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78章 唐秋山的日记
    要离开灵言寺的时候,九里留下唐晚,随后到侧屋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她。    九里的声音有些飘渺,淡淡的说:“这是唐先生六年前留在这里的,那一天他似乎有什么急事,忘记将这个盒子带走。    后来,我让人问,唐先生只说不要了,让我烧毁。可我总觉得还是不烧的好,如今唐夫人来了,这东西还是物归原主。”    物归原主……    唐晚犹豫不决,终究还是将盒子接了过来,盒子不是很重,但有一种实质的沉甸甸的感觉,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    想起刚才九里说的话,唐晚拿捏不定的问:“你的意思是,这东西原是送给我的?”    这时候天已经很亮了,有阳光从树梢穿透下来,零零碎碎的照在地上,九里看着地上的光斑而后抬眼看唐晚,点了点头,说:    “唐先生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他几乎不信这些,可不知道为什么六年前忽然来这里祈愿,手里还拿着这个盒子,我冒犯的问了一句,唐先生只说是送给心里人。”    唐晚的心颤了颤,随后闷闷的疼,其实唐晚早就习惯这样的疼痛,这么多个月以来,这种感觉如影随形,随着唐秋山昏睡不醒的那一天起,从来没有离开过她。    拿着盒子的手蓦地收紧了,她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眼眶微微湿润。    她的呼吸慢慢,隔了好一会儿才问:“你还记得是六年前的哪一天吗?”    时隔这么久,谁还能记得那些陈年旧事。    九里是灵言寺的庙祝,每天都要接触不同的人,久而久之,对时间十分敏感,也记得当年的那一天。    他说:“七月十七。”    七月十七……    七月十七!    那是唐晚生日。    唐晚抓着盒子的手更紧了,原来,这可能就是唐秋山要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没想到,到了最后……    竟变成了那一场残忍血腥的掠夺。    现在回想起,唐晚只觉得惘然。    唐晚感谢九里之后,被人搀扶着走下阶梯。    临上车之前,唐晚扶着车门停下脚步,回身朝着灵言寺的台阶望了上去。    刚刚还在大门口站着冲她微笑的九里已经不见了。    回到唐庄之后,就开始下雨了。    临近秋天的叶城其实雨水不多,难得下了一场这么大的雨,周围就只剩下雨声。    唐家的事情如今随着唐晚的肚子越来越大,逐渐都交给江由代为打理。    唐晚捧着从城南带回来的木盒子,回到东苑。    她也不顾身上被雨水溅起的水花弄湿的裙角,一直朝着唐秋山的房间过去,转身将房门关上,才坐了下来。    “我今天去上香了,九里给了我一样东西,是你当年落下的。”    他依然没醒,唐晚忍了忍心尖上颤抖的疼痛,才将木盒子打开。    盒子放置的时间有些久了,九里保存的很好,外面的包装虽然老化了,可一点也没有因为受潮而变糊。    打开盒子后,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同心结,素雅的淡蓝色。    唐晚将同心结拿在手上,掌心里柔韧的质感,她捏了捏心碎的有些疼,连视线都模糊了。    盒子里还剩下一本牛皮的笔记本,笔记本很厚,外面绑了两层的松紧绳。    翻开第一页,那一行字,刺痛了唐晚的眼睛——    送给我的晚晚。    原来,是一本日记本。    第一个日期,唐晚想了很久也想不起来,直到读到中间的时候,她才想起来。    那是她听见唐秋山在书房咳嗽,她不顾其他人的阻拦硬闯进去的那一天。    x月x日:    那一天是方伯将她带到我的面前,那么瘦弱的一个孩子,留着短发一点都不像女孩。    我本是打算将她随意安置在唐庄,只等她长大成人的那一天,让她自己做选择,要去还是留,都随她。    不过我更希望她走,唐家,已经不是家了。    到秋天,咳嗽的次数越来越多。    今天的咳嗽比以往的每一次都严重,书房门外站着那么多人,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来。    听见开门声的时候,我的手边是一块砚台,我抓紧砚台正准备丢出去,那个小女孩却突然冒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对上她那双像湖水一样的眼睛,我竟放下了砚台。    生怕吓坏了她。    女孩的身后是吓破了胆子的下人,战战兢兢的对我说,少爷,我们这就将小姐拉出去。    可等我要开口的时候,那女孩却突然挣开下人的手跑到我跟前,我的手一直都很凉,可她的掌心却出奇的温暖。    她问我:哥哥,你很冷吗?    这么近的距离,算是我第一次仔仔细细的看她。    她长得很漂亮,不属于艳俗的那种美,是惊心动魄的,深入人心的美。    她……才十一岁不到。    站在门外的下人早就退出去了,她一直拉着我的手,小嘴不断的呵气试图给我温暖。    她的手真的很温暖,我一点都不舍得松开。    一直到她的手都凉了,我才将手抽出来,问她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她是许家的孩子。    她叫许晚,她说她叫许晚。    而我,却叫她唐晚。    她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姓什么,有些雀跃的拉着我的手,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的手又是温暖的。    是我忘不了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