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92章 秋山遇晚十二
    唐秋山一路将唐晚送到偏阁的房间外。    外面的雨忽然大起来,噼里啪啦的打在窗户玻璃上,走廊的灯随着脚步声亮了起来,从二楼的方向看出去,外面黑漆漆的夜色雨水似银色的箭。    快到房门口的时候,唐秋山还在身后亦步亦趋,安静的走廊他的脚步声就像踩在唐晚的心房上一样,咚咚咚。    乱到她不知所措。    握着门把的手顿了一下,而后她转过身背靠着门,面对着唐秋山。    他实在是高,就算她如今长高了不少,可还是只到他的胸口,她盯着他修长好看的手,抿了抿唇,问道:    “哥哥,你怎么还不走?”    关于雷雨夜晚发生的那一幕,他们都好像心照不宣一样,谁都没有主动提起。    唐晚很少自寻烦恼,对她来说,那就像是夏日里最惊心动魄的一场梦,她害怕一开口,那些真的都成梦境。    就连唐秋山白天的时候还对她冷淡,这会儿莫名其妙的变化她也不问。    走廊的窗户没关,一阵阵冷风刮进来,唐晚刚一哆嗦,面前高大的身影就倾覆过来,唐秋山宽广的怀抱带着丝丝凉意将她娇小的身子包裹在其中。    他今天去了外面,穿着黑色的西装,唐晚的脸贴着西装外套上,那冰冷的触感就像他的手一样,唐晚睫毛轻颤鬼使神差的将脸贴的更近了。    就在这个时候,唐秋山揽着她腰身的手忽然松开,不知道在她的头上弄了什么。    “什么东西?”    唐晚下意识就要去碰,却被唐秋山抓着手,低声说:“回房间再看,是在法国买的,一直没时间给你。”    一听到他说起法国,唐晚就觉得好像是很遥远的事情。    原来他都买了礼物给她。    唐晚心中窃喜。    说话的时候,唐秋山低着头看她,而后又看了看她的头发,似乎很满意:“你应该会喜欢。”    回到房间后,唐晚迫不及待坐在梳妆镜前面,微微低头就看见自己头上的发卡,发卡的前面是颗红色的小樱桃,衬得黑发如墨。    唐秋山在法国其实并不算很忙,手边的事情都有江由代为处理,再加上唐家在那边也有人,做起事情来得心应手。    闲暇的时候也去参观异国他乡的葡萄园,也许出来的时间长了,就连唐秋山自己都没意识到,什么时候孑然一身的他也有了牵挂。    只不过向来果断的唐秋山却在拿起电话的时候犹豫了。    回想起她那晚上惊颤的眸子带着湿意的看着他,从前唐秋山总当她是小猴子,那一刻他却觉得她是小鹿,那样迷离的目光,简直穿透他的灵魂。    也许是不愿面对她的质问,也许是不想听到任何她的拒绝,唐秋山丢掉了电话,一次都不曾再打回去。    唐庄那边每天都会有人向他汇报唐晚的动态,方伯说她总闷闷不乐,他听到后立即让江由将行程加快速度,原本需要两个月完成的事情,直接被他缩短了半个多月。    后来在酒会上无意中遇到了表姐。    也许是姨妈说起过唐晚,表姐向来八卦总是问个不停,唐秋山不太喜欢说话,只是在表姐面前能说上几句,很多时候都是江由在回答。    表姐说起要顺路去看看爷爷,想着要带什么礼物。    从来没去过商场的唐秋山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在各个专柜前面走走停停,没有一样东西能入得了他的眼。    后来到了法国一位制作首饰的老工匠那里,听闻老工匠的祖辈曾是法国宫廷御用的珠宝师,手艺一脉相承。    老师傅听了唐秋山的来意是为一位少女挑选的礼物,便将所有可能被他选中的珠宝首饰都挑了出来供他选择。    唐秋山最后看中的是一根发卡。    回到唐庄后,表姐下车之前看到了那个包装精致的盒子,还不等唐秋山出声,她就将盒子掀开,一眼就看见那根古典雅致的发卡。    唐秋山性子冷,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发卡是要送给什么人。    所以,在走进前厅的那一刻,她才会低着声音调侃他。    唐秋山不以为的笑了一下。    然而礼物一直放在他房间的抽屉里。    人人都说唐秋山有一颗七窍玲珑的心,仿佛能看透一切,可是他却看不透自己的心。    对于那些唐晚的追求者,他也许是生气的,也许是在意的。    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但好在,她是喜欢他的。    灯光下,发卡上的那颗樱桃十分夺目。    真好看。    唐晚抬手轻轻碰了碰,小心翼翼的将发卡取下来,再拿起一块苏绣的手帕将发卡仔仔细细的包好,收在首饰盒的最下方。    直到半夜她还是辗转反侧睡不着,一双眼睛反倒比白天还精神。    后来她翻身坐了起来,朝着梳妆台小跑了过去,直到看到首饰盒里的那一根发卡之后,她才舒了一口气。    真的不是梦。    她拿着发卡仰躺在床上,就着灯光,那颗小樱桃红颜色深,可是在灯光下却十分透亮,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拿在手上越看越喜欢,她直接将发卡捧在胸口最贴近心脏的地方,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    哥哥送了礼物给她……    哥哥第一次送了礼物给她……    礼物!    唐晚开心的叫出声,后来才意识到这是三更半夜,就将脸埋进被子里又叫了几声,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