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70章 陈年旧事
    随着秦恒的枪声落下,刚刚因为唐晚和雷之行举枪对峙而陷入死寂的礼堂顿时乱成一团。    唐家人迅速涌进礼堂,雷之行的人马顿时被包围,那些常年在黑暗里游走的人根本就不是唐家训练有素的保镖的对手,还没动手就已经缴械投降。    场面顿时就被唐家控制。    唐晚惊愕的看着这一系列的变化,一时之间连大脑都停止了思考,木讷的看着这一切,随即将目光放在秦恒手里的那把枪上。    他……    竟然朝着雷之行开了一枪!    他们不是兄弟吗,秦恒不是为了帮助雷之行出卖了唐秋山,出卖了她,还……    杀死了江由吗!    唐晚的思绪越来越乱,她甚至连反应都不能,只有泛着青白的手指紧紧抓着唐秋山的衣服。    唐秋山的手安抚似的在她腰背上拍了拍,而后他冰冰凉凉的手指顺着她的手臂,抓过她一直握在手上的那把枪。    手心都是汗,枪被拿走之后,唐晚才开始觉得五指痉挛一样的疼痛,刚刚她握得太紧了。    生死一线,那就是她和唐秋山的唯一。    而突然被夺走枪,唐晚有了片刻的失神,紧绷的神经一松懈,双腿都有点发软。    “晚晚,手放松。”唐秋山握着唐晚紧绷着的手,那因为痉挛而扭曲起来的力量除非她自己放松,谁都没办法。    唐晚呼吸越来越急促,每一次呼吸都能带来短暂的疼痛,就像一根刺梗在喉咙,吞咽不得。    听见唐秋山的声音她才慢慢转眼看着他,他就在身边就在她眼前,回想起刚刚的千钧一发,她心碎不已眼眶蓦地一红。    太好了,他没事。    她哽咽了好一会儿,可是到嘴边所有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唐秋山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知道她刚刚是紧张过头了。    “晚晚,抓着我的手,没事了,没事了,已经都过去了。”他一边哄着一边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里。    唐晚被唐秋山抱在怀里,礼堂里黑压压的都是人,都是雷家和唐家的人,那些倒戈的唐家分支的人眼看大势已去,昏倒的,面如死灰的跌在地上的人比比皆是。    可是这些人里,少了谁?    少了谁……    那个常年跟在唐秋山身侧的人,那个总是维护她的人。    他话多,可最衷心。    唐晚失魂落魄的抓着唐秋山,这两天一直梗在心里不敢在唐秋山面前提起的事情,到了这时候,她终于找到了突破口,颤抖的声音断断续续。    “江由他,江由……”    唐秋山看不见她的脸,冰凉的手指一路向上,从她的脸颊一直到她的眼尾,掌心下触摸到一片温热,他心一紧立即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江由没事,他现在在唐唐身边。”    没事……    唐晚不相信,湿润了眼眶:“可是雷之行说,秦恒朝江由开了一枪,江由必死无疑,怎么可能……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唐秋山的脸色苍白的不同往常,捂住嘴低低咳嗽了几声,“秦恒朝他开的是麻醉枪,只不过药效不同寻常,能造成假死现象。”    假死……    假死!    心里好像有一个答案在渐渐清晰,可是太混乱了,唐晚根本就没有时间理清,脑海里只有清晰的一条,江由没死!    而那边倒地的雷之行已经站起来了。    雷之行受了秦恒一枪,秦恒枪法好一枪就击中要害,却不会让他立刻死去。    而雷之行却咧着嘴笑得像是一头困兽,那汹涌下的力量骇人而又透着死亡的气息,唐晚看着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惊得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刚刚他是真的差一点就对着唐秋山开枪了!    要不是秦恒……    雷之行阴测测的笑着,因为正在失血的缘故,脸色变得很苍白,瘦骨嶙峋穿着黑色长衫的他犹如鬼魅一般,连着后退了几步撑在礼堂正中的台子上。    他捂住胸口,唇瓣剧烈颤抖着逼问秦恒:“你一直都在骗我!你居然骗我!”    秦恒看着距离他只有几步远的雷之行,看着他几乎病态的模样和那些年一样穿着黑色的长衫,就好像他还是当年那个他敬重的大哥。    他忽的冷冷的苦笑一声,眸子里闪着寒光,“是,从一开始我就在骗你,什么帮你夺得唐家,都是在骗你!雷之行,这是你的报应!”    雷之行虚弱的靠着,盛怒下那双琥珀色的蛇眼染上了一丝丝的血红,他森然的扫了唐秋山一眼,“唐秋山,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啊!”    唐秋山声线清冷:“只能怪你觊觎了原本就不该属于你的,不论是唐家还是晚晚,我不给你机会,你连碰都别想碰!”    雷之行盯着唐晚,那眼神可怕到极致,像是一道漩涡要将唐晚卷入其中,他一字一顿道:“从来就没有我得不到的!”    “痴心妄想。”唐秋山声音很低。    他的脸色很不好,比在囚牢的时候还要苍白,唐晚慢慢恢复神智,牵着他的手让他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他好受一点,只能紧紧抓牢他的手。    她努力维持冷静的状态,可心里总是隐约觉得不安。    这一幕落在雷之行的眼底,他红了眼而后又看向秦恒,再也不似之前的兄弟情深,怒吼道:    “你是雷家人,居然帮着外人对付我,为什么!”    秦恒握着枪的手都在颤抖,“为什么?这句话应该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