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05章 此生唯一2
    雷之行的身体复原能力比常人要好,才两三天的功夫,他就能随意下床。    他十五岁的时候就将高中课程学完,后来就不将学习当一回事,早早的就在外面混迹,因为雷家的缘故,他倒不用过着那些刀尖舔血的日子。    两年的时间混得风生水起,就连道上的一些老前辈就算不看雷家的颜面,也要对他礼让三分。    都说雷家的男人早熟,在这样的环境下,谁能独善其身。    连续了好几天的阴雨天终于过去了,太阳破云而出的时候,小邵过来附在雷之行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雷之行冷冷的看着小邵,忽地笑道:“你告诉她,想当我的女人多了去,况且大家还只是十几岁的人,哪能这么当真,她要是再这么纠缠,就打发几个人把她送去东南亚。”    “是,三少。”    彼时雷小唯正在花园里随着花匠照顾风信子,这会儿的风信子开得好,花香阵阵。    这次回国后她就不打算再出去,雷允堂送她出国读书已经有五年的时间,只有春节期间才会回来一次。    偏巧今年过年前后法国下了场大雪,飞机都延误了,索性就等到三月再回来。    这几天雷允堂让人给她安排国内的入学手续,刚好今天又是周末,时间倒是充裕可以帮忙照料花圃。    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下意识的回头抬眼看上去,一看是雷之行,她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身旁的小邵喊了一声二小姐。    雷小唯点了点头,阳光落下来刺眼的很,她抬起手半眯着眼睛狐疑的问雷之行:    “你的伤都好了?”    雷之行垂眸看着她,她蹲在地上,这会儿天气不冷她就穿着一件米白色的套头线衣和牛仔裤,快齐腰的长发扎成了一个低的马尾,脸色因为干活的缘故红扑扑的像是个小姑娘似的。    他不由有些好笑,“这点小伤。”    从小到大雷之行说话总是这样阴阳怪气,再加上他身体明明不错可脸色总是显得病态的苍白,总让人觉得他不像是个正常的人。    但是刚刚说那句话的时候语气里含着笑,还算有点人情味。    雷小唯笑了笑,不再管他,转身继续处理花圃里的杂草。    这园子里以前种了很多玫瑰花,后来雷小唯说想种风信子,雷允堂二话不说就让人将玫瑰花拔光,种上了风信子。    风信子的颜色也算多了,可雷小唯就喜欢白色的。    满园白色的风信子,几乎都开出了花,像是风车一样的形状,只有少部分还只是花骨朵,铃铛似的一串串,倒挺别致。    雷之行还在养伤,这几天也不往外面跑,再加上出了上次那件事情以后,雷允堂限制了他的自由,将之前分派给他手底下的人全都收了回去。    他无处可去,只能在园子里晒晒太阳。    小邵在旁边给他解闷:“三少,小六过几天就要从印度回来了,还说要给您带礼物,是您看上了很久的印度蝰蛇。”    听到这个消息,雷之行才稍稍有了几分精神气,他笑了笑:“也亏得他有心了。”    后来雷之行打发小邵去忙其他事情去,他懒洋洋的坐在长凳上。这会儿太阳都躲进云里了,他两只手撑着后脑勺,睃了一眼正在旁边水龙头洗手的雷小唯。    他嗤笑了一声:“几株花而已,至于这么亲力亲为吗?”    雷小唯一边搓手一边抬眼瞪了他一下,“我这是兴趣,陶冶情操,你懂什么。”    园子里人来人往,洗完后,她摘下帽子丢在旁边而后坐在雷之行身边,手还是湿的,她毫不客气的在雷之行黑色的衬衣上擦了擦。    “雷小唯,你恶不恶心!”雷之行嫌恶的瞪着她,抽出手将衣角拉回来。    “怎么了,我刚不是洗过手了吗,真是的。”她爱笑不笑的说。    雷之行啧了一声没再说话,只是睨了她一眼。    雷家这样的环境,唯一出淤泥而不染的恐怕只有雷小唯了。    她和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同,她积极乐观,总是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而不像其他人,在这条大船上没有出路。    很快就到了雷小唯的十八岁生日。    雷允堂将生日宴会办的很隆重。    雷之行刚从外面回来,天气渐热,从前门到后院的路上出了不少的汗。    他走得急,却在路过雷小唯房门口的时候听见她在里面喊了一声:“大姐,你进来帮帮我。”    因为她生日,在外地念书的大姐雷之敏也回来了,雷之行停下脚步朝四周看了看也没看见雷之敏的身影。    他索性推开雷小唯的房门,却在走进去看见雷小唯后不觉愣了一下。    她站在穿衣镜前面,一只纤细的手从肩膀往背后伸下去,可总够不着礼服的拉链,因为肩膀倾斜露出圆润的肩头和一片雪白的背部肌肤。    雷小唯从小学舞动,身材极好,礼服的收腰设计更显不盈一握的纤腰。    “姐,你愣着……”雷小唯回头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旋即抓好身上的衣服,虽然对方是她弟弟,可如今长大了毕竟男女有别,她有些恼怒道:    “我不是叫大姐吗,你怎么进来了。”    原本雷之行是想出去的,可见她这样他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他不耐烦道:“大姐不在。”    说着,他走过去不顾雷小唯的窘迫,按住她的肩膀直接将她的身子转了一个方向,让她面对着穿衣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