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60章 我梦见爸爸了
    半夜的时候唐唐醒来说渴了,唐晚起身去给他倒了一杯温水,喝了水之后哄了他好一会儿他还是不肯睡,窝在唐晚的怀里,声音闷闷哑哑的。    “妈妈,我刚刚做梦梦到爸爸了。”    唐晚调整了一个姿势,重新将唐唐揽在怀里,听着唐唐唤唐秋山爸爸,她心里高兴,带着笑意的问他:    “梦见什么了?”    唐唐眨着墨色的眸子,小手抱着唐晚的手,回忆着刚刚的梦境:    “我梦见自己去放风筝了,后来风太大了风筝线就断了,我追着风筝跑,可是风筝越飞越高。    我心里着急,后来爸爸就出现了,他拉着风筝线放在我的手里,叫我要牢牢抓紧,还说也要这样抓紧妈妈的手,要我像男子汉一样保护妈妈。”    那个梦境太清晰了,就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一样,深深的烙印在唐唐的脑海里,连回忆都不费吹灰之力。    唐唐说的认真,虽是梦境可唐晚依然感动不已,她深呼吸的将唐唐紧紧揽在怀里,感受着他不算温暖的体温,心里百感交集。    最近唐唐的身体好了,可以像平常的孩子一样进食,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个子高了不少,肉也结实了很多,不再像之前一般瘦弱。    想到他之前所受的苦。    她亲吻着唐唐,热泪盈眶的说:“妈妈期待唐唐保护我的那一天。”    唐唐眨着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床头开着一盏小灯,唐晚轻轻的拍着唐唐的背,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弄开他额前柔软的细发,看着他和唐秋山越发相像的眉眼,她的心底软的一塌糊涂。    忽然想起什么,唐晚的手顿了一下,而后倾身从自己的外套口袋里翻出傍晚偷偷藏在口袋里的唐秋山小时候的照片。    唐秋山不喜欢照相,除了多年以前和她在银杏园照的那张相片之外,再也没有其他。    这张小时候的照片可以算是弥足珍贵了。    照片里,他安安静静的看着镜头,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透着清冷,才那么大的孩子而已,就开始让人不敢多看几眼。    真是霸道的人!    唐晚心里嘀咕了一声,而后嘴角微微弯了起来。    她指尖轻轻拂过唐秋山照片上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到后面全然没有了睡意。    窗外隐隐还有不远处的灯塔落过来的光,唐晚看着那些光精神越来越好,最后索性起身倒了一杯热水,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    窗户是一整面的落地窗,窗下就是别墅的后花园,唐晚想起以前,楼下种满了长寿花,那不算大的花朵,花开多瓣寓意很好。    唐老太爷总是牵着她在花园里坐着,给她讲唐秋山小时候的事情。    其实唐秋山小的时候身体不好,不像其他孩子有很多玩闹的糗事,也没有什么大的闯祸的经历,他算得上是中规中矩,但是骨子里却透着狠劲。    他的狠不仅对其他人,更是对自己的狠。    唐秋山的母亲生下他的那一年大出血,连着子宫都被摘除了,从此再也不能生育。唐秋山父亲疼爱妻子,说什么都不愿为了唐家的未来委屈自己的妻子。    再加上唐秋山的叔父并不成才,所以唐家的重担一下子全都落在唐秋山一个人的身上。    唐家的训练很严酷,一般的孩子都需要咬牙坚持下来,更何况他本身就比其他人弱,却是最刻苦勤奋的一个,经常到了深夜都不肯休息。    唐老太爷说唐秋山有一次训练扭伤了胳膊,他一声不吭所以也就没有人发现。直到最后胳膊扭伤的位置水肿的厉害,差点连着整条胳膊都要被截肢,这才被人发现。    整个治疗的阶段连成人都难以忍受,他当时才十岁还是一声不吭。    唐老太爷说,唐秋山这一生苦,有别人遥不可及的地位,也有身在唐家的身不由己。    大家都自觉的将他当作无所不能的人,没有人会心疼这样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    唐晚看着窗外浓重的夜色,而后微微叹了声气,心尖微微刺痛的感觉让她感觉很不安。    花园里原本是有灯的,一直都没有人住,许是线路都废了,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不远处灯塔的光落下来时,才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那些半人高的灌木还有一些枯了的树枝。    隐隐约约的两束灯光由远及近的过来,灌木之外围了一圈常青树,树与树之间隐约透出来的人影吸引了唐晚的注意力。    她握着水杯的手慢慢收紧,眸光紧蹙的盯着那个方位。    一个人……    两个人……    ……    粗略扫了一眼过去,不下二十人!    他们潜伏在树下,黑漆漆的林子里那些隐约的红点唐晚不是不认识,那是狙击枪发出来的红外线!    这些人……是唐庄的!    意识到这一点,反应不过几秒,唐晚想到了守在大厅的那些人,情绪再也绷不住。    唐秋山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为什么会派了这么多人保护她和唐唐?    陈义说最近叶城不太平,十年前叶城所有的不太平已经被唐秋山压下来了,如今唐家的势力,谁敢轻举妄动?    一定是……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唐晚跌跌撞撞的跑下楼,跑得太快连着踩空了两阶,心顿时就跳的飞快,快到堵在嗓子眼上,所有的念头到最后汇成了一点——    一定出事了!    那些人果然还守在大厅。    即使到了半夜,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