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09章 此生唯一6
    满眼望过去全是白色的风信子,花棚里没有风,只有暖暖的空气。    顶棚是透明的,这方天地仿佛被扩大了无数倍,那些白色的花静默的绽放,在她的眼底蔓延成一片花海。    像是梦里追寻的静谧,到如今梦想成真,暖入心扉。    雷小唯从没见过这么大面积的风信子,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有那双眼睛里满是惊色,她的心跳如擂鼓,扑通扑通的声音一直敲击着左胸口。    是震撼也是欢喜。    “阿行,你怎么会种风信子?”雷小唯终于回头问雷之行。    洛城里不是没有花棚,也有私人的花棚,然而只有一种花的花棚几乎是没有,而且偏偏还是风信子。    雷之行没料到她会突然回头,那一刹那间的转头相望,他清晰的看到她眼底的喜悦,那么纯粹,全是他的无心之举。    他忽然觉得心情很不错,平日里不阴不阳的语调也有了一丝丝的人情味儿,他说:    “那天我正好在家里的花园里,小邵问我想种点什么花,我就随便指了风信子,也不知道他们种了这么多。”    那一天,雷之行的确在花园里,也的确是无意间指了风信子,一切都是无意,可到后面雷之行吩咐小邵不要种花苗,而是那些培养的快到花期的风信子。    城中种风信子的花棚不少,可这么大面积的小邵最后只能吩咐人从国外空运回来大量的现成的就快开花的风信子。    静心养护,这些花开的时间也会比自然条件下的长一些。    雷小唯忽然笑了笑,俏皮的看着他,问道:“就这么简单?”    仿佛看穿了她的话外音,雷之行的心跳猛地停顿了一下,倒是面上冷漠道:“你以为我为了讨好你?”    “那可说不好。”雷小唯笑着说:“我是你二姐,对你又这么好,你要讨好我,有什么说不通的?”    她其实不过是随口开个玩笑,说完后就朝着花海的深处走去,雷之行难得好耐心的跟在她身后走,看着她在花丛间,纤瘦的身影好像蝴蝶翩翩起舞。    周围跟着不少的人,还有花棚里的花匠,雷之行觉得碍眼,回头对小邵摆摆手,小邵立马会意,打发那些人出去,自己也跟着出去,花棚里就只剩下雷之行和雷小唯。    花棚的深处还有一块草坪,四周都是风信子。    风信子花香并不淡,这么大的花海,花香竟不浓重,肯定是特别处理过的。    雷小唯神清气爽的躺倒在草坪上,余光都是白色的风信子,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神情惬意道:“我做梦都想这样躺在花海之中,梦想成真的感觉真好。”    雷之行抄手站在不远处,靠着冰凉的铁架子深深的看了雷小唯几眼,看见她闭上眼睛躺在那里,心尖上好像被什么东西轻拂了过去,酥酥痒痒的。    鬼神神差的,他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雷小唯是能感受到身边的动静,花棚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对方是她的弟弟,她根本就没有防备之心,依然闭着眼睛,享受着这梦里才有的宁静。    也许是秋日的午后容易精神疲乏,也许是这样宁静的环境让人身心都得到解放,雷小唯原本只是闭目养神,后来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    雷之行一只手撑在身后,支起一条腿坐着,目光深深的看着雷小唯卷翘的睫毛从一开始的跳动到后来平静的铺在眼皮上,知道她已经睡了过去,不觉有些好笑。    这样也能睡着。    或许是做了美梦的,她的嘴角有浅浅的梨涡,是雷小唯专属的标志。    他嘴角悄悄勾了起来,而后也躺在她身边,靠近她体温的地方。    抬眼的时候,这四方的天地上是一片蓝天,秋高气爽的天空最是蓝,蓝的纯净毫无瑕疵,在这样静谧安详纯粹的洗涤下,那颗跳动的心仿佛都得到了救赎。    那些不可为,却挥之不去的念头,一下子全都暴露了出来。    他沉沉的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那人眉眼如画的笑意,在他身边笑靥如花,一声一声的唤他阿行,不可磨灭。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他又睁开眼睛,只是眨眼的一瞬间琥珀色的眸子就有肆虐的波涛在汹涌。    他转头看着雷小唯的睡脸,忽然翻了个身,双手撑在她的身边,这么近的看她,可中间隔着千山万水,他恨不能将那些东西扯碎,也好过这煎熬不可逾越的束手束脚。    那只是一个念头,可却有不可抗拒的力量疯狂的将他撕碎。    只差一点了……    雷之行按在雷小唯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那近在咫尺的美好,轻轻蠕动的红唇,一切都那么近,唾手可得,他不想再抗拒。    终于吻上了她的唇,只是蜻蜓点水,就让他怦然心动。    走到这一步,就没有回头路。    他想要她!    这疯狂的念头猝然滋生,却随着身后一声开门声,梦醒时分雷之行猝然回头,看见一双饱含震惊的眼睛和那人渐渐红了的眼圈。    后来,雷之行抱着雷小唯出来,全然不顾还呆愣在门边的女人。    女人欲言又止,却对上雷之行那双琥珀色嗜血无情的眸子时,脸色徒然惨白,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紧跟在后面。    将雷小唯送回到房间后,雷之行才出了雷家,小邵原本在车外等候,一看见他出来连忙迎了上去,战战兢兢的解释道:    “郁小姐执意要进花棚,我们拦也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