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98章 秋山遇晚十八
    唐晚的十七岁和大多数的少男少女一样,有自己喜欢的明星,有自己喜欢哼的歌和那些如梦似幻小心翼翼维护的憧憬。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迷恋上了一位台湾男歌手。    更准确的说是迷恋上了他的歌。    深宅大院里,但凡是周末总能在清晨听见从偏阁传出来的音乐声。    流行音乐和古朴雅致的老宅搭配起来总让人觉得很有违和感,偏偏唐晚乐在其中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却是唐庄里的下人们平日里多是严谨小心的,这会儿听见这些音乐尤其是年轻的姑娘,心脏总会砰砰直跳,像是逾越了不可跨过的洪流,在那些激荡人心的音乐中徜徉。    春分刚过,打了几天的春雷,这会儿雨水也不见得多,这个时候的太阳也不晒,唐晚戴着耳机坐在花园的秋千下翻看着最新出版的少女漫画。    园子周围花团锦簇,叶城四季分明,尤是春天气温回的早,今年的琼花开的又比往年早一些,白色的花盘像绣球一样,一簇簇的格外惹人怜爱。    秋千的旁边是白玉兰,前两天花匠刚折了几枝到前厅的花瓶里做装饰,那时候尚且还有几苞花骨朵儿含苞待放,这会儿园子里的倒是全开了。    这株玉兰不算高大,微微抬眼就能看见花瓣,在阳光下舒展的开,白且亮,像是柔软的羽毛。    唐晚只是看了一眼觉得有些扎眼就往后躲了躲,躲在阴影下继续翻看漫画书。    耳机里的音乐一首接着一首播放着,那些歌词唐晚早就熟记于心,也能倒背如流,却在听到那一句的时候,心忽然就停跳了一拍。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唐秋山这几天比以往更忙了,忙到就算是周末唐晚也难得见他一次面,她心里想他想的紧,知道他这会儿在城东的葡萄园,可是没有他的允许,她不能私自出门。    唐庄守卫森严,她想跑出去根本就容易,更何况在此之前发生了一件大事,至今唐晚还心有余悸。    那会儿是惊蛰刚过去不久,放学的路上她照常往每天都要经过的那一条路走一公里左右,才能坐上接送她的车。    那条路走了那么久她再熟悉不过,知道并没有什么潜在的危险,所以也没提高警惕,然而却在拐角的地方忽然被窜出来的人用手帕蒙住了口鼻。    那刺激的气味她在秦恒的实验室里闻到过,那会儿她贪玩,打开瓶子闻了那东西之后只觉得精神恍惚,昏昏欲睡。    后来被秦恒用药水冲洗了口鼻,清醒过来后被他破口大骂,才知道那东西是乙醚,闻多了能造成人昏迷的化学药品。    好在她只是闻了少量。    不过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至少是在唐庄,她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要是在外面,那就凶多吉少。    唐晚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等她醒来的时候,嗓子干哑的难受,入眼的是一间破败的仓库。    不知道仓库原本是存放什么东西的,四周都是木桩,而仓库是用铁皮围的,可能被废弃了许多年,都是斑驳的铁锈。    铁锈味透着腥,唐晚闻的久了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    身边那些人一看见她作呕,就桀桀的笑着,笑声乱成一团接二连三的传来,那声音让人听着头皮发麻。    蹲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看上去颇为年轻的男人,大概也才成年左右的年纪,留着一头短脆发,看上去倒是干净,不过耳根子沿着脖颈到锁骨之间的纹身却是触目惊心。    尤其是赤红色,不伦不类倒是其次,只觉得十分刺眼。    唐晚看得难受,想躲开视线,可是男人却掐着她的下颌,啧啧了两声:“杜少还真是心狠啊,这么好看的小美人居然就这么丢给我们了。”    杜少……    唐晚的大脑短时间的停顿了一下,男人口中说的杜少,八成就是将她抓来的主谋了。    可他是谁?    “谁让你们抓我的?”唐晚挣扎了一下,可是男人掐得紧,她只能冷眼盯着他。    男人哼了一声,不说对方是谁,只说想给她点苦头尝尝。    却是他转头同后面的人调笑时,唐晚猛地朝后退一步。    她的身后不远处就是仓库的尽头,一群人也不急着过去抓她,居高临下的仿佛在看一只受困的麋鹿垂死挣扎。    唐晚挣扎着往后退,可是她的手被人捆绑在身后,才往后退了两步就因为手的阻碍,身子跟不上节奏翻倒地上。    她的身子刚往旁边倒下去的一瞬间,周围的那些地痞就吹起了口哨,断断续续的夹杂着不怀好意的笑声。    这会儿天气回暖,唐晚已经换上的短裙的校服,校服的裙摆不至于太高,可因为她身子歪歪的倒下,裙摆又往上扯了一段,白皙的大腿一下就暴露了出来。    那些人看的眼睛都直了,花季少女对于这些人来说,诱惑力非比寻常。    又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刚入了社会,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近在咫尺,那种火热憧憬难以得到宣泄的心情再加上对异性的渴望瞬间就爆发了。    “滚开——”    唐晚怒喊一声,拼命的坐直身子,因为手不能动,侧过身子将裸露出来的大腿遮掩住。    可是那些人几乎是一拥而上,唐晚纤瘦的身子一下子就被人群淹没,然而他们的身子还未靠近唐晚,仓库外面就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一声大过一声,不断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