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73章 生死多年
    唐晚安安静静的听着顾辰风说。    今天的变故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直到现在她的脸色还很不好,可是听顾辰风这么说,她脸上的愁容竟慢慢化开,微微笑了笑。    “我知道。”    她说她知道,知道这个世上最爱她的人是唐秋山。    其实,她从来都知道。    只是那些年,许家欠唐家的太多,就算强大如唐秋山在血海深仇面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那样深刻的爱,就有那样浓烈的恨。    现在,唐晚是明白的。    可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爱着男人的女人,这世间所有的深情都不及他说的恨让人刻骨铭心。    过去的五年里,她与其说是恨唐秋山的绝情,还不如说是心痛两人的过往。    时光荏苒,好在,他还在,她还在。    她眼底渐渐爬上了柔软的笑意,这是顾辰风之前从来没有在唐晚的脸上见过的。    那样的明媚,无所畏惧,是他给不了的。    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灰暗顿时就散开,烟消云散的一刻,他也像唐晚一样笑了,“放心吧,唐先生一定会好起来的。”    唐晚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后点了点头。    顾辰风深吸了一口气,释怀道:“我不是认输,唐先生是真正值得托付的人。”    这还是顾辰风第一次认可和敬重一个男人,他从来都是倨傲放荡不羁的那一个,这一次,却真正的要栽在唐秋山手上。    唐秋山决定要和顾家联手对抗雷家是在两个月之前,只是通过电话联系。唐秋山说的很简洁,只有简单说着计划的内容。    顾辰风在电话那头听着,越来越震惊,也越发的佩服唐秋山的睿智和从容,其实对抗雷家这件事上,顾家也只是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已,更多的还是唐家的力量。    而唐秋山要这么做的理由,是为了让唐晚将来无后顾之忧。    相比于唐秋山对唐晚无声的爱,他对唐晚的感情掺杂了更多的东西,数月前,他也曾想过要为了唐晚对抗雷家,可是他事后犹豫了。    接手顾家以后,他才认清自己的处境,他的顾虑慢慢多了,他做不到像唐秋山这样倾其所有。    也许,他的喜欢从一开始就不够纯粹吧。    这一次,是真正的释怀了。    看唐晚有些出神,顾辰风笑着推她,催道:“走吧,还要护送你们回唐庄呢,怎么,我好不容易来一次,难道你不该尽尽地主之谊吗?”    唐晚被他推着朝前走了一步,而后回头看他,好笑不笑的说:“行,回头就让人备好酒好菜招待你,需要给你准备几个美女作伴吗?”    顾辰风切了一声,“你介绍的美女,小爷看不上,我要找的女人一定要倾国倾城,比你还漂亮!”    他开始贫嘴,唐晚只觉得好笑。心跳的轻快,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的。    唐晚打开车门的时候,唐秋山已经睡着了。    他安安静静的靠在椅背上,呼吸浅浅,车厢里光线不够亮,他如墨的眉眼深刻又昭彰,就像他的人一样,深刻到叶城每个人的心里。    谁都说唐庄上的唐先生是只手遮天的主,谁都怕他,没有人拿他当普通人看,只觉得得罪了他就是天塌下来的大事。    其实在唐晚的心里,他就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也生气,会睡觉,会生病。    想到生病,唐晚的心瞬间又绷了起来。    她小心翼翼的将车门关好,转过头仔仔细细的看着唐秋山。    车厢里很安静,司机都不敢大声出气。唐晚看着唐秋山,心跳的很慢很慢,可每一下都痛得她呼吸颤抖,到后面喉咙像是梗了一根鱼刺,疼痛吞咽不下也取不出来。    他病态苍白的皮肤上附着了一层细小的汗珠,秦恒说这是解药在起反应的现象。    唐晚将他身上滑落的毯子拉好了一些,而后拿着手帕动作轻柔的给他擦汗,吩咐司机开车。    唐秋山却突然转醒了,黑暗里,他一手就抓着唐晚,仿佛做了一个噩梦紧紧攥着唐晚,而后才开始呼吸,“回来了。”    “嗯。”唐晚低着声音说,而后红着眼眶朝车窗外看了一眼。    果真,开始下雨了。    雨水密密麻麻的砸在车窗上,没有风的作用,只是划拉成一条条不规则的线条,云层被劈开,这会儿的光线才显得亮了一些。    唐秋山生性冷淡,极少会过问其他人的事情,就算是唐晚的妹妹,他也并不放在心上。    唐晚知道,所以就先开口,说是颜如欢的手术很成功现被秦恒转移回到唐庄照料。    闻言,唐秋山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唐唐这会儿应该已经回到唐庄,这几天委屈孩子了。”    “他是你儿子,这点事不委屈。”    唐唐比同龄的孩子懂事很多,从不过问父母分开的这今年,他才这么小,就能理解父母的不易。    车子穿过立交桥,唐秋山的脸色很疲倦,唐晚的眼眶越来越红。    她倾身揽过唐秋山的肩膀,让他的头枕在她的大腿上,唐秋山刚开口说自己不累,唐晚绷不住情绪,“秦恒都告诉我解药的事情了,你还想瞒着我。”    颤抖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从来都是这样,只要唐晚哭了,唐秋山就拿她没办法,心疼都来不及。他终究还是叹气,想要坐起来,“没事,别怕。”    却是唐晚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