何仙姑结婚的新闻,据说他们俩白天的结婚场地是在一个高尔夫球场,布置得美轮美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