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94章 秋山遇十四
    时间一晃,寒假都过去了一半,距离春节,只剩下三天。    半夜的时候唐晚口渴难耐起床喝水,只听外面风雪呼啸,她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没想到外面雪下得这么大。    虽然室内开着暖气,可突然间看到这么大的雪唐晚还是忍不住一哆嗦就要将窗帘拉上。    然而,就在她要将窗帘拉上的时候,却看见不远处的几个人顶着风雪在园子里前行。    这么晚根本就看不清是什么人,然而跟在几名黑衣人身后的穿着白大褂的人,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秦恒!    这么晚了,唐庄里能在半夜请得动他的,除了唐秋山和唐老太爷,就是她。    他们前行的方向不是西苑,所以……    是唐秋山出事了!    唐晚一想到这个,心突然就跟落了空一样,她手心冰凉的抓起外套包裹在身上,匆匆下楼朝着唐秋山的院子跑过去。    唐秋山的房间外守着好几个保镖,比平时多出了一倍的人,其中就有陈义。    唐晚一边小跑过去一边问:“怎么了?”    陈义愣了一下:“小姐你怎么过来了?”    “我问你哥哥怎么了?”唐晚心急如焚。    陈义朝里面看了一眼,正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从里面打开了,江由走出来,看到唐晚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眼看着这个情形是瞒不住,如实回答:    “少爷发烧了,秦大夫刚给打了针。”    唐晚点了点头绕过他们就进去。    这几年唐秋山的身体时好时坏,之前唐秋山待她虽好,可他是哥哥,她总是不能多问些什么,可是如今,她害怕的紧,抓着秦恒就问。    不过这会儿唐秋山已经清醒了,他摆摆手让唐晚过去,秦恒见状收了医药箱就出去了。    唐晚扑到唐秋山身边,半夜顶着风雪过来,鼻尖通红,因为害怕两只眼睛都哭红了,唐秋山心软,拉着她的手让她躺在他身边。    这个时候唐晚最听话,她脱了鞋就躺在里侧,紧张的抱着唐秋山的身体。    平日里他的身体都是凉凉的,现在倒因为发烧的缘故滚烫的像是个火炉。    她担心不已,抱着他问:“怎么好端端的就发烧了,晚饭的时候你还好好的,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他身体的毛病,一定不简单。    像这样的富贵人家,有家庭医生并不奇怪,可是秦恒这个家庭医生却是不同,先不说他和唐秋山的关系不一般,就说他的医术,怎么可能会屈才只当一名家庭医生呢?    唐秋山侧过身子,将她拥进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说:    “没瞒着你什么,只是我自幼体弱,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唐晚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唐秋山却闭上的眼睛,更紧的抱着她,有些疲惫的说:“睡吧,我累了。”    他从来不说累,唐晚心疼不已,只好闭上眼睛,但是心里担心着他的身体,总是睡不着。    而唐秋山生病又加上秦恒刚刚给打了针,这会儿倒真的睡着了。    唐晚后来爬起来好几次,给他量体温,直到他的体温降到正常水平,她才安下心来。    可是也因为退烧的缘故,唐秋山出了一身汗,大概是太难受了他也醒来了,一睁眼就看见唐晚在忙前忙后,后来索性让她给自己擦身子,换睡衣。    唐晚愣在原地,而后脸颊通红的点点头。    等她接过一盆水过来的时候,她的脸红到已经能滴出血来的地步,不知道一个人在浴室里脑补了一些什么。    唐晚在解唐秋山睡衣扣子的时候手抖个不停,连一颗扣子都解不开,也许是紧张的缘故,也许是唐秋山两眼一直盯着她的缘故。    她越急越解不开,脑袋就越来越热,脸越来越红。    最后,还是唐秋山抓着她的手将扣子一颗颗解开,整个过程都盯着她的脸看。    他体温恢复正常,指尖微凉,却意外的熨烫了唐晚的手。    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绸缎睡衣滑向两边,露出他精壮的上半身,唐晚暗暗的吞咽了一下,而后被唐秋山提醒擦身子,她才反应过来,过去拧了一把毛巾。    然而,就在她手里的毛巾擦到唐秋山的腰腹时,鼻血毫无预兆的流了出来,险些滴在唐秋山身上。    唐晚捂住鼻子十分窘迫的看了唐秋山一眼。    他眸子平平淡淡,分明什么都没有,可唐晚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其他的情绪,但是鼻血越来越多,她什么都顾不上,一头扎进浴室里。    等她出来的时候,唐秋山已经换好干净的睡衣躺了回去,朝她伸出手,似笑非笑:“过来。”    唐晚红着一张脸躺回到他身边,可是唐秋山分明是不放过她,捏着她的下巴一直盯着她闪烁的一双眼睛看。    “看,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唐晚越说声音就越颤抖,清清楚楚的看到唐秋山眼底的笑意,她的脸就更红了。    最后,唐秋山看她脸红到了极致才放开她的下巴,而后将她揽进怀里,声音低低的说:    “睡吧,小色鬼。”    “什么小色鬼,我只是上火了!”唐晚在他的怀里反抗,却不由自主的勾起唇角。    除夕夜,是唐家的分支回到唐庄吃年夜饭的日子。    唐家的祖上曾在京城世代为官,那样的仕宦人家嫡庶尊卑严明有序,从第一代的嫡子留在唐家的宗家之后,每一代的延续下去,到如今唐家人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