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01章 秋山遇晚 二十一
    唐秋山的眸子幽暗像是暗夜里最不可辨认的寒星,他沉默的看着唐晚,面对她的生日愿望,他沉默了。    湖心亭四周隐隐还有鱼儿跳跃的声音,叮叮咚咚的就像唐晚现在的心跳一样,起起落落。    她暗暗的告诉自已一声,刚刚他只是没有听清楚而已。    对,只是没有听清楚。    她的指尖都有些颤抖了,轻轻的若有似无的捧着唐秋山的脸,看着他那双无数次令她心驰神往的眼睛,那么近的距离她第一次胆怯,然而还是大着胆子追问他:    “你,不想娶我吗?”    沉默,依旧是沉默。    一直过去了好久,久到唐晚眼睛酸涩,隐隐有些冰凉,喉咙发哽,难受极了。    “晚晚……”    唐秋山声音很低沉,可除了叫她的名字之外再也没有其他。    他抓下她的手握在掌心里,掌心微凉可也抵不过唐晚手里一层层沁出的冷汗。    她是真的紧张,真的害怕,真的无助。    也就是一瞬间的时间,那颗心原是饱含着希望和憧憬全都是因为唐秋山,却现在因为他的沉默而瞬间空白,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心变得空白之后会这么难过。    原来是梦。    原来她一直幻想的,到最后真的就是幻想了。    以前,唐晚的眼睛清澈的像是夏日里的湖水,明媚到让人不敢轻易触碰,生怕毁了难以得来的平静。    可是现在,她的眼睛像是一面破碎的镜子,在眼眶湿润的同时那个藏在心里的愿望就这样支离破碎,分崩离析,正好一阵风吹过来,什么都散了。    她忽然想笑了笑,想要化解尴尬,可是她做不到,脸嘴角都弯不起来,鼻尖一直在泛酸,煽动的鼻翼痛得她视线模糊。    唐晚猛地将手从唐秋山的掌心里抽出来,她根本就没有勇气抬头看唐秋山,原来勇气这么稀薄。    她害怕自己再抬头就失去了自我,会做出什么令自己失去尊严的事情。    也是直到现在唐晚才认清现实,唐秋山宠她,保护她,可他似乎从来没说过喜欢她。    唐晚艰难的动了动唇角,好一会儿才说:“我,知道了。”    最后,她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湖心亭,趁着泪水不争气掉下来之前,她要逃。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偏阁的,一路上浑浑噩噩,可那条路上,没有人追上来。    第二天,唐晚难得起了一个大早,准时的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她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可谁都知道昨晚她是哭着回去房间,至于在湖心亭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    方伯端了热牛奶过来,放在她手边,刚想提醒她牛奶还烫着,她就已经将杯子凑近嘴边,好像不怕烫似的,一口一口的喝。    “小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方伯实在于心不忍。    唐晚拿着牛奶杯的手顿了一下,旋即抬眼看着方伯,摇摇头,像是往常一样,笑了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呢。”    方伯无奈的叹气,又说:“少爷昨晚连夜返回到方家了,方家那边还有棘手的事情等着他处理,明天就能回来了。”    唐晚点了点头,将还有些烫的牛奶一饮而尽。    吃完早餐后,唐晚去了西苑陪唐老太爷说话。    今天唐老太爷的精神恍惚,他坐在窗边发呆,唐晚和他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他也无动于衷。    最后唐晚都放弃了,泄了气的坐在他脚边,她忽然有些挫败感,靠在窗帘上,微微垂低下头,纤长卷翘的睫毛有莹莹水光。    这一天刚好是填报志愿的日子。    唐晚的高考成绩出来了,成绩比她预想的还要好一些,却也只能上个普通的大学。    她坐在电脑面前发了好一会儿的呆,直到屏幕都暗了,她一睁眼就看到屏幕里倒映出来的自己憔悴苍白的一张脸。    她都忘了,昨晚一夜未眠,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也难怪方伯会担心她。    连忙动了动鼠标,屏幕再次亮了起来。    唐晚最后报了哪所大学的名字她不记得了,只记得是远离叶城的一个地方。    半夜的时候唐晚被一阵腹痛惊醒,她醒来才知道自己来月事了。    出了一身冷汗,唐晚起床换了睡衣之后泡了一杯红糖水喝,可是疼痛却丝毫没有减缓,她蜷缩在床中央,四肢都在打颤,疼到后面她的意识都开始出现恍惚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睁眼就看见秦恒,而且天已经亮了。    秦恒过来探了探她的额头,在唐晚疑惑的目光下,他说:“没什么,只是你昨晚痛经晕过去了从床上滚下来,正好被巡逻的人听见。    他们跑上楼敲了很久的门也不见你开门,就找人开了你房间的门,而且你还发烧了,真是糊涂!”    唐晚原以为是在自己的房间,可没想到,却是在唐秋山的房间。    怎么……    她动了动干裂的唇,问他:“我怎么在这里?”    秦恒啧了一声,而后坐在床边的矮凳上,微微抬眼看她:“昨晚你糊涂了,嘴里喊着都是唐先生的名字,他人又不在,我没办法只好将你送到这里,没想到还是有点用处。”    唐晚撑着手坐起来,腹部的疼痛已经得到了减缓,发烧一定是因为前天晚上一夜未眠坐在窗边吹了一整夜风的缘故。    她坐起来就要掀开被子下床,却被秦恒阻拦了下来,他按着被角,劝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