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07章 此生唯一4
    雷之行换好衣服之后就往前厅方向走,后院到前厅之间隔了好一段距离,撑着伞过去的时候雨势也减弱了不少。    他照往年的习惯在这一天穿着黑色的衬衣,走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嘴角只是噙着淡淡的冷笑,脚步不急不缓,小邵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来雷家已经有三年了,每一年的这一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小邵心知肚明也知道今天的雷之行不好惹。    他紧绷着神经而导致注意力太集中没听见前面的雷之行喊他,直到雷之行不耐烦的催了他三声后,他才惊愕得回过神来,脚步匆匆的上去,疑惑道:“三少,有什么吩咐?”    雷之行眉头微蹙,四下无人,他压低了声音问:“你还记不记得上次从马来西亚私运回来的一批货,后来被雷老头发现,并销毁的那件事?”    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问起这件事情,小邵不好猜测,点了点头道:“自然记得,那件事情之前都是我和小六在处理,手底下那么多人竟想不到有不干净的混进来通风报信去了。”    但见雷之行琥珀色的眼睛盯着他看,顿时就让他想起笼子里那条具有攻击性的蝰蛇,小邵心下一惊不免有些激动,连眼圈都红了:“三少是在怀疑我吗?”    雷之行的嘴角仍勾着冷笑,“你在我身边这么久我怀疑谁也不会怀疑你,你想想我今天为什么要对小六动手?只是印度的那点小钱他还不至于要我亲自出马。”    “小六是雷爷的人!”小邵也算是机灵的人,但知道真相后也难免心惊肉跳,怎么也没想到小六竟然是雷允堂安插在雷之行身边的眼线。    然而却又疑惑道:“只是这会儿小六也得到了惩罚,三少为何旧事重提?难道是印度那边……”    雷之行捏着伞柄的手紧紧握了一下,异常修长的手指根根泛白,似在隐忍着什么,额上的青筋都暴起了,他原本脸色就偏苍白,这会儿冷笑的样子看着有些瘆人。    “印度的生意我只是让他接触到了一点皮毛,掀不起什么风浪,再说也只是刚起步,雷老头也怀疑不到哪里去。    我主要担心城南码头……你现在打电话过去叫那些人立马销毁城南码头最近的那些收据,别给雷老头的人查到什么!”    小邵愕然,立马反应过来点头就去办。    雷之行才刚到前厅,就有一道人影跑了过来,险些冲撞了他。少年连忙停下脚步惊的抬起头,这个年龄的声音开始有了变化,哑着声音微笑的唤了一声三哥。    雷之行垂眼看着到自己下巴的秦恒,眉梢微扬,原来不知不觉已经长这么大了。    当年雷允堂是爱极了他的母亲,听家中下人说母亲产后大出血身亡后雷允堂恨不得就将他掐死在襁褓中,可转眼几年又娶了其他女人,难免有些讽刺。    可更令人意外的是,他竟准许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随母姓,在雷家这样重视男丁的家族里,可见雷允堂对秦恒的母亲有多宠爱。    私底下闲言碎语多了,只说雷家的下一任家主会是秦恒。    秦恒还站在原地,根本就不知道雷之行心里在想着些什么,抬眼望着他只觉得他那双眼睛愈发寒气逼人。    他清了清嗓子又喊了一声三哥,雷之行这才收回了思绪。    秦恒抬眼看他,眼神闪躲间似乎有些惧意和敬畏,他心中冷笑动作上却是慢慢的闭了闭眼睛,睁开后骇人的眸子恢复成了往常的神色。    他打量了秦恒几眼,爱笑不笑的说:“阿恒又长高了,再过几年就可以帮着家里做事了。”    却是秦恒摇摇头,茶色的瞳仁流光溢彩,“家里有大哥就好了,我长大了想学医,不过大哥答应帮我保密,暂时别让爸知道。”    学医……    雷之行觉得好笑,却什么都不说,抬手在他的头上拍了拍,低低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他。    晚饭连在临边城市上大学的雷之敏都回来了,雷之敏也只是比雷小唯大了两岁而已,却挑起了家里后院的很多很多事情。    长姐如母,雷之敏在照顾弟妹的事情上在雷家的口碑可谓是极好。    只是雷之行虽对她还算敬重,但向来不听她的话,雷之敏也习惯了他的我行我素,多说几句也只会令他反感,再加上他如今在道上混迹,早就不是她能管得了的。    只有秦恒过去的时候,她拉着他询问了一些学习上的事情。    雷小唯也换好衣服匆匆赶过来,看了一眼雷之敏和秦恒,而后走到雷之行身边,焦急的问他:    “阿行,我刚刚回来的路上你看见我的胸针了吗?”    雷之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她突然靠近,那么清晰的一张脸猝不及防的撞进他的目光里,他的瞳仁慢慢的收缩了一下,而后雷小唯的脸在他眼里活色生香。    刚刚因为大雨而略微狼狈的发梢也都干了,身上隐隐约约透着沐浴乳的香味,是她常年都喜欢的那个味儿。    他心头有些荡漾,不动声色的敛了敛心神,漠然道:“没看到。”    雷小唯低声喃喃道:“哎,可惜了,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下车的时候明明还在的。”    她还在原地分析胸针会掉在什么地方,忽然身边人影晃动,雷之行一句话也没说,绕过她就往外走,雷小唯忙叫住他:“就要开饭了,你去哪?”    雷之行也不回头,径直朝外走。    雷小唯叫不住他又往他走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