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83章 秋山遇晚三
    在孤儿院大门摔了一跤伤了膝盖,许晚好几天都不能走路。    那些取笑她做白日梦的孩子更是肆无忌惮。    到底都是孩子,谁都不知道谁的苦。    许晚受伤只能在宿舍里,她变得不爱说话,也不跟那些人争辩,她越来越安静,安静到几乎透明。    只有到夜里没有人看清她的脸之后,她才会将自己缩进被窝里,咬着被子哭。    妈妈是真的不会来了。    哭着哭着就累了,连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一直到膝盖的伤好了,已经又过去了好久。    她已经不会再去孤儿院的铁门眼巴巴的望着,也不会一次次的跑到院长办公室问院长,下雨的时候她就跑,冷的时候她就穿衣服,饿了就吃饭,没有人能帮她。    因为她知道。    妈妈不会来了。    而她自己,是孤儿。    这一天所有的孩子都聚集在食堂吃午饭,院长带了人进来,站在门口看了很久才看到许晚。    许晚被院长带到会客室,里面有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院长的态度是她从来没见过的恭敬。    对,是恭敬。    许晚一愣愣的被面前的几个大男人盯着看,他们手里还拿着相片,好像就是她的相片,对照了几眼而后微笑的和院长说了什么。    院长一个劲的说哪里哪里。    直到许晚被带上车,她依然处于茫然的状态。    等到车子发动,她才反应过来,扒着车门,小腿乱蹬。    “许小姐,我们是带你回家。”    回家……    “是妈妈叫你们来接我的吗?”她转头朝着身边的黑衣人问,小心脏跳的奇快。    可是那些人不再回答她的话。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许晚在车上睡了很久,期间他们还带着她去吃饭,而后又继续上路。    不管她问什么,那三个人都是一声不吭。    后面她索性就靠在角落,眼睛紧紧盯着他们黑色的西装袖子上,那个暗金色的火苗的标志。    许晚以前没坐过这么久的车,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不久后就睡着了。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车子正行驶在一条盘山公路上。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位子上爬起来,她攀在车窗边缘,看着外面绿茵缭绕,还能听见鸟叫声。    “这是什么地方?”刚醒来的声音软萌萌的。    “唐庄。”    一路保持沉默的黑衣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唐庄?    许晚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个时候车子转了一个弯,停在了一栋老宅子前面。    原本她只想看看身旁的黑衣人,可是一回头就看见一栋古香古色的房子,就好像平地而起的琼楼玉宇,在接近山顶的半山腰熠熠生辉。    红砖灰瓦,亭台楼阁,背面是整座大山,气势恢宏。    耳边只听见外面的人朝里面喊了一声:“江管事。”    随后,许晚身边的江由嗯了一声,又看了看许晚身上有些脏兮兮的衣服,对外边的人说:“先给许小姐换套衣服。”    许晚却突然靠近他,她虽然瘦弱,可那张小脸粉雕玉琢,个子却是小小的,像是七八岁孩童。    她睁着大眼睛,问:    “我妈妈在这里吗?”    江由摇摇头,“这里没有你的家人,但这以后就是你的家了。”    许晚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只好乖乖的跟着人下来,像是一只温顺的绵羊一样被人牵着手。    和江由调查的在孤儿院常跟人打架的形象完全不同。    可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许晚是先被人领到前厅,而后又叫人将方伯叫来。许晚在前厅等了很久,她安安静静的观察这座房子。    因为是一座老宅,光线显得不那么亮,四方院,回廊的每一个角落都透着陈年的味道。    又无端生出几分神秘。    这样安静肃穆,就好像她走在里面都成了一种犯罪。    方伯一看见她就笑眯眯的牵着她,让人带她去换衣服。    许晚被换上一套漂亮的洋装,她站在镜子面前,一头软软的齐耳短发显得不伦不类,不过彼时的她并不在意这些。    拉了拉裙子,站在镜子面前看了看,而后又笑了。    在外面等着的方伯直夸她漂亮。    “方伯,我们要去哪里?”许晚被方伯牵着一直沿着一条长廊走,可是越走,她心里就越害怕。    方伯也没停下来,牵着她继续往前走,“去见少爷,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    很重要的人……    小小的许晚心里只知道爸爸妈妈对她来说是重要的人。    爸爸出事那一天,她并不在现场,她从小就被许家保护的太好,以至于到了葬礼那一天她才后知后觉。    那些人跟她说,她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了,叫她不要连累了其他人。    很快方伯牵着她站在一个别院外面,对守在门口的黑衣人说了两句之后带着许晚走进去。    他轻轻敲了敲门,屋里才传来一道清冷年轻的声音:“进来。”    许晚抿着唇瞪着大眼睛朝里面看,一眼就看到那个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    男人眉眼如墨,手边还拿着一串玛瑙,窗外有光透进来,汇聚在每一颗玛瑙的顶点上,那样密集的光都不及他耀眼。    真好看。    这是许晚小小的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