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逢狼时刻 > 番外之师【师哥饶命(三)】
    云清没睁眼, 只是抿了抿两片被蹂躏得水艳的嘴唇, 轻哼着翻身继续睡。

    他沉浸在酒醉的朦胧中, 浅眠酝出与现实关联密切的梦, 唇齿间柔滑的纠缠索取令他心脏砰砰剧跳,梦里那个看不清面孔的姑娘正热情地压着他,气息清雅如芳草, 舌尖甜软如蜜糕,唯一美中不足便是胸平得像个男人,可云清也顾不上这个了,这个吻太刺激, 太舒服, 太要命……

    云清闭着眼在床上拱了拱, 对这个吻突然的中止有些不满。

    坐在床边的云真却绷得像根弓弦, 连呼吸都在颤抖, 他做贼心虚, 哪里还敢继续?吃了这一吓他如梦初醒, 总算想起自己原本来意, 把剑穗胡乱放在云清枕边, 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小白兔蹲在云清枕头旁的小草窝里旁观,一耳趴一耳竖, 三瓣嘴微张,毛绒绒的小脸上满是懵懂。

    回了房, 云真无法平静,小师弟唇齿间温软得能溺死人的触感总是残留着, 他欲打坐定神,却心魔丛生,只好拿起块石头信手用锉刀刮削,发泄心中的烦闷和不安。

    他逾矩了,从今往后,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他与云清相识十年,他二人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打小被师父收留,自幼同食同寝,共同修习道术。

    云清性格跳脱讨喜,会撒娇也会逗人开心,满脑袋鬼主意,与其他循规蹈矩一本正经的师弟相较几乎是两个物种。云真要代师父管教众师弟,少不得要多分些心思在顽皮的云清身上,岁岁年年,时光蜿蜒流过,惯会讨打的小屁孩出落成俊俏惹眼的少年,云真这份多分出来的心思渐渐就成了情思。

    这不能全怪云真道心不稳不够坚定,说起来其实也有云清的锅:云清机灵,知道云真等于半个师父,自己摸鱼犯戒会不会受罚主要取决于师哥向不向师父打小报告,所以常常刻意讨好、拉拢云真,云真明白他的小伎俩,并没误会什么,可日积月累下来,与云清的那些回忆桩桩件件皆是鲜活美好,对云真来说也是个致命的催化。

    云真还记得去年自己生日——他不知自己真正的生日是在哪天,所谓生日只是师父捡他回观的日子罢了——云清掐着半夜十二点偷溜进他屋子,把他从床上摇醒,说备了礼物。

    云真睡眼惺忪地坐起,要点灯,云清却不许,说这礼物必须得黑天的时候看,随即借着房中微朦月色摸到桌边倒了一杯水。

    他端着水杯站在床边,掌心从墨玉般的水面上滑过,口中念念有词,他这一抚过后,杯中水蓦然亮起,璀璨灼目,宛若熔金。云真讶然,还未询问,云清潇洒地一扬手,杯中水光如细腻尘雾飘散充溢了整间卧房,点点珠白烁金,竟是星汉灿烂,淌了满屋子的天河。

    “怎么样,我这礼物好不好?”云清将那水杯抛上抛下,洋洋得意。

    云真心知是道术,可毕竟自己不会,也没见人使过,所以还是被这流丽星川擭去了心神,半晌说不出话,心脏跳得极快,云清在他身边微微一动,它就立刻跳得更快。

    “好。”云真点头。

    云清笑得顽劣:“我明天想请个假,师哥给准了吧。”

    云真哭笑不得,又不好拒绝:“明天的事,明天再说……你这是怎么弄的?”

    “就是障眼法,”云清唇角漫不经心地翘着,“改良版的。”

    他生性聪明,什么东西一点就通,只是没耐性,又嫌正统道术艰深无趣,常琢磨些旁门左道好玩的小术法,东学学西看看,倒是总能会些旁人都不会的。

    语毕,云清伸手在空中一拢,拢来满怀星子一振衣袖,那些星辰便纷纷扬扬落了云真一头一身,一闪一闪。

    “师哥,我可是连星星都给你摘过了啊,”云清嬉皮笑脸地混扯,“以后你少打点儿小报告。”

    云真被他“胁迫”着,却气不起来,心尖反而被撩拨得越来越柔软。

    类似的事情发生得多了,云真便常常把这些小糖块儿似的回忆翻出来,在嘴里反复咀嚼咂摸,糖味儿没变淡,反而越品越甜,云真本就是喜欢男人的,又早就对云清有些朦胧的好感,一来二去磕糖磕得昏了头,对云清的感情就愈发难以克制。

    可直至今晚之前,云真一直不愿正面自己的感情,不仅是因为师兄弟这层不伦的关系,更因为云清是个直男,如果只是直男倒还有希望,可他偏偏还是个大猪蹄子——观里每次有年轻漂亮的女香客来上香,云清都会凑上去搭话看相,女香客们对这个仙风道骨的美少年也都有好感,乐得被他撩拨,甚至还有不少人为了能和云清说几句话专程跑来上香……

    云真想着,心里一阵阵发苦,腾地跳起来转圈踱几步,又咣地坐下,拿刻刀乱雕乱弄,郁闷得一宿没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