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唐先生,宠我 > 第59章 你洗冷水澡啊
    方菲环着唐锦兮的腰,她的脸颊贴在她脊背上,心跳的有点快。她靠近他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大概是紧张或者是爱吧。    方菲的手臂紧了紧,圈着他精瘦的腰,“你今晚陪我睡,躺一张床上。我不管,你不能拒绝我。”    唐锦兮的手很随意的落在方菲手上,他低笑了一声,“那我要是拒绝你怎么办?”    方菲抿唇,脸上有了一些恼羞成怒。    她反抓着他放在她手背上的手指,紧紧攥着,他的手指骨节分明,被她抓住时,轻轻动了动,划过方菲的手心,好似无意的撩拨。    方菲舔了一下嘴唇,激他道:“你连跟我躺在一张床上都不敢,唐锦兮,你真是怂。”    整理了一下思绪,她又说:“你怕什么,怕美人当前,把持不住吗?”    唐锦兮没有回答方菲,也没有推开方菲。    他站在原地,眸光看向落地窗上印着的他们,方菲缩在他身后,环住他腰的那截手腕,白皙晃眼。    其实她还有一个很美的地方,就是肤白。    唐锦兮滚动喉结,一个好字还没说出来,人就被方菲带着往后仰。    方菲咬牙,她整个人的重量都朝后翻,希望把唐锦兮拉上她那张粉色的床上。她想着,唐锦兮要是同意,就跟她一起躺下去,他不同意,就    就再说吧。    方菲闭着眼睛,她拼命的朝后倒,唐锦兮微微朝前倾,于是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把唐锦兮拉到她那张床上。    反倒是她挂在他身上,模样滑稽的像个猴子。    “哼。”    方菲冷哼一声,闭着眼睛躺下去,跌在柔软的大床上,“我知道了,你滚吧,别让我看见你。”    说完,方菲在床上翻了翻,裹上被子。    她看着床面前的唐锦兮,那男人站在床前,身长玉立,他身后是染上夜幕的落地窗和粉色束好的窗帘。这样看起来,像是一幅静立的美男图。    腰上那部分衣衫布料,因为她刚刚的胡搅蛮缠而变得有些褶皱,算是一副画里唯一的不足。    “快走快走,别让我看见你,看见你来气。”    方菲是在骂唐锦兮,但是听在唐锦兮耳朵里,就多了几分心有不甘的娇怨。    唐锦兮迈腿,方菲见他真的要走,气得翻个身背对着他。    真是,要不要这么听话啊,叫他睡她的时候,怎么不见他这样听话。叫他离她远点的时候,叫一次灵一次。    方菲气得伸手抓了抓粉色的枕头,一下又一下,无意间的一个小动作。    平滑的枕面很快被她抓的褶皱。    唐锦兮拿着药瓶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方菲抓枕头的小动作,葱白的手指时屈时伸。    不自觉,唐锦兮就沉了沉眸色。    这场景,好像有点,似曾相识,那晚他往她身体里轻顶慢送的时候,她好像也是这样抓床单的。    唐锦兮盯着她的手指,看了好一会。    直到方菲察觉,猛的一个回身,“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让你滚了。”    “你让我滚我就滚了,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唐锦兮坐在床沿边,伸手去抓方菲的手肘,“自己坐起来还是要我拉你起来。”    不知道是他的手掌大还是她真的瘦,她的手腕抓在他手里,不怎么有分量,感觉仿佛轻轻一捏就断了,让人不敢用太大的力气。    方菲听言,瞟了一眼那男人冷峻的脸。    她没什么出息的自己借力,从床上坐了起来。    方菲盘腿,“你干嘛,留下来和我一起睡啊?”    “少说点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唐锦兮伸手扯了一下方菲睡裙的袖子,方菲一下子捂住。    她惊叫出声,就像是一个受人调戏的良家妇女,“你干什么!”    表情语气都很对的上号。    唐锦兮太阳穴有点疼,“叫成这样干什么,不扯下来怎么帮你的肩膀上药。你不是一向没脸没皮,在我面前能露就露,嗯?”    最后的嗯字,他低沉的一个尾音,听得方菲骨头一酥。    方菲一笑,“你说的也是,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说着,方菲伸手,动作妩媚的去解睡衣腰带。    眼见着她就要宽衣解带了,唐锦兮眉心一跳,赶紧伸手按住她的手指。    他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却隔着冰凉的蚕丝衣料碰到了她平坦的小腹,唐锦兮好似僵了一下。    眸色更深以后,唐锦兮开口,嗓音有些暗哑,“用不着脱那么干净,把肩膀露出来就好了。”    说完以后,唐锦兮收回手,垂眸往手里倒了些清凉的药油。    “哦。”    方菲偷笑了一下,其实她根本就没打算在他面前宽衣解带,她就是喜欢看他的反应。其实唐锦兮的脸皮,挺薄的。    方菲露出肩头,她伸手撩了撩黑茶色的卷发。扮学生妹的时候,她拉直了,后面方华说没有女人味。    方菲就又把头发做卷了,还上了个不怎么明显的黑茶色。    当然,这种颜色,唐锦兮这种直男是看不出来的了。    唐锦兮把掌心的药油轻轻涂抹在方菲肩头,她的肩膀因为肿胀而微微有些发青紫,她的皮肤白,看起来就格外严重一些。    “好了。”    唐锦兮把药油合上盖子,收起来。    他起身要走,方菲伸手,抓住他的衬衫衣摆,“去哪,回去了吗?”    她脸上难掩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