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04章 此生唯一
    洛城南面曾是城内最乱的一片区域,这里龙蛇混杂最是阴暗,尤其是入了夜之后,那些隐藏在黑暗里的影子就会慢慢浮现出来。    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洛城人的禁忌之地。    南面的最深处有一座老宅,庭院深深,楼阁方院错落有致,古朴雅致的房屋只是门外连块门牌或是匾额都没有,但洛城人都知道,这是雷家。    此时正值阴雨连绵的三月,院子里开得正好的风信子染了雨水,静寂无声。    院内往来的人皆是静默着一张脸,低着头脚步匆匆谁都不敢多言语一句。    偏偏就有一人朝着反方向过去,打破了一院子的宁静,也不撑伞脾气暴躁的将那些人推开,看样子也才十七八岁的模样,只是周身戾气极重,并不是好惹的人。    那些人认出对方是谁之后,脸色皆是一变,急忙的往旁边的灌木躲过去,垂首站在两侧。    身后的人跟得紧,分明慌张却压低了声音提醒他:“三少,雷爷这会儿正在气头上,您等会儿进去要不先服个软吧?”    也不过是与其年龄相仿少年模样,这会儿焦急得满头大汗。    雷之行终于停下来,身量挺拔的他慢慢的回头,阴鸷的蛇眼盯着身后的小邵看,如今他这双眼睛随着年龄增长,琥珀色愈发深重,也愈发阴气逼人。    直看的小邵头皮发麻,雷之行才冷哼一声:    “我不是阿恒。”    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小邵摸不着头脑,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雷之行已经进了厅堂。    外面的雨势一直不大不小,厅堂内陆续传出来的皮鞭抽打的声音叫人听着胆战心惊,下人们都躲得远远的,可还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雷之行跪在地上,鞭子抽下的瞬间他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直到背部血肉模糊他满头大汗也一声不吭,只是愤恨的握紧拳头。    他一声不吭倒好,反倒是握紧了拳头的样子让执鞭的雷允堂怒火更盛,握着鞭子的手直泛青白。    “啪——”    用尽全力的这一鞭下去,雷之行闷哼一声身子终于支撑不住的往前倒去,他忽地抬手撑在面前的八仙桌上,只是一瞬间就将手收了回来,冷冷的笑了一下。    听见他的笑声,雷允堂气极,“你到底认不认错!”    “认什么错?我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雷家,我何错之有!”雷之行头也不回,只是抬眼盯着厅堂正中间的一张关公像。    外面都说雷家三少长相阴柔,偏就一张脸带着病态的白皙,再加上一双因为祖母的外籍血统而遗传下来的异色眸子,阴暗的光线下,他冷笑着形同鬼魅。    雷允堂最见不得他露出这样的笑容,就会让他想起十几年前的那一晚。    记忆回潮,又是一记狠狠的鞭子落下,雷允堂咬牙切齿:“你草菅人命还有理由!口口声声为了雷家,可你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给雷家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雷之行依然跪在地上,闻言也只是轻笑一声:“你放心,我灭了胡家十口人的时候做的很干净,警察查不到我们雷家的头上。    再说胡家是什么东西,也配暗地里对我们动手脚,我只是让他们记住,什么人可以动,什么人不可以动!”    “你!”雷允堂狠狠的踹了雷之行一脚,盯着他血肉模糊的后背,气血翻涌:“雷家刚开始步入正轨,你就给我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你是想将雷家往火坑里推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雷之行就觉得好笑,他终于站起来,丝毫都不受背部鞭伤的影响,他站起来转过身视线直逼雷允堂。    他如今长大了,羽翼丰满了,站在雷允堂面前气势丝毫没有落了下风。    “爸,您莫非是老糊涂了吧?你想洗白雷家,可外面那些人给你机会了吗?就因为你想洗白雷家让胡家那些人有机可趁,如果不是我,咱们雷家现在指不定在哪东躲西藏呢!”    雷之行又朝身后的关公像看了一眼,嗤笑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爸,如果你想雷家几十口人赔上性命的话,您尽管成佛!”    雷允堂怒不可遏的指着他:“孽障!”    孽障,孽障!    又是这两个字。    雷之行到底血气方刚,后背的疼痛他能忍可不代表他真的不会痛,他咬着牙一字一顿道:“您可真是我的好父亲!”    这十几年,孽障就是雷之行在雷允堂眼里的标签。他说出孽障两个字的时候一定恨不得捏死他吧。    雷允堂拿着鞭子的手一寸寸的握紧,胸腔急剧起伏:“你这样心狠手辣的人,不配做我的儿子!”    “是,我不配,阿恒才配!他是您的乖儿子,而我只是害死亲生母亲的罪魁祸首,我是罪人,是孽障,您可满意了?”    雷之行的一句话将十几年的记忆全都勾了出来,雷允堂猩红了双眼,脑海里全是亡妻产后大出血而死的一幕。    守在旁边一直不敢开口的小邵眼看雷允堂暴怒一定会对雷之行下狠手,他刚想开口替雷之行求情的时候,管家出现在厅堂外面——    “雷爷,二小姐回来了。”    几乎是一瞬间,雷允堂将扬起来的鞭子收了下来,他沉声对管家说:“回来了就让她先回房间好好休息,我等会儿再去看她。”    可就在这个时候,雷小唯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爸,干嘛等会儿再去看我啊?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您就不想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