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10章 此生唯一7
    雷之行这段时间太忙了,忙到连雷家都很少回,尤其是周末时间,家里人难得都回来一起吃饭,他却是连露面都没有,只在平常时间回去过几次,但都没有过夜。    过去一段时间小邵都养成习惯了,雷之行之前特地叮嘱过的,要在周末的这一天提醒他回雷家。    可当小邵再次提醒他的时候,他却摆摆手不耐烦道:“以后别再提醒我周末了。”    小邵一时纳闷不过也没多问什么。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除夕夜,雷之行在雷允堂的威压下不得不回去吃了一顿年夜饭,连守岁都省了,吃了饭又回到城南码头。    一转眼就快到夏天,就连他十八岁的生日,雷允堂有意缓和父子关系要在家里给他办生日宴都被他拒绝了,只是到了深夜的时候有人送了一个蛋糕过来。    小邵将蛋糕提到雷之行的面前,上面还有一张卡片——    阿行,生日快乐!    那娟秀的字体,雷之行认得。    才没过多久就接到了雷小唯的电话,在那头抱怨道:“你怎么连生日都不回来过了?”    雷之行只觉得心尖崩得紧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太忙了。”    电话那头雷小唯笑了笑,敷面膜的她不敢笑的太用力,只能软着声音问他:“那行。我让人送了个蛋糕给你,你收到了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软软的,像是小猫一样,雷之行听着心情舒畅,低低嗯了一声,而后又不悦道:“送什么蛋糕,当我是小孩子吗?”    “生日可以不过,但是蛋糕一定要吃,今天开始你就是成年人了,弟弟长大了我这个做姐姐的高兴,答应我,可不许把蛋糕扔了哦,我会让小邵监督你的。”    即使见不到面,雷之行还是能想象到雷小唯说话的样子,一定是嘴角扬着娇俏的笑容,那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她那个样子,谁都愿意包容她。    嘴角不知不觉勾了起来,然而他只是恶狠狠的说:“雷小唯,别占我的便宜!”    后来,雷之行倒是真的没将蛋糕丢了,只是他素来不吃甜食,但想到那个人挂电话之前的那句话,他还是尝试了一小口,最后让小邵给手底下的人分了,并下了命令不许浪费。    洛城的暑气都快过了,城南码头的船舱里,小邵刚给蝰蛇喂了老鼠,听见笼子里老鼠挣扎尖叫的声音,饶是他喂了一年多的时间也难免心惊。    尤其这条蝰蛇习性特殊,只吃身上沾了血腥的老鼠,而且必须得是活的,小邵只能将老鼠杀死,再将血淋在另外一只活生生的老鼠身上,蝰蛇才肯进食。    偏偏雷之行不让其他人靠近他的宝贝,所有事情只能小邵亲力亲为。    小邵头皮发麻,也只得硬着头皮上,好几次因为给蝰蛇喂食而导致他吃不下饭。    喂完食之后,小邵接了一通电话。    他朝着雷之行的包厢过去,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子烟味,烟味太呛,小邵不抽烟闻着难受,但还是强忍着靠近,说:    “三少,二小姐在学校里出事了。”    雷之行从很早就安排人时刻关注雷小唯的动向,小邵刚刚接到的电话就是安插在学校那边的眼线打来的。    此时天已经黑了。    雷之行是第一时间赶到雷小唯的学校,他跑的急,呼吸微喘息,在那人的带领下在学校后山的小树林里才找到的她。    彼时她背对着他坐在长凳上,抱着膝盖将脸埋进臂弯里,隐约的路灯光线下,她的肩膀还在抖动,明显还在哭。    雷之行气恼的疾步走过去,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整个人提上来,劈头盖脸的怒骂她:“雷小唯,你还真是能耐了,失恋至于这样吗?”    她失恋了,交往不到一个月的男朋友今天和她分手了。    一个月的时间而已!    雷小唯先是被吓了一跳,听着是雷之行的声音她才镇定下来,接着抬眼看他两眼哭的红肿,雷之行看的一阵心惊,可是心里的怒意就更旺了。    就在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掐死她的时候,雷小唯带着哭腔质问他:    “谁说我是因为失恋哭的?你听谁说的?”    她突然开口问的这个问题把雷之行都难倒了,他总不能告诉她自己派人暗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反应不过两秒钟,他说:“爸不是派了人暗中保护你吗?”    这含糊的解释倒是将雷小唯的疑问压了下去,她低泣道:“不全是因为失恋才哭,而是他劈腿的对象是我的闺蜜!    我们好几年的交情,就这么败在一个男人的手上,我心里不痛快,总要发泄吧?”    原来是这样。    饶是这样雷之行的心里依然不快活,眼看着雷小唯又掉眼泪,他心烦意乱胡乱的将她按进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从不会安慰人的他,恶狠狠的说:    “别哭了!”    雷小唯原只是安静的掉眼泪,被他一句恶狠狠的话激得崩溃:“雷之行你有病吧,我爱情友情都失去了,我哭一会儿怎么了!”    雷之行哑口无言,耐着性子说:“那你哭吧,哭到满意为止。”    这一下,她倒真的趴在他的胸口哭出声来。    雷之行知道她一哭就是没完没了。    小的时候雷小唯就是个爱哭鬼,虽然比他大一岁,可在雷之行的印象里都是自己在保护她。    她怕黑,怕虫子,怕打雷闪电,哭的时候连雷允堂和雷之敏都哄不住,最后还是他最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