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相思满心间 > 第211章 承认
    母亲期望的目的达到了,但是安璃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她甚至感到内心空荡荡的,除了失落什么也没有。

    “母亲,我很累,想先上去休息了。”安璃低声道。

    “嗯,去吧,好好休息。”苏洛尔露出一丝微笑,目送着安璃上了楼。

    回到房间,安璃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疲惫地躺到了床上。

    无名指上的戒指还在,但是她感觉,沐攸阳似乎离她越来越远了。

    回来的路上,沐攸阳甚至不肯跟她同坐一辆车。

    两天以来,他再也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话。就算她主动去找他说,他也只是淡淡地‘嗯’一声,然后就会走开。

    他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方小鱼就是她推下去的?

    又是一夜的不安,安璃清晨便醒了过来,她径直去了沐家。

    管家却将她挡在了门外,说大少爷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之后的几天,安璃又去找了他很多次,每次都被管家以同样的理由拒之门外。

    安璃开始慌了,她明白,沐攸阳不是不想见任何人,他只是不想见她而已。

    她守在沐家大门已经整整一天了,她相信,她总会等到他出来。

    管家见她一个弱女子在寒风中等了这么久,于心不忍,便上楼去劝了沐攸阳,让他见一见安璃,起码劝她回去也好。

    沐攸阳终于肯见她了。

    管家带她进了屋子,给她泡了一杯热茶暖身子。

    她哪里还喝得下茶,径直上了楼去。走到沐攸阳的房间门口,轻轻推开了门。

    看见的就是一室颓废的景象。地上满是散落的空酒瓶,桌上也满是治疗抑郁症的药物的瓶子。

    原来这些天,沐攸阳都将自己锁在房间里,靠着这些酒和药度日。

    沐攸阳靠着床坐在地上,听见身后开门的声音,他冷冷地笑了一声,问道:“你来做什么?”

    安璃心疼地走到他的面前,看见的却是他满脸疲惫胡子拉碴的脸。她柔声道:“我来看看你。”

    沐攸阳看她的眼神里,再没有了往日的温柔,现在有的只有无尽的冰冷,“现在看过了,你可以走了。”

    安璃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沐攸阳的嘴里说出来,并她低下头,一把抱住他,将头靠在他的怀里,泪水也滚落了下来,“我不走,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她说着,举起了手掌,将无名指上的戒指对着他,“这是你给我的,你说过会娶我,会照顾我一辈子的!攸阳,我们结婚吧,我们结婚好不好?”

    这些话,感动不了沐攸阳一分一毫。他直接将她推开,冷冷地回道:“这个戒指是我给你的不错,但这只是一个戒指而已,并没有你想的那种特殊意义。就算我以前说过要娶你,那么现在我后悔了不行吗?安璃,我后悔了,我不想娶你了,请你离开吧。”

    这些话就像刀子一样扎进安璃的心里,她感觉心正在汩汩地冒着鲜血。

    她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歇斯底里地吼道:“为什么?为什么!攸阳,难道就是因为她吗?就是因为方小鱼,你要将我们八年的感情全部都抛弃掉,全部都否认掉吗?沐攸阳,你清醒一点好不好!方小鱼她我的一个替代品而已!你爱的根本就不是她,是我,是我啊!”

    沐攸阳的眼神逐渐清醒,他看向安璃,冷冷地回道:“她不是替代品,你才是。”

    方小鱼和安璃完全不一样,性格不一样,长相不一样,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全部都不一样,何来的替代品之说?

    因为自从方小鱼出现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他以后爱的,其实都只会是方小鱼。

    “不……我不信……我不信……攸阳,我们认识八年了,我们相爱八年了……”安璃步步后退,眼睛里噙满泪水。

    “我们只是认识八年了而已。我们真正相爱的时间,其实只有两年。自从当年你离开的那一刻起,便注定我们以后都不会再相爱了。”沐攸阳一字一顿地回道。

    人生那么长,有谁能保证一辈子都只会爱一个人?更何况那个时候,选择不告而别的是她,是她主动放弃了和他相爱相守。

    “攸阳,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无情……”安璃不肯相信,他现在连什么样绝情的话都能对她说出口了。

    沐攸阳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他撑着手臂从地上站了起来,冷冷地问道:“是你推小鱼入水的,对不对!”

    不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坚定。仿佛他已经抓住了什么证据一般,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的,似乎要看穿她的心底。

    安璃顿时便慌了神,也忘记了哭泣。

    这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却被沐攸阳尽收眼底。

    “所以,就是你。现在小鱼再也回不来了,你满意了吗?”

    他步步朝她逼近,浑身都散发出刺骨的寒冷之意,她几乎都要站不稳了。

    “我之前还一直不肯相信,直到张园长告诉我,那天所有人都听见了你和小鱼的吵架声,当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