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娘子喜种田 > 第105章 被鄙视了
    桑栀只是笑,他却继续开口,“丫头,这世上比我酒量好的人很多,但是这么不给我面子的人,却很少。”

    “很少,却不是没有。”桑栀笑吟吟的道。

    郝大福也爽朗的笑了,赞同的挑眉,“对。”

    怎么没有呢,眼前不是正站着一个呢吗?

    郝义左看看右看看,这情形不对啊,他家老爷的火爆脾气难道不应该发火,教训一下这个没礼貌的小丫头的吗?

    怎么还笑着跟人家聊起天来了呢?

    莫非是酒还没醒,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忘了?

    “丫头,我来找你的目的,你不会不知道吗?”郝大富笑着问道。

    “当然。”桑栀笑着道,“只是我觉得让您等了这么久,您应该改变主意了。”

    “什么都瞒不过你,是,我改变主意了,喝酒我想我是喝不过你,但是品酒我未必会输给你。”从郝大富的语气里就可以听出来,他不再那么狂妄自大了,说话也谦虚了很多。

    “是吗?我觉得您一定不会赢了我。”桑栀自信的看着他的眼睛,这个时候,桑栀表现的越自信,郝大富就会越欣赏她,想要看看她的能耐。

    “如此说来,我更要跟你好好比一比了,”郝大富笑着道:“正好,今天下午,各家酒坊都会拿出自家的好酒来,你同我一起去瞧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桑栀迈着从容的脚步上了马车,江行止紧随其后。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一连感叹了两句。

    小丫头的目的不是酿出好酒来来让郝大富挑选,她的目的竟然是想要跟他站在同一个高度上,如近临天下的王一般,成为选择别人的人。

    江行止勾唇,在他以为他足够了解她的时候,她却总会做出些意料之外的事儿。

    让他忍不住靠的更近些,了解她更多一些。

    纵然骄傲如他,竟然有些担忧,深怕走的慢了,就跟不上她的脚步,被她远远的甩在后面,只能望着她的背影感叹。

    正规的品酒从时间到场所都有不小的讲究,品酒的场所应该关在采光好,空气清新,气温两双的房间,以免眼睛对酒色的判断,至于时间则应该选在饭前,避免吃一些刺激的东西,辛辣的,或者味道极重的,这些都会影响人的味觉。

    最好的时间应该在巳时左右。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正规的比赛,讲究自然就少了,而且是郝家私人的选酒,全依靠着郝大富的个人喜好而来。

    镇子上做酒这行的对于桑栀不陌生,哪怕是她换了女装,毕竟脸还是那张亮,只是更好看了一些,可外来的人却是纳闷,郝大富从哪里弄来了个女人呢?

    不得不说,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做酒这一行的对女子的偏见极重,不是三个两个的这么想,是近乎全部的人都是这种想法。

    议论之声四起,桑栀权当没有听见,她深吸一口气,为品酒做好了准备,动作优雅而不是空灵的举起酒杯,隔空对着郝大富抬了抬手。

    “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她懂个屁啊,难不成郝老板还想着让她对咱们的酒品头论足不成?”台子下面的人不少,不知道哪个冒出了这么一句。

    其实他只是说出了大部分人的心声,有人做了出头鸟,附和的声音便如浪涛袭来。

    桑栀晃动着酒杯看看酒的色泽,透明度,以及有没有杂质,好的白酒因为粘稠,酒液就会悬挂杯笔,缓缓而落,也就是俗称的挂杯。

    可她手里的这杯酒,晃动之后快速落下,实在是跟好酒沾不上边儿。

    光这一条,就已经算不上好酒了,不过桑栀还是很给面子的凑近了些,轻轻的嗅着酒的香气,酒香会激发人的想象,曾经美好的回忆,吃过的美食,看过的风景……

    酒杯只是在桑栀的唇边打了个转最后又被放在了桌子上,她这个动作引发了酒家的不满,因为先前的人抗议声也没有被呵斥,所以他也就觉得自己可以大着胆子斥责桑栀。

    “你不喝是几个意思,若是怕喝醉,没酒量,就不要坐在那里,郝老板,您弄这么个女人过来,是几个意思?我们这些人是奔着您来的,可您却如此打发我们……”

    “就是,就是,弄个女人像什么样子,我看还是回家绣花去吧。”

    “怕是没酒量,装装样子,不然咋都不喝呢。”

    在外来人的叫嚣声中,本镇的人虽然一直都是竞争关系,可这会儿却难得的站在同一个战线上,一致的鄙视这些见识浅薄且孤陋寡闻的人。

    桑栀没有酒量,开什么玩笑呢,就是他们合起伙来也未必喝的过人家。

    相比较外乡人的大言不惭本镇的人倒是安静了许多。

    “如何?”郝大富笑着问道。

    桑栀摇头,台子下面的酒家就更不高兴了,“你说不好,倒是说说哪里不好,一个小女子竟敢瞧不起我们家酿的酒,今天你要是不说出个让人信服的理由来,我绝不饶你。”

    郝大富的视线淡淡的扫过那人,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