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68章 一份大礼
    唐晚的手僵硬的顿在半空中,随后就像是一道电流从脑海一直汇聚到指尖,痛得发颤,生死不能。    他怎么……    唐秋山如墨的眸子一点光亮都没有了,他平常看人的目光平静,几乎没有什么波澜,不动声色的,可现在却是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    一潭死水……    这四个字猝然从唐晚的脑海蹦出来,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阴冷潮湿的空气被吸进肺里快速的滚动一圈,疼到最后唐晚连呼吸都不能了,梗着一口气另一只手紧紧抓着唐秋山。    “你的眼睛……”    他怎么能!    唐秋山感觉到她的手在颤抖,冰凉的掌心裹着她的手,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就像这座根基深重的深宅大院,从未动摇过。    “你不是说过,从今往后要当我的眼睛吗?既然有了你,不要它们也罢。”    他说着的时候嘴角隐隐带着笑意,像是十分满足一样,多一分都装不下。就好像那双眼睛,真的可以不要。    其实对唐秋山而言,这三十多年他看的多,只要唐晚那一颦一笑在脑海里足够深刻,这就够了。    唐晚在雷之行他们面前一滴泪都没有,可现在却怎么都止不住。但她还是闪着泪光,明明痛到快要窒息,却还是佯装嗔怒道:“唐先生这是故意要赖上我了对吧。”    很快,就有人抬着炉子进来,唐晚下了命令让人抬进来的,雷之行的手下在心里都默认了她的身份,所以对她的话不敢不从。    “夫人,三爷说了让您不要待太久。”    手下的人故意提醒了唐晚一句。    然而,唐晚和唐秋山恍若未闻,对他置之不理。    和雷之行结婚的事情,唐晚压根就不想告诉唐秋山,那是雷之行一个人的事情,而对她来说只是一笔交易,一笔可以救出唐秋山的交易。    而唐秋山更是充耳不闻,嘴角依旧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炉子里还烧着火,火光恍惚将囚牢里的湿气一点一点的驱散。    原本阴冷潮湿的空气慢慢回暖。    可唐秋山的手一如既往的冰冷,任凭唐晚怎么捂都捂不热。    火苗的噼啪声里,唐秋山清冷的侧脸忽明忽暗,他紧握着唐晚的手,像是攥着一件心爱之物。    “晚晚,外面下雨了吗?”    他慢慢的抬手,手指触碰到唐晚被雨水沾湿的头发,那是她遇到秦恒后走得急,身后人跟不上她的脚步。    唐晚红着眼睛,低低的嗯了一声,心尖上的疼痛一连串的反应上来,疼得她连这个最简单的字都说不清楚。    唐秋山的手指从她的秀发一路向下,落在她冰凉的脸颊上,他慢慢的托起她的下巴,倾身覆了下来,准确无误的攫住唐晚柔软的芳唇。    他几乎是发了狠的啃啮着,直到两人口腔漫出血腥为止,他的气息不稳硬是坚持抵在她的额头上,一字一顿清晰无比。    “晚晚,这一生就算我死,你都是我的人。”    他知道,她要和雷之行结婚的事他都知道了!    唐晚开口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又或者说,她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解释,这一生太短,爱一个人都来不及,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她不想多说。    只能苍白着一张脸紧紧盯着唐秋山。    他忽然开口说:“还记得你十八岁那年,我们经过那条胡同时,你问我的那句话吗?”    十八岁那年……    唐秋山出行都有保镖随同,能经过的胡同不多,和唐晚一起外出的机会更是不多,屈指可数的记忆对她来说尤为珍贵,一点一滴到如今都忘不了。    唐晚的眼底从茫然渐渐变成震惊,她被唐秋山握着的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像是什么东西在心底苏醒,那破茧而出的速度快得她猝不及防。    她颤抖着声音,“你……”    唐秋山抵在她的额头上,摇了一下头,“晚晚,别怕。”    一整夜,唐晚都没有合眼。    清早的时候就有人过来催她换上婚纱。    就像是完成任务一样,换上婚纱后唐晚就坐在窗前,房间里开着暖气,可她偏偏要开窗,化妆的人都冷的直哆嗦,只有她穿着婚纱不动声色。    雷之行不是喜欢讲究排场的人,可也要将婚礼安排在叶城最大的教堂,非要全城皆知。    唐晚在想,那个他曾经深爱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他十几年念念不忘,将自己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    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房间的门被人猛地推进来,颜如欢站在门口,难以置信的看着被几个人簇拥在中间的唐晚。    “姐——”    唐晚猝然抬眼看过去,这几天的阴郁好像突然间就闯进了一丝明亮,欣喜来的突然也让她心酸难受。    她冷冷的说:“你们都出去!”    “可是雷夫人……”    化妆师的话还没说完,唐晚抬手就扫掉了梳妆台上的化妆品,瓶瓶罐罐洒了一地吓得几个人都后退了一步。    唐晚冷哼,“我不想再说第三遍,还有婚还没结你们别叫我雷夫人,滚!”    那些人落荒而逃,颜如欢转身将门关上匆匆忙忙跑到唐晚身边,慌张道:“怎么我才离开几天,唐庄就变成这样了,还有姐,你为什么要嫁给雷之行?”    昨晚,她就被告知唐晚要结婚的消息,匆匆忙忙只听见唐晚要嫁的人是雷之行,她是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