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82章 秋山遇晚二
    说起许靖海,唐秋山是见过几次的。只因为许靖海是在临市,加上两家各自繁忙于家族事业,见面的机会不多。    印象里还算是个慈眉善目的人。    说到两家的交情,确实不错。    至于方伯说的,许靖海的女儿是自己的未婚妻。    唐秋山也只是眸色微沉,“什么时候的事情?”    方伯说:“是先生在世的时候和许先生私自订下的,先生原打算等少爷二十岁之后再提起此事,没想到……”    一把年纪的方伯说着都红了眼眶,他跟着唐家祖孙三辈,兢兢业业,一生都在唐庄,早就超过了主仆情谊。    唐秋山低低咳了几声,就不再说话。    方伯拿不定主意,如果唐秋山不发话他也不好派人出去将人接回来,站在原地不动,直到唐秋山将手里的文件翻页,他才见缝插针:    “少爷,您看那位许小姐要什么时候接回来?”    唐秋山的手顿了一下,而后拿起桌上的钢笔在文件末尾签下自己的名字,将文件丢在桌上,起身就拿过架子上的外套,越过方伯,说:    “这件事,再说吧。”    “这……”方伯有些为难的站在原地,可唐秋山已经走了。    到了深夜,一辆黑漆漆的轿车从山脚上来,车灯明晃晃的落在庄园的大门。    像是一双眼睛,却只能窥探到这座深宅大院的一个角落而已。    江由从副驾驶座上下来,走到后面给唐秋山开车门。    唐秋山将手里的一份文件交到他手里,“明天早上传真一份到洛城的城南码头,唐家的出口贸易以后就交给雷家。”    彼时的江由才刚在唐秋山身边不久,对雷家也不算了解,只知道是洛城黑道的龙头老大,是捞偏门的主儿,但在明面上也做一些光鲜的生意。    虽然雷家不是什么干净人家,但除此之外能与唐家合作的恐怕就只有雷家了。    江由领了文件就退下去了。    唐秋山走到大厅的时候才听见里面的吵闹声,哭声摔东西的声音一连串的过来,从旁边经过的下人惊得一阵阵。    听见熟悉的声音唐秋山脚步顿时就加快,这时方伯从里面气喘吁吁的跑出来,正好看见唐秋山,就像是看见救星一样。    “少爷,你可回来了,老太爷又发病了。”    唐秋山一边疾步走,一边问:“现在怎么样,控制住了吗?”    方伯擦着冷汗,一双饱经风霜的眸子通红通红。    “秦医生已经给老太爷打了针,但是老太爷这阵子身子不大好,秦医生只敢下剂量小的,现在还在哭着喊着要见先生和夫人呢。”    说完话已经到西苑大门了。    房间里,下人正在秦恒的指挥下将唐老太爷扶到太师椅上。    才二十岁的年轻人,也是忙的满头大汗。    听见脚步声,他回头看了一眼,而后朝旁边退了两步,让唐秋山过去,一边说:“老太爷已经稳定一些了,你陪他说说话。”    唐秋山的脚步顿了一下,抬手让屋里的人全都退出去。    最后面的人将房门关上。    唐秋山走到开关旁边,开了一盏暖一点的灯光,将头顶最亮最刺眼的灯关了。    唐老太爷靠在太师椅上,他穿着旧式的唐装,从前他的身体硬朗,人也比现在胖了不少,唐氏夫妇的那一场意外,直接将他所有的坚强都粉碎了。    如今,精神恍惚,时好时坏。    人也瘦了很多。    唐秋山慢慢走到唐老太爷身边,手握那么多权力的唐少蹲了下来。    在家里,他只是孙儿。    老人目光涣散连焦距都没有,随意的落在地板上,走廊外面的灯透过窗棂,在地上投下一块光斑,淡淡的一圈,好像指引着什么。    在外奔波了一天的他唐秋山也不显得多疲倦,那双如墨的眸子坚定如常的看着老人,慢慢的握住他的手。    “爷爷。”    老人恍恍惚惚,也许是唐秋山的掌心太凉,他才垂眸看了一眼,眼睛里还闪着泪花,脸颊上还有未干涸的痕迹。    唐秋山拿出手帕,一点一点的给老人擦泪,“爷爷……唐家现在内忧外患,有很多事情我分身乏术,但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查出真凶。”    唐老太爷还在低泣,两只眼睛一直盯着唐秋山看,看着看着他忽然就反握住他的手。    “景川啊,你别太严厉了,小山他还小,身体又不好你不要什么都逼他,他什么都不说,却是那群孩子里最刻苦的,别逼他。”    这已经不是爷爷第一次将他认错为父亲了。    他也不纠正,点了点头,“好。”    终于安抚了老人去睡觉,临走之前,唐秋山对门外守着的人叮嘱了几句之后就回了东苑。    回去东苑的路上要经过一条长廊,这条路很长,唐秋山走得慢,微微抬眼就能看见廊下的梁。    叶城这样的老宅用的大多是榆木做房梁,寓意也好,像唐庄这样的倒是不多。    记得父亲曾经说过唐庄这条廊做梁的木头不好,黄梨木,旨意黄粱一梦,听着到底有些荒凉,本想重新整修一番,后来被母亲拦了下来。    母亲说,哪有那么多的讲究,就算是黄粱一梦,一家人也总是能在一起。    眼里仿佛还留着当时的一幕,可惜风来的太快,迷了唐秋山的眼睛。    廊下点着柱灯,绵延一片过去,明明灯火璀璨,可这一路过去,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