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97章 秋山遇晚十七
    唐庄在城北的半山腰以上,居高临下仿佛与世隔绝,与叶城下的繁华世界如分两界。    圣诞夜,山上宁静安详,山下烟火璀璨。    唐晚被唐秋山揽在怀里,听着他平稳的心跳,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是安定,是归宿。    也让她十分贪恋。    好一会儿唐秋山都没听见她说话,以为她还在气头上,顺了顺她的长发,语气放低了说:    “反正都到了这里,就让人将晚饭安排在爷爷那里吧,反正也很久没和爷爷一起吃饭了。”    就这样,两人撑着伞一起到了西苑。    唐老太爷也有好几天没见到唐秋山,今天他精神好,人也清醒。吃完饭后让唐秋山陪着下一盘棋。    当年唐家还是唐秋山父亲唐景川掌权的时候,唐老太爷时常不放心,碰面的时候总会多问几句。如今唐家的担子都交给唐秋山后,他反倒一点都不担心。    而唐秋山也难得有时间多陪陪他。    一盘棋唐老太爷开心也没看出唐秋山故意让他几个子。    而唐晚则是无所事事坐在电视前面看泡沫剧。    她窝在沙发里,身后是方伯指挥下人收拾餐桌,他断断续续的唠叨声,从餐厅穿过门帘,一直传到唐晚的耳朵里。    这样安宁的日子,真好。    到了深夜,唐老太临时悔棋耍赖,唐秋山也只当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几盘棋下来,唐老太爷终于赢得开心。    后来,唐老太爷有了睡意,唐秋山看看时间也该走了。    他走到沙发旁,那人窝在沙发,小脸红扑扑的缩在臂腕里,昏昏欲睡的样子。    唐晚是听到唐老太爷起身挪动椅子的声音才醒过来的,她动了动酸痛的脖子一抬眼就看见唐秋山拿着她的外套过来。    也许是睡迷糊了,她一瞬间没反应过来以为自己是在唐秋山的书房里,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句:    “忙完了吗,这么晚了让我睡你屋呗。”    屋子里原本还有一些声音的,这会儿却因为唐晚的一句话全都安静下来。    唐晚和唐秋山亲近,唐庄里的下人其实都心知肚明,只是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明面上说,可老太爷却不知道,这会儿听得也是稀里糊涂的。    不过他总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和唐晚代沟大。    再想到这丫头脑回路和常人不太一样,做什么事都是想一出是一出。    而唐秋山也不管那些安静下来的人,爱笑不笑的看着唐晚,过却给她穿好外套,拉着她软软的手捏在掌心里。    她时常陪着他到深夜,他不是不知道她的小心思。    小的时候她还是孩子胆子小,如今长大了胆子虽还小,但色胆却是与日俱增,去年冬天因为他半夜发烧,给他擦了身子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看着她迷迷糊糊的眼睛,唐秋山捏着她红扑扑的脸颊,在她耳边轻声答应。    唐秋山揽着唐晚离开,方伯跟在后面却被唐老太爷拉住了,他朝着外面看了一眼,想起下棋的时候他总是不经意瞄到唐秋山戴的围巾就忍不住摇头晃脑,对方伯说:    “咱们唐家也不缺钱,小山围的围巾太破了,明儿让人买一条新的。”    方伯心有不忍,小声提醒老太爷:“那是小姐亲手织的,老爷您就当没看见吧。”    唐老太爷怔愣了看了方伯一眼,难以置信的喃喃道:“小丫头织的围巾还挺别致。”    很快就到了腊八节。    周末唐晚难得多睡了一会儿,隐隐约约听到在扫楼梯的下人说今天是腊八节。    她还在被窝里睡得迷迷糊糊,扯着被子就包住脑袋,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坐起来,看看时间才舒了一口气。    好在还早。    她匆匆忙忙去洗漱换衣服,到餐厅的时候方伯给她端了牛奶过来,见她吃的急,方伯忙问道:“小姐今天是有什么事情要忙吗,还是说要出门?”    唐晚口中塞满了三明治,吞咽不下,喝了牛奶顺顺气后才说:“今天后厨不是要煮腊八粥吗?我想去帮忙。”    方伯愣了愣,“后厨乱的很,小姐还是别去了。您要是没事可做就看看漫画书,听听音乐,睡睡觉,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而且方伯并不觉得唐晚会安安分分的帮忙熬粥,只想着她只会当作好玩,只怕她去了后厨添乱。    而且今天是腊八节,庄园里还有祭祀的东西要后厨准备,要是因为唐晚去了添乱导致影响到祭祀,那可就麻烦了。    所以,说什么他都不能答应。    唐晚将牛奶杯放下,拿起餐巾擦拭着嘴角,一边对方伯说:“好啦,您去忙自己的事情,我去后厨看看。”    末了,她转身又添上一句:“我保证不捣乱,您就别担心了。”    旧时代,唐家是叶城最大户的人家。    那时候,唐家总会在腊八节这一天熬大锅腊八粥接济穷人,一直延续了很多年。到如今叶城人虽不至于都是锦衣玉食,生活过的倒也富足,唐家的惯例也就改了。    但唐庄上下,腊八节喝腊八粥的惯例却不改。    后厨里,唐晚倒是十分配合厨师的工作,什么都按照分工好的来做,她小心翼翼每一步都不敢做错,生怕坏了一锅粥。    虽然她十分小心谨慎,可手边的人还是不放心,几乎都只让她做一些非技术含量的活。    虽说熬煮腊八粥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唐晚从小到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