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79章 大出血
    唐晚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她转头看了看身旁始终闭着眼睛的唐秋山,这么近却像是隔着千上万水,她明明触摸到他,可又像触摸不到。    这样虚幻的感觉,让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发凉。    唐晚红着眼睛,眼神没有移动,像是生怕错过了什么,就这么一直看着。    那么多的日夜,他都是这样看着她,从孩提到成年,她却不知。    昨晚,她看完所有日记,就在他身旁睡下了。    将他的手一直覆在小腹之上,肚子里的孩子竟然一夜都不怎么闹腾,只是偶尔动了动,并不影响她的睡眠。    这已经是很久没有过的好睡眠了。    也许,孩子也能感受到爸爸。    也许,唐秋山是有意识的,他在心疼。    唐晚打开门,却看见江由守在门外的柱子下。    他看上很着急,这样的天气,额头还隐隐冒着细汗。    一看见唐晚,喊了一声夫人就走过来。    唐晚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还没出声,他就先开口了:“夫人,您母亲今天清晨咬伤了医院两名护工,情绪波动很大。”    江由是一大早就过来的,只是唐晚屋里没有动静,这些天唐晚的休息总是不好,她不说,但庄园里的人都看出来了。    她难得能多睡一会儿,江由不忍心打扰。    听见他的禀报,唐晚神情立马就凝重起来,母亲病情反反复复,连人都不认识,这样咬伤人的事情今年已经发生过好几起了。    她沉着声音说:“立马备车。”    好在,精神病院距离唐庄并不是很远。    被沈清如咬伤的两名护工已经被送去上药了,病房外守着三名唐家的保镖,是沈清如入院的时候,唐秋山安排的人。    江由问过医生,说是已经给沈清如打了镇静剂,这会儿不会再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他才敢让唐晚进去。    沈清如被人用麻绳绑在床头。    窗帘是白色的,上面有镂空的小花,昨天下了大半天的雨,今天的阳光显得特别清亮,透过窗帘,落了一地的细小花纹。    一直延伸到沈清如的脚下,随着风慢慢浮动。    也许是药物开始起反应了,她浑身无力的靠着,听见开门声也不转头看一眼,空洞的眼神不知道在看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看。    房间一看就是经历过一番斗争的,椅子倒在地上,鞋子一脚被踢到桌边,另外一只不知道被踢到什么地方,被子的一脚已经滑到地上,地上还有沈清如的外套。    好在病房里的东西不多,就算再乱也有下脚的地方。    江由过来将椅子扶起来,让唐晚坐下。    唐晚看了看床头的沈清如,没有坐下而是脚步慢慢的走过去,江由很担心,出声拦住了她:    “夫人,您还是别过去,万一她又……”    唐晚回头看着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声说:“没事的,我有分寸。”    江由只好小心翼翼的在她身后护着。    沈清如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的脚上,那上面有窗帘透过来的花纹,她摇着头嘴里碎碎念着一些不成句的话。    直到唐晚坐在她身边她才慢悠悠的抬头。    她看了看唐晚,那表情似乎并没有深究面前的人是谁,随后又抬眼看了看唐晚身后的江由。    就是这一眼,她忽然害怕的蜷缩在墙角,哭喊着:“我没钱,我没钱了,我真没钱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她嘴里还在骂着一个姓颜的人的名字,只是唐晚没听清楚,不过大概也能猜到,应该是颜如欢的生父。    想到沈清如曾被颜如欢的父亲折磨,唐晚纵使恨了她这么久,可如今……    她身边重要的人已经不多了,该恨的也就让它过去吧。    她伸手顺了顺沈清如的头发,声音低低的哄着:“没事了,坏人已经不在了,别怕。”    唐晚哄了好一会儿,沈清如才肯抬起头,顺着唐晚的手趴在她的肩膀上,却在看见江由的时候又缩了起来,哭哭啼啼。    江由面无表情的站着,唐晚无奈的回头让他后退几步。    这才让沈清如安静下来。    看着她的手被五花大绑,唐晚于心不忍,终究还是替她解开。    已经安静下来的沈清如忽然又缩了一下,双手死死的按住枕头,像是捍卫自己的领土一样,神情戒备的看着唐晚和江由。    “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来偷我的东西!”    唐晚安抚她:“没有,我们……我们只是来看看你,并没有要偷你的东西。”    沈清如狐疑的看着他们,而后将枕头移开。    枕头下竟堆了一层又一层厚厚的卫生纸。    沈清如将那些纸捧在手心里,像是呵护珍宝一样的看着,回头看了唐晚一眼,忽然笑着看手里的卫生纸,说:    “我的晚晚最喜欢吃千层糕了,这些都是她的,你们谁都不许偷!”    唐晚忽然鼻尖一酸,呼吸颤抖红着眼睛看那些被沈清如当作是千层糕的卫生纸。    原来,她还记得……    “那……你的晚晚呢?”一出声,唐晚才知道自己哽咽的厉害。    后来忍不住,侧脸擦了一下眼泪。    沈清如望向窗外,她忽然皱起眉头,从床上下来,江由担心她做出什么举动,立马上前护住唐晚,唐晚却对他摇摇头。    沈清如拉开窗帘,看着外面,过了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