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58章 颜如欢走了
    因为唐秋山这次要去城南的唐家陵园祭拜自己的父母和爷爷,这一来二去花费的时间不少,所以决定到城南的旧别墅住上两天。    唐晚在给唐唐收拾几样他喜欢的东西,东西收拾齐全后,她让人将箱子搬到车上。    “小姐,还有什么东西要带的吗?”佣人过来问。    唐晚环顾了一下屋子,只是住上两天,况且城南别墅那边的东西一应俱全,要带的东西一共也才那么两个箱子。    她摇摇头,说:“暂时就这些了,你现在去江管事家将小少爷带回来,好好和他解释,别让他不开心。”    佣人走后,唐晚想到唐秋山眼睛不好,她抬眼朝着窗外的阳光看了看,今天的阳光十分充足,想着该给他准备一副墨镜。    “姐。”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唐晚拉着抽屉的手停顿了一下,而后转身看向来人,然而却在看见对方手里提着的行李箱的时候,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    “如欢,你这是要去哪?”    颜如欢戴着手套的手抓着行李箱,她慢慢的收手抓紧箱子,抿了一下唇,说:    “我下一部的新戏就快开拍了,这次的拍摄地点在沿海,你知道我皮肤容易过敏,想着提前过去几天适应一下环境。    我过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唐先生那边有人在,你替我跟先生说一声吧。”    唐晚的心底忽然空落落的,她疾步走过去拉着颜如欢的手,颜如欢的眼圈还有些红,明显就是来之前哭过了。唐晚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就问她:    “突然就要走了,怎么之前都没听你提起过?”    颜如欢心不在焉的样子,她眼神闪烁的说:“我不好打扰到唐先生休息,所以也就没说,姐,你担心什么呢?我是去拍戏而已。”    可是她说的越轻松,唐晚越觉得不对劲,她心里急,这段时间她的确一直陪在唐秋山身边,也顾不上颜如欢。    可是颜如欢自从离开秦恒的院子后就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唐晚问过几次,可她总不说。    她不放心道:    “你前段时间忽然就从秦恒的院子搬出来,我看秦恒倒是什么事都没有,怎么反倒是你整天心神不宁的,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姐,我和秦大夫能发生什么事,他是他,我是我,就算发生什么事,也不会同时发生在我们身上。”颜如欢很快就否定了。    唐晚松开她的手,一边说一边越过她:“你不说,我自己找秦恒问问清楚,他最近胆子大了,连你都敢欺负!”    颜如欢急的眼眶都红了,她丢掉行李箱转身抓着唐晚的手,用几乎乞求的语气:“姐你不要去找他,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是我不识抬举!”    “如欢……”唐晚回身看着颜如欢隐忍着不掉眼泪的样子,她轻蹙着眉头,就算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这样的情绪不会骗人。    唐晚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心疼道:    “没有什么自找的,也没有不识抬举,这么优秀的你不要妄自菲薄。”    颜如欢的眼泪瞬间决堤,趴在唐晚的肩上,哭道:“我以为他是喜欢我的,我以为至少有那么一点的喜欢,可是我错了……都是我想错了。”    她以为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不是她一个人的梦,可到头来,都是她的异想天开。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秦恒他……他不是将那根簪子都送你了吗?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唐晚有些糊涂了。    那根簪子,她曾经费尽心思找秦恒讨来,他也不给,可是他却送给了如欢。    秦恒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冷的很,认定的事情也不会轻易改变,那根簪子对他来说是不同的,她就不相信他对如欢一点情意都没有。    颜如欢的脑海里回想起那一晚,秦恒果断而又直接的话。    她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声音说:    “是他亲口说的。”    唐晚怔愣了一下,却是颜如欢提起行李箱说:    “姐,就当是黄粱一梦,也许是我们一开始就想错了,我也是时候梦醒了。    我该走了,再说下去就该延误飞机了,我走之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唐先生和唐唐需要你,你可千万不能倒下。”    唐晚心里纵有不舍,可拍戏是颜如欢的梦想,她万不能阻碍到她,她点了点头:“我等你回来。”    ……    秦恒回到自己的院子,却在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守在门口的人安静的像是雕塑一样,只有他站在门口,茶色的瞳仁一闪而过复杂的情绪,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了起来。    他朝里面看了一眼,斜对面正好是实验室的方向,这一眼就能看见实验室的玻璃窗。    实验室旁有一棵大树,今天天气好,稀疏的光影摇晃的落在玻璃窗上。    那是占据了半面墙的玻璃,平时拉着白纱,让人一点都看不到里面。    今天……    他是什么时候拉开了窗帘?    秦恒想不起来自己是否动过窗帘,可是问题的关键又好像不是出在窗帘上。    他还站在门口,就在这个时候,在院子里打扫卫生的佣人从里面走出来,一看见秦恒就开口说:    “秦大夫,颜小姐刚刚已经走了,她临走之前,让我将一样东西交给您。”    说着,她从挎着的篮子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长条形的木盒。    秦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