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87章 秋山遇晚七
    暑假后,唐秋山到了晚上也没见到唐晚,问了方伯才知道她去参加暑期夏令营。    唐秋山回到房间后,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被下人收拾干净了,好像一切都恢复了原样,可隐约又让人觉得不自在。    一直等到半个月她才回来。    那一天,唐晚在车站下了车,其他同学都陆续被家人接走了。    车站外面顿时停了许多豪车,吸引了一群围观的吃瓜群众。    唐晚站在原地观望了很久也没看见唐家的人,方伯明明知道她是今天回来的,应该早早就派了车过来的才对。    就在她心情郁闷的时候,有人靠近她身边。    “唐晚,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唐晚回头一看,原来是几年前被她打断鼻梁骨的杜家少爷,杜凯。    想到他能以德报怨,唐晚感到很意外的,不过她还是微微抬眼看他,摇摇头,“我家人会来接我的。”    就在这时候,一道浑厚的嗓音传来:    “小姐,回家了。”    唐晚惊得抬眼看过去,来的人是陈义,是唐庄保镖的领头人。    杜凯一看对方西装袖子上的标志,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却只将唐晚当作是唐家某一分支的小姐。    陈义接过行李箱就带着唐晚往外走,越靠近车子她就越兴奋,终于忍不住问他:“哥哥也来了吗?”    陈义是跟随在唐秋山身边的人,只要唐秋山在的地方,他都在。    问完之后已经走到车旁了,唐晚看不到里面,直到陈义开了车门,她才一眼看见坐在里面的眉目清冷的男人。    唐晚钻进车里的时候,一边抿嘴偷笑,后来实在忍不住,爱笑不笑的说:“哥哥,这是你第一次接我呢,好开心啊。”    她是真的开心,眉眼都含着笑。    连唐秋山的眉眼也渐渐舒展开,却是将视线落在不远处那个一直盯着这辆车的少年身上。    “呼,好累——”唐晚甩掉书包整个人都瘫在座椅上。    司机开车很稳,匀速的在公路上行驶。    忽然唐晚想起了什么事,又扑到对面将书包拿过来,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儿才翻出一个小盒子,笑眯眯的说:    “哥哥,我有礼物要送你。”    她丢开书包后急着要将东西给唐秋山,起身的时候不料被自己的脚绊了一下,整个人都往唐秋山身上扑过去。    唐秋山目光一沉眼明手快的接住她。    两人身体相贴,隐隐有热风吹来。    而他的唇瓣意外的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明显感觉到她身子的僵硬,唐秋山的目光越发幽深,扶在她腰肢上的手也慢慢收紧了,冰凉的掌心隔着校服的衬衣紧贴着她。    明明他的掌心冰凉,可唐晚觉得有些热,挣了一下唐秋山就将她放开。    她抓着盒子坐到旁边,一定是因为车里的空调温度不够低的缘故。    唐秋山目光幽深的看着她白皙的脸上染上的一抹绯红,而后将视线落在她手里拿着的盒子上,清冷的问她:“是什么?”    “喏。”唐晚将盒子递过去,在唐秋山拆开盒子的时候红着脸说:“这次夏令营我学了木雕,我手笨可能雕的不好看,不过哥哥你可不许嫌弃哦。”    唐秋山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而后将盒子的盖子掀开,盒子中间果然放着一个动物形状的木雕。    他将动物拿在手上,很小巧,只有掌心这么大。    “小狗?”    唐晚窘迫的涨红了脸,“是兔子!”    午后的阳光都被车窗过滤了很多,只余下浅浅的光线透进来,唐晚昏昏欲睡,眼看着就要倒下,唐秋山顺势揽着她的肩膀,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    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动了动身子选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将脸贴在他的怀里。    唐秋山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另一只手还在把玩着那只“兔子”。    江由坐在副驾驶座上,回头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唐秋山一个眼神看了过去,他立马会意转回身去。    晚上唐晚裹着浴袍踩着拖鞋慢悠悠的走,而后舒舒服服的躺倒在床上——    “呼——还是家里舒服啊!”    就在她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房门外传来了几道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还会过来?    唐晚连忙翻身起床,小跑过去开门,却在看见门外的人时,愣了一下。    “江由?”    江由将手里的一瓶药递给她,指了指她裸露在外的小腿,“这是少爷让我送过来的,涂在蚊虫叮咬的地方包上。是秦大夫的药,效果比外面的好,也更安全。”    他不说倒还好,一说到蚊虫叮咬,唐晚身上那几个肿的包又开始瘙痒了。    一定是吃晚饭的时候被他看见了。    夏令营的地方环境虽然不错,但她耐不住跟着其他同学跑到山里的林子摘果子,结果手脚被叮的到处都是。    老师给他们买了药膏,可是山里的蚊子毒,几乎都没什么特别大的效果。    唐晚欣喜的接过药膏,却将江由叫住:“哥哥睡了吗?”    江由摇摇头,微微笑了一下:“还没,少爷这会儿刚从书房回去。”    “哦,那你快点回去吧。”唐晚催了他一声,而后关上房门。    她关上门后身子靠着门,手里还拿着药膏,装药膏的是小小的玻璃瓶,里面乳白色的膏体冰冰凉凉的透过玻璃。    唐晚盯着瓶子看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