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凯巴伯密码 > 第十二章 毒药
    正文

    姜飞并没有因为自己提前回来,就取消了唐泰斯的合同,也没有回到咖啡店里指手划脚,而是坚守承诺,让唐泰斯依旧做一个没有老板管的员工。不过姜飞不得不承认,自己out了,唐泰斯比自己更合适开这座咖啡馆。最关键的是唐泰斯的优雅,吸引了不少女顾客,品尝美食的同时,有时候伴随着轻盈的音乐声缓缓起舞,和端着托盘的唐泰斯跳上几步。

    姜飞很怀疑,康泰斯作为一个芯片记忆专家,网络上的高手,四处漫游的驴友,怎么会对经营如此精通,还有那优美的舞姿,用于薇、龚蔻的评语来说,就是职业舞手,无论什么样的舞伴,都能在康泰斯的引导下成为闪耀的明星。那不就是金手指吗?轻轻一点,玩家的金钱、力量、等级、道具等就会呼啦啦地往上涨。

    在姜飞眼里,唐泰斯不重要,重要的是对面,小鸟依人般的女孩于薇;于薇似乎没有感受到姜飞炽热的目光,埋头在十二寸的笔记本电脑前自得其乐;汪伽宪去世后,云霄电影公司的大导演曹宝乙接手了汪伽宪未完成的几部作品,曹宝乙是于薇的老师,对这个得意弟子更加看重,直接让于薇做了副导演。

    于薇现在工作热情高涨,正在按照曹宝乙的通知分析剧本,挖掘人物的个性;按照姜飞的意思,工作也可以在家里进行,电脑、空调、饮料、阳光什么都不缺,省得每天来回跑。康泰斯这个抠门的家伙,就是老板消费,照样要求买单。

    可是于薇和linda都认为,寂寞的环境扼杀创作,在可以做场景的咖啡馆里,透过玻璃窗看着对面的一座座风情独特的店面,分享着来电影城观光的游客们的快乐,更加容易出灵感。可是到了咖啡馆,linda大部分时间都摆在品尝咖啡和欣赏康泰斯的背影上,只有于薇在埋头工作。

    姜飞现在每天最盼望的就是龚蔻的到来,可以聊聊直播,不至于如此在人群中寂寞,让时光象咖啡一样只能回味。不过姜飞也不是没有事,最忙的时间是在夜里,每天在博物馆直播两小时后,夜里十二点到家还要关心海峡板的涨跌;穿越前姜飞不炒股,但是现在,短短的一星期,就懂得了k线是怎样炼成的。

    姜飞笑笑,自己现在是人生大底,跌无可跌,就看命运能把自己怎样了;在一系列悲惨现实的面前,姜飞已经熬过了最恐惧的时刻,变得非常谨慎,单独进过保险柜房间三次,姜飞还是没有去动1502号保险柜。姜飞到现在都没有得到杜洛两人行动是合法的证明,也没有新的联络人来联系自己,姜飞只能学乌龟,缩着头慢慢地来。

    但是好奇心泛滥,冒一次险的念头死死地纠缠着姜飞,接到龚蔻取消下午讨论的短信,姜飞和于薇打了声招呼,便信步走出了咖啡馆,欣赏着电影城在阳光下连绵不断的影子,一路走出望岩村。姜飞在车站等了不到五分钟,就坐上一辆机器人自控驾驶的二路橘红色小型巴士,在空调的舒适中,姜飞有些昏昏欲睡。

    海峡银行是二路公共汽车的最后一站,只有姜飞和一位老态龙钟的绅士下车,一前一后走进了海峡银行。姜飞来到贵宾室,大堂经理微笑着迎了上来,得知姜飞想去看看自己的东西,礼貌地笑笑,把姜飞带到保险柜的库房,随即退了出去,顺手带上门;姜飞快走几步,将门轻轻从里面锁死,掏出汪伽宪留下的钥匙,打开了1502号保险柜。

    很平常的样子,五根金条,大约四万块z国币和两万块币,三个文件袋,分别装着一块芯片、一个优盘、一份打印好的文件。文件是一个叫龙门山的家伙购买的股票证明,因为不是实名购买,所以三张盖着各种防伪公章的证明,就是微林电气股票的凭证;姜飞算了算数字,差点吹起口哨,两千三百五十万股,占总股份的百分之六。

    姜飞定了定神,把优盘放进自己的口袋,其他都放回远处,关上1502号保险柜,然后从1633号保险柜取了两万元现金,才打开门房门走了出去。姜飞特地从贵宾室要了一个现金袋,晃悠悠地出了银行,回到自己的家中;进了小区,姜飞意外地看见巴士上那位老绅士,慢吞吞地走在自己的前面,沿途的商贩有不少认识老人的人都在打招呼:“卫先生,回来了。”

    卫先生就住在姜飞前面两栋楼,姜飞扫了一眼,没有放在心上,就直接回了家;于薇、linda都没有回来,姜飞把优盘插进电脑,屏幕上立即跳出一条活灵活现的花斑鲤鱼,提示切断网络,关闭路由器的电源。姜飞照做后,从鱼嘴里吐出一封信:“姜飞你好,当你能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我已经分离在两个世界,很庆幸,你还活着。

    你猜的没错,我和杜洛现在已经不是商业调查小组的成员,自从六年前组长马克出事后,我们就成了放飞的风筝,只有隐居在黑夜中。当时我们调查的是天火星基金的案子,可是破案的当天,马克在警局被人推下了楼,同组的另外三名组员分别被枪杀、撞车事故、误用药物。我和杜洛的档案也被销毁,失去了所有与上面联系的途径和身份。

    杜洛从警局知道,天火星基金的首脑全部落网,但还是有百分之七十的资金下落不明;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