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03章 秋山归晚
    东苑是唐庄最先接触到阳光的地方。    阳光从纷繁的枝叶落下来,斑驳的照在树下的两个人身上,这会儿的半山腰上的温度还是怡人的,一点也不燥热。    两人就面对面的站着,唐晚不再看唐秋山其实是不敢看他,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唐秋山一言不发,她心里就忐忑。    有一块光斑落在唐晚的颈侧,明晃晃的像是刀尖反射出来的光,蓦地让唐秋山想起去年春天唐晚遭人绑架,在他赶到现场的时候,她手里正拿着一把短刀举在颈侧与歹徒对峙。    他那时候怎么想的,气血翻涌的时候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记忆回潮,他忽地过去拉住她按在行李箱上的那只手,唐晚明显的感受到他冰凉的指尖在颤抖,就如同她的心尖一样,不停颤抖。    唐秋山看着她如画的眉眼,说:    “大学我已经让人改了,在叶城,你也不用大老远跑那地方去适应。还有,留下来,留在我身边。”    唐晚惊愕的看着他,前面一句话她根本就没怎么听清楚,可是后面那一句,她却听得一清二楚。    他要她留下来。    他说,留在他身边。    有风吹过来的时候,唐晚下意识的要抬手按住头发,可是唐秋山却先她一步将她圈进怀里,两具颤抖的身体像是磁石一样紧紧触碰,眷恋的温度,唐晚瞬间红了眼眶。    有很多话唐秋山不想告诉她,可事到如今他不管不顾,只想将她留下来,“晚晚,你真的以为自己走得了吗?”    他这句话分明是要刺激她,可头脑一片空白的唐晚都失去了控制能力,思考都不能了,只是挣扎赌气道:    “你一手遮天还能管得住我一辈子吗,你将来娶妻生子也要将我圈养在身边吗?”    “我没有要娶妻生子。”唐秋山却只回答她这一句,将她紧紧的按在怀里。    唐晚怔愣了一下,摇摇头:“你是唐家的家主,怎么可能不娶妻生子,养育唐家的后人,你责无旁贷。”    她的一套说辞忽然让唐秋山有些想笑,唐家虽然规矩多,可也不像她说的这样迂腐。    他顺着她柔软的长发,柔声说:“晚晚,我们就这样,不好吗?”    也许时间再久一点,秦恒或许能研制出解药。那么多的可能性,他都能遇上她,也许再幸运一次,他们就能相伴一生。    只是太多承诺他现在给不起,也不愿让她空欢喜一场。    掌管唐家十年,在人前他杀伐果断,手段雷厉,可在她面前他只是普通的男人,可是他却无法像普通人一样,可以坦然的面对感情,甚至束手束脚。    唐晚被他拥在怀里,耳边是他清清浅浅的声音,他说的那句话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深究里面是否还有其他的含义,光是他说话的语气她就已经缴械投降了。    她忽然意识到一个可能性,问他:“所以,我说希望今生能嫁给你为妻的时候,你沉默并不是因为不想娶我,而是,你没结婚的打算?    所以,你不是不喜欢我?”    唐秋山抿着唇瓣,忽地捏了捏她的脸颊,微凉的指尖一路向下托住了她的下巴让她抬头看自己,“你是白眼狼吗,这几年我对你怎么样你看不见?”    唐晚才觉得自己委屈,“那是因为你从来没说过喜欢我。”    其实她根本就不是在意他愿不愿意娶她,就算不结婚两个人一辈子她也愿意,可他的心思她从来都只靠猜,越想她越委屈,孩子气的跺了跺脚。    唐秋山的眉头蹙得更深了,看着她实在是气极了的样子,将她的下巴抬得更高,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他贴着她的唇线,耳根微红的问她:“这样够不够?”    唐晚简直要被他气死,又哭又笑:“不够!”    刚好是那天在假山经过的两个下人过来清扫东苑院子的落叶。    一进门就看见树下的一幕,两人皆是惊讶的站在原地,直到有风吹过来的时候,两人才猛地回过神来,暗恼不该多看,急忙低下头躲到远远的地方开始干活。    后来,方伯因为一大早过去喊唐晚起床吃早饭,后来一直听不到她的声音才叫人将房门打开,看到她的行李箱都不见了以及桌上的留给他的一张便签纸,方伯急的眼眶都红了。    一路直往唐秋山的院子跑过来,看见唐晚正在这里,手边还有行李箱,一把年纪的方伯当场落泪,心碎的唠唠叨叨了很久。    直到唐晚抱住他并说自己再不会任性乱跑,他才收了眼泪。    这一天唐秋山和唐晚去西苑陪老太爷吃晚饭,将唐晚送到偏阁后唐秋山就准备去书房,却被她叫住了——    “等等,我有礼物送你。”    唐秋山爱笑不笑的跟在她后面,“又没过节,送什么礼物?”    唐晚到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转身递给他,故作神秘道:“原打算我生日那天送给你的,我十八岁,所以才想着给你送礼物。”    唐秋山不急着拆礼物,而是被她的话逗的有些好笑,抬眼看了看她,才拆开盒子上的丝带。    “这是什么?”他不觉疑惑的问唐晚。    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筒状的陶瓷工艺品,像是杯子又像是笔筒,只不过上面的切口不太平整,弯弯曲曲的倒是挺别致。    又或者只是一件单纯的工艺品。    唐晚的脸红了红,想起前几天到九里的陶艺馆取杯子的时候,店里的人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