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第49章 打伤了我的女人?
    他捧着我的脸:伤到哪了?

    大哥,你轻点晃,这不是冬瓜。他一把拉我的脑袋,我的头就晕。

    他把我的脸埋在他的怀里,然后用手轻轻撩开我后脑勺的头发。

    我不知道我头上的伤口有多长,反正医生也缝了不少针。

    我不知道我的后脑勺有什么好看,还是医生给我缝出了一朵花,他好像看了蛮长时间,然后忽然弯腰将我给抱了起来。

    我只是伤到脑袋,又没有伤到腿。

    别吵。他脸色似乎比我还难看,抱着我就走出了医院。

    他将我小心翼翼地放在车后座上,然后小莎坐在副驾驶,桑旗发动了汽车。

    我不能仰面躺着,只能趴在后座上,像一只乌龟。

    脑袋还有点阵阵的发晕,流了不少血。

    我问小莎:还有牛奶糖吗?

    她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来给我。

    嘴里含块牛奶糖,立刻没那么晕了。

    他一直没有说话,问我为什么好端端的被人开了瓢,他既然不问我也没说。

    等到了他家之后,他将我抱下车,然后一直抱进他家里。

    客厅里除了欢姐还有其他人,一男一女,女的就是下午拿石头砸我的那个女人,男的一脸惊恐,是她老公。

    见我们进来了,那男的就扯着女人几步跑到我们面前,先是一脚踹向女人的腿,让她刚好跪在了我的面前,然后又是狠狠一巴掌甩上去。

    桑总,桑总…男的也直挺挺的在我们面前跪下来了:是我家里这个婆娘不懂事,冒犯了桑太太,是我缺乏管教,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

    我在桑旗的怀里纠正他们:我不是他太太。

    男的吓坏了:是的是的,以后会是的,都怪我们家这个婆娘乱讲话,她什么都不懂……

    看他的样子,只差跟我们磕头了。

    我不太习惯一个大男人跪在我的面前,桑旗抱着我的手没有松,甚至都没有多看他们一眼,便绕过他们抱着我走进了电梯。

    隔着电梯的玻璃门还能看见那俩人跪在地上,男的不停地骂那个女人:你是不是活腻歪了,你居然敢拿石头砸人?你怎么不把我给砸死?你知道桑总是什么人么,你以为跟他住一个小区就能和他平起平坐了?你这个蠢婆娘,怎么不去死?

    我听的烦了,把脑袋往他的怀里埋了埋:你家的电梯不太隔音。

    是啊,那得换了。他淡淡的,抱着我走出了电梯。

    他把我放在床上,然后拧亮了台灯,两只手撑着床头柜皱着眉头看着我。

    忽然他撩开了我的裤腿,露出了上次车祸受伤时的疤痕,歪歪扭扭的挺长一道。

    跟我认识短短没几个月,却弄得破破烂烂的。

    现在退货也来得及。我不能平躺着,只能侧躺着,脑袋一阵一阵的晕,隐隐的还能听到楼下男人的骂声和女人的哭泣声。

    你把他怎么了?他们吓成那样?

    有什么能把他们吓成那样?无外乎是两个,一个是钱,另一个是命。他替我拉好被子。

    那到底是钱还是命?

    钱就是他的命。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桑总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知道桑旗那他们怎么了,能住在这个别墅区的,想必都不是穷人,那男的一定是做生意的,桑旗很有可能切断了人家的财路,才把那男的吓得面无人色。

    他俯下身来,用手指轻轻抚摸我的脸颊,声音却听不出什么情绪:他敢用石头砸我的女人,我还要给他活路?

    这话说的挺霸气的,我也应该感动。

    但是想想看,也是我惹了她。

    我在她面前揭露了她老公外面养小三的事实,所以她就恼羞成怒。

    我不需要知道你做了什么,我只看到她对你做了什么。

    那如果我先动手的呢?

    那没办法,谁叫你是我桑旗的女人,你就得横着膀子走。他在横仔细的扒拉着我的头发,看我后脑勺的伤口。

    我才不要横着膀子走,我又不是螃蟹。我哼了一下,让自己在枕头里睡得更舒服一点。

    你会拿他们怎么样?

    你怎么心慈手软了?对一个伤害自己的人,千万不要心软。

    我没说我心软,我只是想知道你会怎么对付他们。

    那男的最近投了个标,他老婆犯了这么大的事儿,他总得花点时间管教管教,所以就让他亏点钱吧,亏得也不多,刚好卖掉这个房子就能还债的钱。

    桑旗的意思我听懂了,他说不想让他们再住在这个小区里。

    这么想想看,我变成了一个不可得罪的女人,想必今天其他那几个女的以后看着我都得绕着路走了。

    桑旗这么做,无非也就是想得到这样的结果。

    他既然决定了,我也没必要帮那个女的求情,事实上的确是她先动手的。

    我也没问桑旗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