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小时后,史蒂文回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陈,谢谢你。”史蒂文激动的抱住陈。

    &a;nbsp&a;nbsp&a;nbsp&a;nbsp“史蒂文,你洗过澡了吗?”陈曌很嫌弃的推开史蒂文。

    &a;nbsp&a;nbsp&a;nbsp&a;nbsp“额……”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喝一杯再去洗澡吧,不过你需要一个长期的治疗,这是我的名片,过段时间再给我电话。”

    &a;nbsp&a;nbsp&a;nbsp&a;nbsp突然,沙滩上传来一阵惊呼声。

    &a;nbsp&a;nbsp&a;nbsp&a;nbsp“下面好像出了什么事。”

    &a;nbsp&a;nbsp&a;nbsp&a;nbsp“丹尼尔在海里!他好像遇到麻烦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群年轻人正在沙滩上,冲着海里叫着,两个强壮的年轻人抱着浮标冲进海中。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下去看看。”陈曌连忙下楼,跑进沙滩。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时候,陈曌看到丹尼尔已经被同伴拖回岸边,可是他的大腿血淋淋的,他被鲨鱼袭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还好,这条鲨鱼只是咬了他一口,然后就对他失去了兴趣。

    &a;nbsp&a;nbsp&a;nbsp&a;nbsp丹尼尔已经失去意识了,这时候,陈曌看到了老黑出现在身边。

    &a;nbsp&a;nbsp&a;nbsp&a;nbsp“老黑,怎么哪里都有你?”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正巧就在附近。”

    &a;nbsp&a;nbsp&a;nbsp&a;nbsp“你确定不是跟着我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吧,我觉得跟着你,总是会遇到一些猎物,所以就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抱歉,既然我看到了,可能你会失去猎物。”

    &a;nbsp&a;nbsp&a;nbsp&a;nbsp“只要你给补偿就好。”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对老黑来说,纯粹就是额外的收入,他不是很在乎。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会在二十分钟后死于失血过多,你最好快点急救,他的血压心率都在飞快的下降。”

    &a;nbsp&a;nbsp&a;nbsp&a;nbsp陈曌连忙冲到丹尼尔的身边:“都让开,不要围在这里,这里需要新鲜空气。”

    &a;nbsp&a;nbsp&a;nbsp&a;nbsp“陈,救救他,救救丹尼尔,他还年轻。”佐拉也已经赶到现场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作为母亲,佐拉对自己的每个孩子,都是付出了心血与爱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时候的她,已经失去了往日的从容与骄傲,只是一个接近崩溃的母亲。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和丹尼尔是什么血型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是o型,他是a。”

    &a;nbsp&a;nbsp&a;nbsp&a;nbsp陈曌飞快的给丹尼尔处理伤口,同时拿出输血工具,让佐拉给丹尼尔输血。

    &a;nbsp&a;nbsp&a;nbsp&a;nbsp只是,丹尼尔的血压一直无法上升,而这时候他的灵魂似乎已经开始离开身体。

    &a;nbsp&a;nbsp&a;nbsp&a;nbsp“给我回去。”陈曌在空气中挥了一掌。

    &a;nbsp&a;nbsp&a;nbsp&a;nbsp所有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陈曌,不过这时候,丹尼尔睁开了眼睛。

    &a;nbsp&a;nbsp&a;nbsp&a;nbsp“母亲……”丹尼尔非常的虚弱:“我的腿……我的腿……”

    &a;nbsp&a;nbsp&a;nbsp&a;nbsp“丹尼尔,你没事。”陈曌看了眼丹尼尔的大腿,他不能肯定,丹尼尔是否能保住大腿。

    &a;nbsp&a;nbsp&a;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