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08章 此生唯一5
    灵堂外窸窸窣窣的声音,雨夜里雷家十分安静,雷之行听力极佳自然是听见了。    然而他原本低垂的眉眼只是微微抬高了一些,琥珀色的眸子底下闪着细碎的不易捕捉的光芒,稍纵即逝,却没有回头去看。    雷小唯摸着黑进来,灵堂不远处守着人也没发现她的身影。    她猫着身子打开门,而后又将门关上,才蹑手蹑脚的朝着烛光摇曳的方向过去,一眼就看到跪在灵牌前的雷之行。    他原本就身材修长,又穿着黑色的衬衣黑色的裤子,跪在蒲团上,黑色的双腿融入黑暗中,这一下更像是一道的影子,他一动也不动,在接受着原不该被施加的责罚。    她心有不忍,秀眉微蹙,红唇轻轻抿着。还没靠近的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雷之行却先开口了:“你来做什么?”    灵堂很安静,偶尔只有蜡烛上的火苗噼啪声,雷之行幽幽的声音突然传过来,雷小唯浑身打了个颤,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慢慢的吐气定了定神慢慢走过去蹲下身子跪在雷之行旁边的蒲团上,而后将糕点塞进他的手中,低着声音说:“你晚饭几乎没怎么吃。”    可能是怕外面的人听见,她靠的特别近声音压得特别低,软软的传进他的耳朵里,而后像是化作一道暖风,雷之行琥珀色的眸子一顿,而后慢慢的转头看她。    她这时候正好也微微抬头,雷之行转头的一刹那两人的脸几乎都要贴在一起。    呼吸与共的一瞬间,他清晰的看到她的瞳孔里还倒映着蜡烛的火光,那些光在她如墨玉般的眸子里跳动,后来那些光好似被什么力量扯碎,炸裂开,她的身子猛地朝后仰了一下,然后挪开。    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雷小唯神色自如的看了看雷之行手里的糕点,提醒道:“还热着呢,你快吃,别饿着了。”    雷之行稍作停顿的心思徒然被打断,他咬着牙将手里的糕点又丢了回去,漠然道:“我不吃,你拿走。”    被他这么丢了回来,雷小唯下意识的将手收了起来,掌心里的糕点都还保持着温度,暖暖的,雷之行的执拗她是清楚的,后来索性也不强迫他吃,放在身后的蒲团上。    “你别倔,等你饿了再吃。”    雷之行冷哼一声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身边的雷小唯调整了姿势跪回在蒲团,抬眼心情复杂的看着母亲的灵牌。    母亲去世的那一年她一岁,就连大姐雷之敏也才三岁,脑海里早就没有母亲的印象,只是忽然看见眼前一幕又在这样的环境下,心情难免有些伤感。    可最可怜的人,不应该是雷之行吗?    除却她出国留学的五年时间,以往的每一年的这个时候她都会偷偷到灵堂陪雷之行。    父亲不待见他,大姐又十分听父亲的话,自然不会违背他的意思。很小的时候她胆子小,可家里只有她心疼这个弟弟,不忍心他一个人在这,只能硬着头皮进来。    她忽然伸出手握住雷之行,却不知雷之行的掌心比她的还要暖和,她慢慢的握紧他,还能感受到他手指隐隐蕴含的力量,就像小时候一样。    雷小唯看着母亲的灵牌,而雷之行的视线总是落在两人紧握的手上,他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雷小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雷小唯先是怔愣的看着他,渐渐眼底爬上笑意,暖暖的,“傻瓜,你是我弟弟啊。”    她的手抬起来,仿佛还想碰雷之行的脑袋,然而这样下意识的一个动作似乎惹恼了他,猛地将两人紧握的手拽开,而后握住雷小唯抬起的手腕,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凶了。    “不用你的怜悯!”    他忽然转变了态度让雷小唯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她愣愕了片刻,不过细想了一下就明白了。    这时候也不愿和他争辩,只是说:“我们是家人,任何人都分不开的家人,家人之间的爱不是怜悯。”    果然,也许是她的话让雷之行认同了,他的眉眼愠怒松动,也松开她的手。    他喜怒无常的性子雷家没有人能受得了,偏就雷小唯还能忍受几分,又对他说:“爸这两年心脏不太好,你在外面做什么我不管,但别再惹爸生气了,他的身体熬不住太多的刺激。”    雷之行难得回了一声:“嗯。”    夜色渐浓,屋外的雨都停了,月光破云而出,清冷的从窗棂透进来,洒在两人身后,隐隐的月光点亮了雷小唯的侧脸,最靠近雷之行的方向。    雷小唯出神的时候,雷之行忽然朝她伸了手,一枚精致的胸针躺在他的掌心里。    “怎么在你这?”雷小唯接过胸针,惊讶道。    雷之行看着她眉眼含笑的样子,心情也跟着好了,只不过还是一张冷漠的脸,说:“在花园里找到的。”    他这么一提,雷小唯顿时想起晚饭之前,雷之行突然离开餐厅,没想到他是去帮她找胸针了。    雷小唯心里开心,感激道:“阿行,我就说你其实是面冷心热的好人。”    “闭嘴!”傲然如雷之行也受不住雷小唯突然的夸赞,月光稀薄,却隐隐照亮他发红的耳廓。    这一切雷小唯都看在眼里,知道他这个年纪的男生性格特别别扭,她也不说破,只是抿嘴偷笑。    雷之行余光瞥见她掩藏不住的笑意,脸上的表情更臭了,最后狠狠的说:“雷小唯,你到底笑够了没有!”    后来,雷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