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63章 晚晚别怕
    唐秋山单手被铐在椅子上,如果不是胸前染透了的血迹,他闭着眼睛的样子像是睡着了一样。    身上没有其他的外伤,那血迹……一定就是病发时候的了!    脸色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苍白,淡如樱瓣的唇再也没有血色,那样的白,唐晚一阵头晕目眩,双腿一软的跪在地上。    “唐秋山——”    唐晚叫的撕心裂肺,眼看他一点动静都没有,唐晚心慌的嗓子眼都在颤抖,紧紧攥着唐秋山的手,拼命隐忍着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可是不管她怎么叫喊,唐秋山的眼皮连动一下都没有。    掌心冷冰冰的触感出乎她的意料,喉头堵了一口气,梗得她痛彻心扉,她颤抖着手慢慢的抬起来,犹豫不决又像是抗拒的将手指放在唐秋山的唇鼻之间。    他的脸没有一点温度,他的鼻息……    没有……    没有了!    血液瞬间凝固,寒冷的气息疯狂的涌进她的身体,她双腿一软,所有的情绪都紧绷在眼睛上,痛的她视线模糊。    就在唐晚支撑不住的时候,手指却突然感受到一点点冰凉的气息,那样轻,那样慢。    却也是那样的真实。    属于唐秋山的气息!    她红着双眼回头瞪向雷之行,恨不得就将面前的男人挖心挫骨,“他怎么会这样!”    雷之行倚靠在铁门边,他冷眼看了过去,阴测测的笑着,“只是昏迷了而已,我说过了有阿恒在他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阿恒阿恒!    唐晚狠狠唾了一口,而后回头双手抓着唐秋山的手臂,两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呼吸越来越急促。    “唐秋山……”终于在她哭出声来的时候,唐秋山慢慢的睁开眼睛。    光线很暗,而唐晚的脸就近在咫尺,他还是看不太清楚,然而那声音,熟悉的气息就在身边,尤其手背上滴落的温热让他一下就蹙起了眉头。    再也不复往日不动声色的唐先生。    唐秋山反手握住唐晚,那力道恨不能将她生生捏碎,他的声音透着冷却也无可奈何,“晚晚……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听见他的声音,唐晚情绪绷不住,半跪着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攥着他腰侧的衣服,“你先别说话。”    即使他说话的语气很轻,可唐晚还是能听到他喘息的声音,他已经支撑不了太久了!    唐秋山的手松开唐晚,他慢慢的抬手从唐晚的下巴一直向上,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唐晚连忙抬手擦掉了眼泪,下一秒,唐秋山的手指就覆在了她的眉眼之上。    还有些冰凉。    她,哭了……    唐秋山的心狠狠的拧了一下,他冰凉的手指在她的眉眼上摩挲,那浓浓的难以割舍,唐晚清晰的感受到。    她惊讶的抬眼看唐秋山,他的感情从不外露,就算是多年以前也不曾这样,她又惊又怕,手掌不禁握住了他的手。    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唐秋山低低咳嗽了几声,平缓了气息后,手指在她的眼尾停了下来,“晚晚,别管我,离开这里。”    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想一个人承担着!    唐晚心都碎了,手指感受着他的冰凉,皱着眉头才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我们说好了,你以后绝不会再瞒着我,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要不是她来了,雷之行到底会怎么对付他,唐晚根本就不敢想象,饶是这样,她就开始后怕了。    唐秋山看不大清楚了,就算这么近他依然看不清唐晚的脸,只有模糊的一个轮廓,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能一眼看穿唐晚的心思。    他反手握着她,五指修长的穿插在她的手指之间,十指相扣。他轻轻的握着她,她的脸就在眼前,他微微倾身在她耳边道:    “晚晚,别怕。”    那样细致的动作,温情的一幕就好像两人此刻并不是在囚牢里一样。    就像烟花三月的那一场细雨,她扑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他眉眼温柔的哄着她。    可是梦醒的那一刻,雷之行狠心的过来将唐晚拉开,他将唐晚掐进怀里,冷眼盯着唐秋山,对身后的人下了命令。    “好好伺候唐先生!”    唐秋山的身影迅速被雷之行的那帮手下围了起来。    唐晚被雷之行连拖带拽的拉出囚牢,忍着远离唐秋山后,她才开始奋力挣扎。    “雷之行你要做什么!你如果敢对他动手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反正大家都落到你手里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    这四个字像是勾起了雷之行久远的回忆一样,他冰冷的蛇眼慢慢的看着唐晚,不顾唐晚的挣扎,手指钳住她的下颌,逼迫她看着他。    “阿恒说唐秋山拟定了一份遗嘱,我来叶城的确是想要得到那份遗嘱,也想踏平唐庄,但是我并不是非要不可!    只有唐峰那个酒囊饭袋才成天想着这些!唐晚,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原本想要给唐秋山一个痛快的,可是我一直在等,在等你的出现。    你和其他女人不同,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    只要你乖乖听话,唐秋山我可以放了他,甚至让阿恒治好他的病。”    治好他的病……    唐晚忽然觉得可笑至极,冷眼看着雷之行,说出来的话也半点不怕死,“你们兄弟狼狈为奸,里应外合想得到唐家,会这么轻易放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