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02章 秋山遇晚二十二
    十八岁父母遇难的那一天,唐秋山身中剧毒,在死亡一线他从死神的手里夺回了自己的命。    他以为,从此那毒药再也奈何不了他。    岂料那是穿肠毒药,早就融入了骨血中,就像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只等着爆发的那天。    事实上秦恒这些年做了很多努力,也尝试着各种方法都无法解开唐秋山身上的毒,那是最新的化学毒品,医学上甚至还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要解毒谈何容易。    秦恒是唐秋山亲手从歹徒手中救出来的,虽然也让秦恒中枪吃了不少的苦头,但事出突然,秦恒也算是欠了唐秋山一条命,两人是病患和医生的关系,也是朋友的关系。    一个月以前,秦恒给他检查完身体。在病情上,秦恒从来不会隐瞒唐秋山什么。    只是唐秋山怎么都想不到,余生只不到十年的时间,甚至会一再缩短。    那一刻,他脑海里想的都是什么。没有唐家,也没有其他人,唯有唐晚。    唐晚许愿的那一刻,他不是不动容,天知道他心里是怎样的惊涛骇浪,恨不能当场就点头。    可是他二十八,晚晚才十八。    过去的那几年,他不曾后悔过,可是那一刻,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    而且,是一件必须立即停止的错误。    秦恒劝过他如果想让唐晚死心,不是没有办法。    可是那个办法,唐秋山不会用,他不愿。    都说冷暴力才是最残忍的,可与其利用其他女人让唐晚受委屈,他宁愿所有的伤害都是自己给的。    可冷静如唐秋山,也奈何不住感情的漩涡,他早已置身其中无法自拔。    唐晚回到偏阁后坐在窗边,她看着远处耸动的云层,翻滚间像极了她此刻的心情,在假山后面听到的对话还在脑海里清晰的回放,就像单曲循环被安上了永动机,怎么都停不下来。    她是妹妹……    其他人都觉得他们只是兄妹之情,都说旁观者清,迷的却只有她一个人。    唐晚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可心头上的烦闷怎么都解不开。    她仰躺在美人榻上,泪水终于不堪重力沿着眼角掉了下来,因为躺着的缘故眼泪一直沿着眼角滑向鬓角,连擦眼泪的动作都省了。    “小姐,吃饭了。”    这时候,方伯敲门喊了一声。    唐晚的房门是从里面锁着的,她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哑着声音说:“我没胃口。”    唐晚一天都没有吃饭了,是她真的没有胃口。    她从来没想过要作践自己的身体,可到了这一刻她只想安安静静的躺着,一点也不想去做任何可能会触动她的事情。    只想这样静静躺着,只要动一下,就会牵扯到心尖,那里疼的厉害,她不想动了。    后来又有人来叫她吃饭,最后她索性不说话了,因为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提不起来,恍恍惚惚的听到有人说她要是不开门就将门劈开。    唐晚精神都出现恍惚了,外面那人的声音霸道又清冷。    她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却不是因为那人的声音,而是那扇门是上好的红翅木,她哪舍得被人劈开。    果然,她从美人榻上翻了起来,只是小腹疼痛仍在,她不得不微微弓着身子去开门。    可一路过去她才知道自己真是作死,冷汗涔涔,再加上一天没吃东西,眼前的木门恍恍惚惚总是摸不到。    终于,碰到了门把。    唐晚冰凉的手哆嗦的握住门把,后背的衣服被汗水濡湿了一片,正好有风过来,衣服被风吹的频频触碰肌肌肤,冰凉的感觉刺激得她心尖都跟着颤抖了。    站定后缓了几口气她才将门打开。    她是真的体力不支了,才在看见那个人的时候四肢发软,两眼发黑。    唐秋山目光幽深的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薄唇抿了一下,直接拦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唐晚只能软软的靠着他,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花梨木香气,鼻尖有些抽痛,很快眼眶都湿润了。    不过她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跟在身后的方伯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将房门关上。    唐晚的额头和后背都是冷汗,可是屋子闷热得厉害,这样的天气连空调都没开。    将她放在床上让她躺下之后,唐秋山给她盖了被子,拿了遥控打开空调,空调的温度是唐晚前几天调好的。    唐晚伸手将唐秋山手里的遥控拿了过来,将温度调高了两度。    唐秋山身体不好,空调温度不宜过低。    这些,唐晚熟记于心。    却是她要将遥控放回到桌上,手忽然一软,紧接着就被唐秋山连同遥控一起握在掌心里,她的手凉,可唐秋山的手比她更凉。    四目相对,唐晚的心跳漏了半拍。    方伯让人端了粥进来,唐秋山将唐晚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一勺一勺的喂她喝。    整个过程唐晚的动作都是机械式的,唐秋山看在眼里,“有什么气可以冲我来,不要作践自己的身体。也别让人心疼。”    “你也会疼吗?”唐晚哑着声音问,说出口的时候她的眼眶都红了。    唐秋山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说:“方伯急的都吃不下饭了。”    原来,他说的心疼的人是方伯。    “我听说昨天二爷过来,谈及你的婚事了,哥哥,你要结婚了吗?”唐晚头皮都硬了,喉咙发哽的难受。    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