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89章 秋山遇晚九
    外面的雷声还在继续,闪电划过犹如铺开一张巨大的网,要将这叶城的天地撕裂。    风雨呼啸,书房内的房间里唐晚被唐秋山紧紧的压在书架上,后背的疼痛她早已麻木了。    唐晚从来没见过唐秋山这样霸道的一面,他将所有的空气都卷走,带给她的只有掠夺,和不知所措的惊颤。    唐晚目光迷离,怎么会……    哥哥他……    可是任凭唐晚怎么挣扎,被桎梏的双手却只能胡乱抓怕,口不能言,手不能动,慢慢的意识开始模糊……    直到她身子发软,脸颊滚烫。    唐秋山终于发现怀里人的异样,颤抖着的唇瓣松开了她,放开她的手呼吸不稳的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哑着声音命令她:    “呼吸。”    他炙热的气息喷拂在唐晚的脸上,本来就因为呼吸不畅而涨红的脸这一下就更红了,她听话的慢慢呼吸,可呼出来的气和唐秋山的混在一起。    他单手捧住她的脸,手掌冰凉惹得唐晚一阵轻颤,可他又不容她抗拒,两人的脸贴的那么近,眼里只有彼此。    两人呼吸与共。    气氛越来越暧昧,唐晚的脸越来越烫,甚至唐秋山因为身体缘故而略微苍白的脸色都有了一丝丝的红晕。    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幕,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    可唐晚慢慢的红了眼睛,紧紧咬着被唐秋山吻得发肿的唇瓣,她已经不是那么小的姑娘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她知道意味着什么。    “你……”    眼看着她的眼睛泪花闪烁,唐秋山冰凉的手掌还贴在她的腰侧,她红着眼睛看他,那双眸子清澈如旧,仿佛能包容下所有的罪恶。    她才十五……    唐秋山懊恼自己的一时冲动,抽出捧着她脸的手,慢慢握紧了拳头。    唐晚的脸越来越红,身子越来越烫。    后来,她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昏迷之前的那一声对不起,好像很遥远,又好像很近,就像贴着她的心脏。    唐晚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秦恒进来再给她量了一次体温,确定她没事后才说:“你昨晚高烧四十度,吓死我了。”    原来是发烧了。    唐晚动了动干裂的唇,环视了房间一眼,而后哑着声音问:“哥哥呢?”    “在这守了你一晚上,刚刚才走,九点的飞机,这会儿应该已经出发了吧。”秦恒一边甩着体温计一边说。    秦恒从来没见过唐秋山这样,自己的身体不好还敢这么折腾。    这一夜下来,他不断给唐晚侧体温,用温毛巾给她降温,二十几年被伺候惯的人,也难为他了。    出差?    唐晚愣了一下,“去哪了?”    “去法国,好像是关于葡萄酒出口贸易的事情,大概得去两个月吧。”    “法国……两个月。”唐晚喃喃的重复着。    她来唐庄这几年,唐秋山从来就没有出过差,就算是国内也不需要他亲自出面,这会儿跑去法国,还是两个月。    昏迷之前的那一句对不起,她知道不是自己的幻觉。    唐晚想不明白,最后索性就不想了,高烧退了,头还晕着。    她呆愣愣的躺着,下人端了稀粥上来,说是唐秋山让人准备的。    唐晚一听到连忙爬了起来,“哥哥他出发了吗?”    下人点点头,“嗯,刚刚上车。”    唐晚朝着窗户的方向看过去,这里只能看见西苑的位置,却不能看见唐庄的大门,远处还有青山蓝天,天气这么好,可是她的心情却糟糕透了。    他,走了吗?    她有些不知所措,转身的时候却看到了床头柜上的一盒千层糕。    千层糕她只吃叶城一家老字号的,那个地方不好找,翻来覆去却在城中偏僻的一条小巷子里,味道正宗,口感又十分好,而床头柜上的那一盒正是那家店的。    唐晚看着那一盒千层糕发呆,秦恒也瞧见了,走过来就说:“你上半夜的时候烧的糊涂,嘴里嚷嚷着要吃千层糕,他就让我先照顾你,自己开车出去买了。”    其实大多数的时候,秦恒算得上是唐秋山的朋友,什么话他都比江由敢说。    唐晚眼眶红红的,少女的眸子莹莹发亮,她咬咬唇,忽然问秦恒:“哥哥他临走之前有说什么吗?”    秦恒将医药箱的盖子阖上,微微抬起下巴想了想,“也没说什么……”    末了他又添上一句:“就让你好好吃饭,说你太瘦。”    唐晚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就这些?”    秦恒好笑的看着她:“你想听到什么?”    秦恒不怀好意的笑看的唐晚脸色一红,少女心事藏不住,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眼看着他笑个不停,唐晚抄起床上的枕头就丢过去:    “我是病人!你欺负我,等哥哥回来,我让他收拾你!”    秦恒接住枕头,在手里垫了垫,“哪有这么有力气的病人……好啦,你喝点粥睡一觉,感冒就该多睡。”    秦恒走后,唐晚一手抱着那盒千层糕却舍不得吃,另一只手慢悠悠的喝着粥。    身旁的下人忍不住提醒她:    “小姐,粥从你的嘴角流出来了。”    “啊——”    唐晚惊得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两声。    飞机上。    唐秋山目光清冷的看着外面翻涌的云层,脑海里不知不觉就想到昨晚在书房内的一幕,修长如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