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06章 此生唯一3
    小邵原本就跟着雷之行一起回来的,雷之行抱着人进房间之后他就守在外面等着。    这会儿见他脸色紧绷的从雷小唯房间出来,而且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小邵连忙迎了上去。    “三少,您今晚喝的有点多了。”    雷之行心里好似有一股邪气上蹿下跳,他停下脚步,冷冷的看了小邵一眼,“去开车!”    小邵眼神一顿,“三少要出门?”    车子一路行驶,朝着码头开去。    雷家和码头都在城南范围内所以相距并不算太远,开车过去也不过二十分钟以内的事情。    前些年城南码头还乱着,命案,走私等非法行径屡屡曝光,后来被警察盯得紧,以至于雷家做事总是束手束脚,成为是雷允堂最感到头疼的地方。    后来雷之行承诺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整顿码头,不过他提出的条件是如果他真能将城南码头整顿好,那块地将来就归他所有。    对于雷允堂来说城南码头形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索性就答应了雷之行的条件。    不过他对雷之行并不看好,那会儿雷之行不过年未过十六的少年,哪有什么本事整顿谁都不敢轻易挑起的大船。    可万万想不到,雷之行不仅做到了,还不用一个月的时间。    可也是那一次,让道上的人都见识到了雷之行狠辣的手段。    谁都想不到,年仅十六的他,拿刀砍下那些人的手的时候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他从小就被当作怪物一样的看待,那次之后,他的嗜血残忍深深的烙印在很多人的心底。    一连好几天,雷之行都住在城南码头,连雷家都没有回去。    雷允堂知道他在外面胡闹,暂且收了他几个人,想着他手边没什么人也不会捅出什么篓子出来。    只是让小邵好奇的是,这几天码头也没什么事,雷之行在这里连女人也不叫,什么事都不做,只是单纯的在这里好像躲着什么似的。    不过他只是随从,不敢多问什么。    这天傍晚下了雨,小邵领了个人进来,看似虎头虎脑的一个人眼底却闪着精光,眼睛像是一把刀,刀刃尖利得很。    这人便是前些日子小邵提过的从印度回来的小六,小六一见雷之行连忙点头哈腰:“三少,我回来了。”    雷之行冷眼睨了一眼年轻的小伙子,鼻音低低的嗯了一声。    身边有人给他烤好了雪茄,他其实不喜欢抽这样的烟,不如香烟来的畅快,到肺里滚一圈,那才叫一个舒畅。    单纯的只是喜欢雪茄的香味,他只是拿在手里闻了闻。船舱里开着白炽灯,不算很亮的光照进他如琉璃般的琥珀色眼珠,恍惚间像是一对毒蛇的眼睛,闪着寒光。    这时候小邵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年龄相仿的小六,小邵不知道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什么,小六立马会意,笑了笑转身从船舱外拿了一个笼子进来。    雷之行只是睨了一眼,笼子外面覆了一层黑布,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小六献宝似的走到雷之行面前,兴奋道:“知道三少您喜欢印度的蝰蛇,我这次特地给您挑了一条蝰蛇之王,是从雨淋深处得来的。”    雷之行是真的喜欢蝰蛇,小六刚说到蝰蛇的时候他的眼睛都亮了,还不等他的话说完懒洋洋的身子立马就坐了起来,近乎是贪婪的盯着被蒙上黑布的笼子,催促道:    “快打开!”    见他欢喜,小六越发得意。    黑布掀开的一瞬间,一条背部暗褐色,斑纹黄白的蝰蛇盘踞在笼子中间,宽阔的三角头型立在蛇身最中央,好似王者睥睨。    突如其来的光线刺激得蛇眼紧紧一缩,近乎黑色的信子迅速的吞吐,势如闪电。    雷之行越凑越紧,在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与蛇眼对上的一瞬间,原本盘踞在笼子里一动不动的蛇忽然就开始扭动蛇身,紧缩的蛇眼盯着雷之行。    雷之行低声说了句很好,就在他的手要触碰到笼子的门的时候,旁边的小邵和小六脸色都变了,出声阻拦道:    “三少小心,蝰蛇可是剧毒!”    雷之行嘴角勾了起来,并不理会他们,而是继续将笼子打开。    小邵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眼看着雷之行将手伸进笼子里,他更是屏住呼吸,伸手拦住了要过去的小六,两眼一瞬不瞬的盯着那条蛇缓缓的缠绕上雷之行的手臂。    等那条蛇完整的缠绕在雷之行右手臂的时候,小邵的后背都被汗水淋湿了。    蝰蛇的头仰了起来,雷之行抬起另外一只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就像是天生的训蛇师一样,蛇头竟乖乖的贴服在他的手臂上。    他忽地阴测测的笑了笑:“小六,你这趟去了印度收获可不小啊?”    被唤作小六的小伙子脸色早就苍白了一片,这会儿听见雷之行和他说话,他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讪笑了几声,腆着脸说:    “多亏了您的信任,将印度那边的生意交给我,否则哪有我的今天,以后只要雷哥一句话,我小六在所不辞!”    一句“雷哥”好像逗笑了雷之行,他打量了小六几眼,忽然朝他招了招手。    小六得意的冲小邵扬了扬眉梢,按耐不住兴奋的走到雷之行跟前,可那蝰蛇忽然就伸长了脑袋,吓得他又往回退了几步。    倒是雷之行乐了,抬手安抚了几下蛇,才抬眼看小六,“怕什么,我在这,它还能咬你不成?”    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