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美男榜 > 第六百一十九章:足够冷静的细思与分析
    羽千琼见公羊刁刁要炸毛,摸了摸藏在袖口的毒药瓶,隐下掀桌子的冲动,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道:“屋里太暗,看什么也看不真切。那你说说,你都做了什么。当初得知霸霸楼要卖摩莲圣果时,你我二人协商,要推波助澜,将此事宣扬出去,引来秋月白等人。按照计划,我们要趁乱给他们下毒,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收割他们的性命。说好不放过任何一个人,让他们在半个时辰后吐血而亡。可我瞧着,不但端木焱好好儿的,那孟水蓝和一闪而过的秋月白都挺精神。”这话说的,虽退了一步,却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在里面。

    公羊刁刁的眸中划过尴尬之色,也给自己倒了杯酒,送入口中喝下,这才道:“你既然问我,我就说给你听。只是这事不好从毒药说起,我就从头给你说说。”

    羽千琼淡淡地道:“今晚大事已经落幕,闲来无事的武林中人都在楼下寻欢作乐。你慢慢说,我慢慢听,也不耽误什么。”

    公羊刁刁正色道:“我怀疑霸霸楼主,就是那个老妪。她藏在后屋里,嗑着瓜子指挥全局。我想知道,她是不是佳人,所以在光亮消失时,我直奔后屋而去,却与人撞在一起。我俩动起手,打掉了面具,我给他下毒,令他虚弱无力,这才将其摆脱掉。我继续直奔后屋,却再次与人相撞。那人戴着妖姬假面,正是孟水蓝。我倒地后,胸口痛得厉害,缓了两口气,刚要放毒,却被爆起的烟花伤到手指。那……那装着毒药的瓶子,滚了出去。

    我在*的乱射中找回瓶子,又随手抓过一个面具扣在了脸上。这个面具,是孟天青戴着的钟馗面具。我……我准备拔开瓶塞,可不知被谁撞了一下,那瓶子就滚了出去。

    也许这些人命不该绝。

    混乱中,有人撞开了墙面,跑进了百娆阁里。我猜是那胡须大汉和霸霸楼主,于是起身追了出去。没追多远,就被孟水蓝逮住,当成孟天青,照着头给了两巴掌。”微微一顿,“我讲完了。说说你都看到了什么?”

    羽千琼又倒了杯酒水,捏在手指间,这才道:“我知今晚能进入霸霸楼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目的,所以……当光亮消失的瞬间,我向后退了一步,方便自己看得清。只可惜,眼睛需要一个适应过程。待我勉强能视物的时候,发现围在桌子旁的人都已经乱了套。至于桌子上的那些银票,早已无翼而飞。

    我隐约看见,黑脸假面人抓着怒目金刚假面人的手和……胸。”勾唇一笑,“花猫假面人和凶狼假面人在抢摩莲圣果,妖姬假面人,也就是孟水蓝,他应该和我一样也在看热闹。不同的是,他也想到后屋去看看。”

    公羊刁刁不满问道:“什么叫应该?”

    羽千琼回道:“你若看得清,为何问我?我若完全能看得清,何必用应该?”

    公羊刁刁被怼无语。

    羽千琼继续道:“我知那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胡须大汉是个关键,放眼寻他,却因乱没看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来路。却晓得,他武功之高,不容小觑。从他和花脸假面人对上来看,那花脸假面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而他并没有动*回摩莲圣果,可见那东西是假的。

    这一晚有趣的事儿真不少。那白玉假面本是戴在六王爷端木焱的脸上,却换到了怒目金刚的脸上。”

    公羊刁刁思忖:“怒目金刚在保护端木焱?”

    羽千琼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认为。”勾了勾唇角,“这微妙的关系啊。”

    公羊刁刁道:“我不关心这些。我只想知道,你看没看见后屋里的人?”

    羽千琼瑶了摇头,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也十分好奇那后屋里到底住着什么人,瓜子嗑得如此香甜。本想靠前看看,却被爆竹炸开,不得不退开一些距离。

    *,呵……真是能折腾。

    那些*早已被人装在了大木头箱子里,被胡须大汉背进了霸霸楼,摆在了合适的位置上。他在人眼即将适应黑暗时,点燃了*。这是要趁火打劫,乘乱做乱。

    *乱窜,虽构不成大伤害,却也要躲避一二。

    混乱间,我看见凶狼假面人拔出刀子,刺向戴着白玉假面的人。黑脸假面人出手,袭向凶狼假面人。这时戴着白玉假面的人,并非端木焱,而是……怒目金刚。黑脸假面人见此,立刻去保护怒目金刚。你说说,这到底是何种复杂的关系?”

    公羊刁刁道:“听你这么说,我怎么觉得怒目金刚才是关键?”

    羽千琼不接话,继续道:“烟花呛得我睁不开眼,只听见轰隆一声,墙被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胡须大汉推倒,他扯着一个人飞奔而出,只留给大家一个背影。众人追了出去,我知追不上,却还是追出去转了一圈,然后回到百娆阁,等你。”

    公羊刁刁问:“胡须大汉拉走的是哪个?”

    羽千琼从几下取出长长的烟斗,点燃烟丝,吸了一口,在烟云吐雾中道:“你问的这才是重点。”

    公羊刁刁直觉自己因为不够冷静,错过了一些细节。

    羽千琼也不卖关子,直接道:“我看见他扯跑的人,脸戴怒目金刚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