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80章 正文完
    虽然入了秋,可天气还是有些热。尤其是到了下午两点的时候,更是燥热难耐。    秦恒站在东苑的榕树下乘凉,百年的老榕树了,茂密的树叶连阳光都透不进来。    地面凸起的一条条根系蜿蜒盘根交错。    秦恒抽着烟低头若有所思的看着脚下的树根,脚踩在上面才觉得有些踏实。    过了一会儿,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回头看了一眼,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烟盒递了过去,“抽一根?”    江由有些眼馋,看了看,却摆手说:“老婆不让。”    秦恒爱笑不笑的看他,而后朝着屋子看了一眼,“唐先生都醒来了,这么大的好事,抽一根吧。”    江由四下看了看,才拿过一根,借了秦恒的烟头上的火。    烟雾缭绕的时候,江由半眯着眼睛,脑海里总是要想起一个星期以前唐晚大出血的事情,至今还后背发凉。    好在最后血止住了,人也救过来了。    那一场意外,好像将所有人的情绪都装进去,非要歇斯底里,一阵清洗后才如释重负。    唐先生和夫人之间,这些年太辛苦了。    两个大男人靠在树下,安静了好一会儿,秦恒才开口:“你以前的烟瘾比我还大,也没有这么听老婆话。”    江由吐了一口烟,“秦大夫,你不懂。男人一旦有了家庭就什么都不同了。    更何况我老婆为了这个家操碎了心,我要是连她的话都不听,她会没有成就感的,她带孩子辛苦,我哪能再委屈了她。”    秦恒点了点烟灰,茶色的瞳仁隐隐透着光,“我的确不懂。”    他不懂这些人,为什么能为了家庭,为了爱情什么都不顾。    江由这样的不多,但也不算稀奇,那唐秋山呢?    秦恒这三十几年看的太多,也从没见过像唐秋山和唐晚这样的,明明中间隔着才血海深仇,两人也因爱恨互相折磨了这么多年。    可到底是命运太捉弄,这么多年的弯总算绕回来了。    到最后,生死一线,他们才是彼此最大的力量。    唐晚能从那次大出血中被救回来,谁能说不是因为唐秋山醒来呢?    这些情爱,他当真是看不懂。    ……    唐秋山昏迷了将近九个月,醒来后腿脚暂时活动不开,只能借着轮椅。    不过十天半个月后,就能正常行走。    身子也在秦恒的调理下完全康复。    一转眼,叶城就入了冬。    唐唐上幼儿园,院长和老师都知道他的身份,但唐家又吩咐过不准太过明目张胆。    所以放了学都是暗中派人小心翼翼的护送,到了门口,门外停了一辆黑漆漆的轿车。    这是私立的幼儿园,就算有钱都不见得能进来,能停在门外的八成都是叶城里有头有脸不敢得罪的人物。    却是唐唐一眼就看见轿车后坐里的男人,高兴的喊了一声爸爸。    旁边暗中护送他的人都惊得直冒冷汗,连大声呼气都不敢,更不敢直视那辆车。    唐唐上车后,唐秋山将他的书包拿下放在一旁,然而亲手给他系上儿童座椅的安全带。    唐唐心里开心,孩子到底还小,心思总藏不住,那张笑眯眯的小脸落在唐秋山的眼底。    唐秋山总觉得这张笑脸眼熟,像他像她。    他心尖软软的,问唐唐:“喜欢爸爸来接你?”    唐唐点了点头,后来似乎觉得这种程度还不够,又接着说:“喜欢!”    唐秋山摸了摸他的头发,而后吩咐司机开车。    车上,唐唐安安静静的坐着,父子俩人话都不多。    途经一条老街道的时候,唐秋山让司机将车子停在一条巷子外。    唐唐有些疑惑,如墨的眸子盯着唐秋山看,“爸爸,我们要去哪?”    唐秋山只让他在车上等等,随后,他就带着一个保镖下车。    巷子中间的那家老店还在,只不过当年做千层糕的老师傅不在了,如今这家店是他的孙子经营。    年轻人时尚潮流,却守着这家老店,维持着原本的样貌,古香古色。    远远闻着,就连千层糕的味道都是一样。    一脉相承,说的大抵就是这样。    唐秋山过去的时候,店里正放着最流行的音乐,傍晚的阳光从侧门穿透进去,橙黄色的光像裹着一层岁月的痕迹。    店里有些东西在变,可有些东西从未变过。    年轻人明显感觉到身后有阴影,他回头看了一眼,连忙将音乐关了,顿时变得好像有些不知所措,反应过来才问:    “先生是来买千层糕的吗?”    唐秋山点了点头,“麻烦装两盒。”    年轻人一笑,咧开一口的大白牙。    他将唐秋山要的千层糕包好,递了过去:“先生,您的。”    就在唐秋山要保镖付钱的时候,年轻人摆摆手,说:“先生的钱我不敢收。”    见对方疑惑,年轻人连忙解释道:    “我爷爷是秋天过世的,他在的时候常念叨一位小姑娘,说那位小姑娘是他最忠实的粉丝,最喜欢他做的千层糕。    可是这几年他一直都没再见到那位姑娘,说是如果她再来买千层糕,一定不收她的钱。”    唐秋山提着千层糕,忽然想起那些年唐晚总要来这里买千层糕,他陪她来过几次,每次都见她和店里的老人很熟络的样子。    老人大抵也能猜出她身份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