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86章 秋山遇晚六
    最初的那几年,唐秋山的确一直将唐晚当成一个孩子,一个令他头痛的孩子,也是唯一能给他温暖的孩子。    可是后来,连他自己都不记得,那个小丫头是怎么一点一点的渗透到他的心里,从此像她的性格一样在他心里扎根,简直就是无赖。    十三岁之后她和他渐渐熟络,会缠着他睡在他的房间,她没什么心思只因为胆子小,遇到雷雨天气更是缠着他不放。    可后来唐秋山觉得不妥,偷偷让人将床换成了硬板床,她睡不习惯自然就回去了。    她很少哭,除了偶尔为了博取他的同情故意挤出的眼泪之外,她几乎都没哭过。    可是那一夜,她哭的很凶,哭到眼睛红肿,哭到连他都心软了。    他的房间没有人敢随意进出,偏偏就是她不管不顾,深夜了还往他房里跑,哭哭啼啼的撞开门,扑进他的怀里。    这个时候唐晚已经十五岁了,个子长高了不少,已经到他的胸口位置。    她紧紧抓着唐秋山腰侧的衣服,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一样,一边啜泣一边说害怕。    唐秋山因为她的哭声怔愣了一下,再悄悄将刚刚因为要睡觉而解开的衬衣扣子系上,而后耐心的询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许是因为心软,连语气都比平时轻柔了不少。    她很少哭,不哭则已,一哭到底。    唐秋山也不急,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只一下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然而唐晚越哭越凶,像是要发泄什么,可是又害怕,身子颤抖得厉害。    眼看着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唐秋山的手掌箍在她的腰肢上,而后空出一只手给她擦眼泪,哄着她:    “有什么事就说,哭有什么用。”    唐晚急得直跺脚,趴在唐秋山的胸前,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手掌下的身段越发玲珑有致,唐秋山是前段时间才意识到,当初那个闯天入地的假小子已经长成了少女。    所以,才不能继续将她留在他的房里睡。    她还小什么都不懂,可他是哥哥,也是男人,该有分寸的人是他。    唐晚连看都不敢看唐秋山,只是闷着声音说。    直到她说出那几个字,唐秋山的耳朵慢慢红了起来。    原来,是因为那件事哭。    因为害怕,不知所措而哭。    这也是唐秋山第一次领略到一个女人到底有多能哭。    可他是男人,他从来没养过女人,也没有女人,对那些事情并不了解。    后来,他命人将江由的妻子请过来。    陈婉柔还没到,唐秋山垂眸看着在自己怀里昏昏欲睡的唐晚,前一秒还哭的撕心裂肺,这会儿倒是没心没肺的睡了起来。    唐秋山有些无奈的叹气,最后将她拦腰抱起来,亲自送回偏阁。    却在他刚刚抱起来的一瞬间,唐晚猛地睁开眼睛尖叫了一声,“啊……怎么办——”    同一时刻,唐秋山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衬衣被一道温热渗透而入。    他微微抿了一下唇瓣,而后将唐晚放下来,一低头就看见自己的衬衣被染了一片红。    唐晚的脸瞬间窘迫到涨红,不知所措的抓着睡裙的边缘,眼看着她又要哭了,唐秋山才哑着声音说:“没关系,换了就好。”    后来,唐秋山让人给唐晚送一套干净的睡衣过来,而唐晚站在原地不敢转身也不敢走动。    直到唐秋山去了浴室,她才敢悄悄挪动,只是脸上的红晕始终未有消失。    耳边是浴室里传来的水流声,唐晚的心脏仿佛贴着水流,一声声的砸在地上,听见开门声,她的心又突然跳到了半空中悬着,紧接着就看见唐秋山穿着睡袍出来。    一眼就看到脸色绯红贴在与墙壁还有一个拳头距离的唐晚。    唐晚与他四目相对之后,猛地低下头就是不敢看他。    从唐秋山的角度只能看见她低垂的如画的眉眼和小巧的鼻尖,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而后说出去看看陈婉柔到了没有。    他出去后将门关上,唐晚这才松了一口气,可还是觉得十分窘迫。    陈婉柔到了之后,唐秋山催着她进去。    此时已经名震周边省市的唐家掌舵人,却被一个少女的月事难住了,只能站在门外。    不知道陈婉柔说了什么,唐秋山在门外听见唐晚一声惊呼,而后声音戛然而止,似乎怕被人听见似的。    唐秋山微微勾起唇角,无奈的摇摇头。    不知过了多久人才出来,唐秋山命人将陈婉柔送回去。    进到房间后,唐晚已经换上干净的睡衣,长袖长裤的靠坐在美人榻上,已经过了十二点,她歪歪斜斜的靠着,已经睡着了。    到了半夜的时候唐秋山听到一阵声响,支起身子开了灯,才看见裹着毯子的唐晚从美人靠上摔了下去,也亏得她睡得沉,这么摔也不醒。    后来,唐秋山没办法,外面更深露重送她回去又不现实,只好将她抱到床上。    可是人会长大,一些习惯怎么都改变不了。    开了灯站在床边,一张大床,偏偏被唐晚占据了三分之二,唐秋山忍着揉了揉眉心,弯身将她的身子又往里推了推。    可是那像八爪鱼一样的四肢,让唐秋山再次醒来。    最后唐秋山索性将她抱在怀里,束缚着她的手脚,这才能安安稳稳的睡。    也许是折腾了一夜,也许是白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