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相思满心间 > 第050章 似曾相识的感觉
    方小鱼仰着头,一边承受着他逐渐向下的亲吻,一边摸索着脱下了沐攸阳身上湿透的衬衫,两人上身坦诚相见,紧贴在一起,火热滚烫

    沐攸阳的手流连着丝滑柔软的肌肤,慢慢向下,解开了方小鱼身上剩余的所以束缚。

    现在,这个女人毫无保留的在自己怀里了

    蓦然间,他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这迷人的身体让他似乎有种莫名的熟稔,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沐攸阳把方小鱼抱起来,轻轻放进了宽大的浴缸里,扭开了浴缸热水的龙头,眼睛始终没有离开眼前美得摄人心魄的女人。

    方小鱼整个人坐在了浴缸里,双手还环抱在沐攸阳的脖子上,她沉醉地在他脸上流连,然后目光定在的他的嘴唇上,像是被某种不可抗力吸引住一样,她闭上眼睛,吻上了他的唇。

    沐攸阳接受着她的吻。

    方小鱼放开他的脖子,移到沐攸阳的腰间,解开了他的皮带,在沐攸阳的帮助下,顺利除掉了两人之间最后的阻碍。

    沐攸阳也进到浴缸里,在慢慢放满的荡漾水波中,与方小鱼纠结缠.绵,尽情释放着压抑了不知多久的欲.火。

    浴室里水雾弥漫,两人在白色浴缸中起伏连绵,情.欲撩人

    方小鱼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她在自己卧室的床上醒来。

    她睁开迷糊的眼睛,扭头看了看旁边的枕头,空的!

    她从床上起来,在衣柜了随便找了件宽大的睡衣,把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裹上,走到客厅里,想看看沐攸阳是否还在。

    可是她失望了,公寓里空空荡荡,除了她自己,谁也没有。

    先前发生的事情都还在眼前,却像个梦一般,一点也不真实。

    如果不是因为沐攸阳用力过猛留在她身上的星星点点的红紫色痕迹,她真的会怀疑,刚才的一切,只是痴梦一场!

    她茫然地揉了揉自己还有些酸痛的腰,无力地坐到了沙发上,下身因为激烈动作引发的不适感,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方小鱼闭着眼睛,叹了口气,靠在了沙发上。

    盛世沐天集团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里,沐攸阳坐在办公桌前,双手十指交叉撑着头,微眯着眼睛,像是在闭目养神。

    助理陆泽拿着资料夹来找沐攸阳签字,站在门口看到沐攸阳的样子,不禁有些唏嘘。

    这位备受世人瞩目的大人物,一周前刚刚与一位家世显赫的漂亮女人订婚,萧子瑶背后的财力势力虽然比不上沐家,但放眼望去,也就只有萧子瑶能勉强算跟他门当户对了。

    可是,此时这位富可敌国、地位崇高,又赢得美人归的沐大总裁,却满脸的阴郁,一点也看不出喜悦之情。

    陆泽收回了飘远的思绪,他礼貌地敲了两下门。

    沐攸阳抬起头,淡淡应道:“进来。”

    陆泽走进来说道:“沐总,这是本周的报表,请您过目。”

    沐攸阳眉头微蹙,点了点头说:“放下吧。”

    陆泽把文件放到办公桌上,恭谨有礼地退了出去。

    沐攸阳翻开文件,看着里面的个个数据,却根本静不下心来。

    他的脑子里被一个人占得满满的,而这个人,还是他一直厌恶不屑、水性杨花的女人。

    一周前的缠.绵,历历在目,一向自控能力极好的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面对那个女人,竟没把持住!

    事后,看见方小鱼熟睡,他彷徨许久,终于还是离开了她家。

    因为他不知道,等她醒过来的时候,他要怎么面对她?

    这种几乎可以称之为逃跑的行为,在五年前也发生过,只是那时,旁边睡着的女人是陌生的,沐攸阳离开时心里没有任何留恋,而昨天临走前,心里竟然有些不舍的眷恋。

    沐攸阳觉得苦恼而纳闷,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心,早在几年前安璃不辞而别的时候,就已经随着她一起丢失了,可现在那个叫做方小鱼的女人,却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的硬生生闯入了他的心。

    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梁卫礼满脸焦急,快步走了进来。

    沐攸阳不耐的抬起头:“你不知道敲门的吗?”

    梁卫礼却好像没时间回答他一样,直奔主题问道:“哥,您要开除方小鱼吗?”

    “这是什么没头没脑的话?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开除她?”沐攸阳的脸色愈加难看。

    此话一出,反倒轮到梁卫礼糊涂了,他说:“刚才您那未婚妻萧子瑶小姐,跑到我办公室里,说要我开除方小鱼,我问为什么,她说是您的意思。”

    “一派胡言,我从来没说过要开除方小鱼,萧子瑶又在发什么疯。”沐攸阳听到萧子瑶这个名字就很不耐烦了。

    自从订婚后,萧子瑶就开始以沐家少夫人自居,无论是什么场合,架子端得更高了,甚至还经常插手公司的一些事情。

    有些事无关紧要,沐攸阳懒得去管她,但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