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筝心等风起等风也等你 > 第七十四章 又出现了
    我躺在医院的时候,殷紫萍再没有出现过。    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而步临风也一直为了我的事情在找她。    从那以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对殷紫萍是该担心还是该愤怒。    我一想到在逍遥岛的那一年多的时间,她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露出的每一个表情,再到回来时的那些转变,我就感觉背脊一阵发凉,整个人忍不住全身颤抖。    可同时——    那些关心,却都是真真切切存在过的。    只是现在,她变了。    “醒了?摇筝。”    不知道是第几天醒来,我疲惫地睁开眼,看到步临风递上来的眸光是那样的柔和与心疼,我心里就下意识地长长叹息起来。    “……嗯。”    我撇过视线,不敢去看他。    现在的我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想起了一些人,可是我却始终没办法想起与步临风的曾经。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大脑里都被曾经裴子衿的死而感到极度的悲伤和自责。    “摇筝,来,洗漱完吃早餐了。”耳旁传来步临风温柔的话音。    他自动忽略我的不自然,将我半扶起来,将一杯水和一支挤好了牙膏的牙刷送到我嘴边,示意我张口。    从我车祸到现在,每一天一直都是他这样贴心又贴身地照顾着我。    我心疼他,想要拒绝,但是几次下来都没用。    他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放弃你,下半辈子,你要听我的,知道吗?不准不理我,不准拒绝我,你要是哪一天离开了我,那么那一天就是我死的时候。”    “临风……”    我看着面前的牙刷,又心疼地看着面前的他,嘴唇蠕了蠕,终究还是在他祈求的目光下,低下了头。    漱完口后,他又将从热水里泡过的热毛巾拧干了水,像大人照顾孩子一样照顾着我。    孩……孩子……?    我的记忆刹那间似乎再一次被定格住。    孩子……    脑海里,瞬间涌起了一个个温馨的画面。    一个生得粉雕玉琢的女孩,从婴儿时期到幼年时期,她窝在我的怀里浅浅入眠,乖巧懂事地喊着我“妈妈妈妈”……    每一个画面,都是那么的真切。    那个孩子,是谁?难道说,过去,我真的生过一个孩子?    “摇筝,摇筝,怎么了,摇筝……”    现实中,步临风有些着急地唤了唤我。    我回过神来时,看到他满眼的担心,又想到刚刚在大脑里晃过的那些画面,我抓住他的手。    “临风,我们,是不是有个孩子?”    “摇筝,你想起来了?”听到我这么说,步临风的眼里瞬时闪过狂喜。    我的左手撑了撑额头,“还没有,只是想起了一个孩子,她叫我妈妈,我们真的有个孩子吗?”    接下来,他的心情一直都处于激动的边缘,“摇筝,我们是有个孩子,她叫朵朵,这个名字还是你妈妈起……的。”    我听着听着,眼里的光芒又一点一点黯淡下去。    他连忙心疼地半抱住我,又是道歉又是安慰,“对不起,摇筝,我不该……”    “我没事,我没事,我只是想妈妈了。”    我嘴里说着没事,可眼泪却扑簌簌地往下掉。    之后,我的心情一直都很抑郁。    我想起来的事情慢慢的多了起来,过去出现在我生命中的那些人,也一个个渐渐浮过我的脑海。    霍击蒙对我的骗婚,纳兰青桑对我的欺骗;    在飞机上遇见梦言,又在美国与亲生父母做亲子鉴定相认;    还有一个似乎很恨我,甚至在我喝的咖啡里下药的那个女人。    只是那个女人的脸一直很模糊,我记不清,只知道那个女人就像步临风说的,名叫阮烟萝,是风家的敌人,更是步家的敌人。    风家?    风家是……    为什么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为什么……    在医院的每一个夜里,我都要为这样或那样的记忆痛得头皮发麻。    好在有步临风,不管我何时醒来,他都在我身边陪伴着我,安抚着我。    半个多月后的某一天。    我的身体还未痊愈,依然只能躺在病床上,最多只能在步临风的帮助下半坐起身。    白天的时候,是梦言和花茹繁在医院照顾我,到了晚上,则换成了步临风。    那天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他带回来三个人。    两个男人,一个小女孩。    那个小女孩,我在回忆里见过。    她一进来,就朝着我张开双手扑了过来,“妈妈妈妈,真的是妈妈,朵朵好想你啊妈妈……”    那张可人的小脸上,湿润润的,看着都心疼。    可是我却不能去抱她。    我只能伸出左手一遍又一遍激动地抚着她的头,“朵朵……”    没错了,她是我生的,我和步临风的孩子,虽然眼前的她比回忆里的那个孩子要大了一点,但母女连心,她就是我的孩子,我看到她的第一眼,这种感觉就极为强烈。    就在我紧紧搂着朵朵的同时,另外两个男人强烈的光芒也从未离开过我的身上。    “笙笙,我是哥哥,你,还记得我么?”    檀无心还是和以前一样,模样一点都没变。但在时间的沉淀下,他比过去要更稳重,更值得让人依靠。    而这个时候,梦言恰好不在。    “哥,我记得,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