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59章 不平静的一夜
    城南山头,是唐家陵园。    上山的路并不难走,青石板铺成的石阶一路向上,中午的阳光很透,穿过路旁的枯树枝,蓝天下的石阶宛如一条盘卧着的巨龙。    唐家分支众多,这么多年以来,死去的人无数全都埋在地底下,错落一座座坟头。    唐晚搀扶着唐秋山,而江由抱着唐唐跟在一侧。    到了半山腰,放眼望去都是墓碑,整齐排列,庄严肃穆。    只是初冬暖阳下,阵阵微风拂过,此情此景也让人心底荒凉。    唐晚知道今天来祭拜的不止是唐老太爷还有唐秋山的父母,只是走到这里看着这些分隔开的,每一座都是孤立的墓碑时,许家欠下的债更加清晰的印在她的心头。    她仍记得五年前,唐秋山是怎样撕心裂肺的将仇恨刻印在心底,他的恨他的悔是她午夜梦回最不敢面对,可是又是她不得不背负的罪过。    唐秋山低头看了一眼唐晚根根骨节泛白颤抖的手,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    “晚晚。”    他只是叫了她的名字,唐晚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心头蓦地一暖,而后点了点头。    可是心头百转千回,到了嘴边全变成了苦涩和难以言表的愧疚。    最最让她难过的是,她清楚的知道唐秋山对她的爱,万分里没有半分掺假,也没有半分舍得割舍。    他若是将许家的罪过全都剖开血淋淋的摆在她的面前,也好过让她一颗心放在油锅里煎炸,到最后连渣都不剩。    这么深的罪恶,让她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举步维艰。    终于走到唐氏夫妇的墓碑之前。    唐氏夫妇是合葬的,石砖砌的坟包只是衣冠冢,游轮爆炸之后尸骨无存。    唐晚的双腿终于支撑不住,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所有人都不敢上前拉她起来,就算是唐秋山也没有。    他只是牵着她的手,一直牵着。    许家的罪过无法磨灭,他将唐晚留在身边本身就是唐家的罪人,世间安得双全法,如果不能,他愿一力承当。    也好过,失去她之后的日夜煎熬。    那只冰凉有力的手抓着唐晚,一直陪着她。    唐秋山看着墓碑上自己父母的相片,他们走的那一年才四十出头,连头发都还没开始白的年纪。    父亲性子沉稳,不苟言笑,但对母亲呵护有加。    母亲不是叶城人,是江南一户大户人家的女儿,书香门第家教极好,性格温婉。    那样性格的女子该是嫁给安稳的人家,可却义无反顾嫁给父亲,入了唐家这样一个黑白不分明的深渊。    到最后……    唐秋山的指尖在颤抖,唐晚心里不是滋味。    江由将唐唐放了下来,唐晚牵过他的手,让孩子在墓碑前喊了爷爷奶奶,在罪恶之上,也算是一点救赎。    唐老太爷生前住的老别墅就在山脚下的不远处,一行人到了山脚已经是傍晚了。    黄昏迟暮,别墅还保留着旧式的特色,仿佛经过了时间沉淀后的一段冗长的陈年旧事,到了这一刻才开始慢慢倾诉。    唐唐在唐晚的怀里昏昏欲睡,唐晚连忙抱着他上楼,将他放在客房的床上。    唐秋山在唐老太爷的房间里,翻看着一些旧东西。    唐晚轻轻推门进去,唐秋山坐在沙发上,他背对着落地窗,橙黄色的阳光在他身后落地生花,却不及他坐在那里本身就是一幅画卷。    听见开门声,他微微抬眼看了过去,他的目光平静,一如从前,就好像那双眼睛根本就没有问题一样。    只是脸色苍白,死寂一般的沉默。    唐晚心尖酸胀,只听唐秋山说:“过来。”    桌上放着水杯,是唐秋山叫人给唐晚泡的柠檬水。    唐晚拿起水杯,一边喝水一边看着唐秋山手里的东西。    唐秋山的手里拿着一本旧相册。    唐晚认出了里面的人,她愣了一下,“不是说你父母的所有相片都销毁了吗?”    为了不让唐老太爷睹物思人,唐秋山下令将有关自己父母的所有东西全部销毁。    唐秋山将手里的相册递给她,他转头看了一眼窗外,那朦胧的光裹着橙黄色,他淡淡的说:    “爷爷过世后,江由带着人进来收拾东西,在墙角的地砖下挖出来的这本相册。老人还不至于完全糊涂,自己偷偷藏下了这本相册。”    唐晚眼圈一红,急忙躲开了视线,她垂眸看着脚下的地砖,心里像是被几千只几万只蚂蚁啃噬过去一样,脑海里总要闪过老人捧着相册垂泪的模样。    直到泪水滴在相册上,才惊醒了她。    她胡乱的抹了一把,低头擦掉相册上的眼泪时,才看到了一张别致的相片。    她心里欢喜,纤细的手指小心翼翼的触碰着相片里的小男孩。    小男孩大概只有五六岁的模样,穿着一件白色衬衣黑色的背心毛衣,安安静静的看着镜头。    大概是抓拍的照片,连角度都没有调好,小男孩的模样倒是清晰。    那眉眼,像极了唐唐。    是唐秋山!    唐晚转眼看了看唐秋山,他正在翻动着一个木盒子,并没有注意到她,也没看见她偷偷将相片藏起来的动作。    唐秋山翻动着爷爷年少参军时留下来的东西,他看的时间久了回过头的时候才看见唐晚抱着相册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唐秋山将手里的盒子放在桌上,收回视线之前目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