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56章 知道自己活不长
    从江由家的宴席离开后,哄了唐唐睡觉,唐晚才蹑手蹑脚的离开。    回到她和唐秋山的房间,又是更加的小心翼翼。    唐秋山睡眠浅,一点小的动静都能影响到他,唐晚放慢了动作,几乎是悄无声息。    然而,她才刚钻进被窝里,腰间忽然被一只大手钳住,身子被人猛地拉到了床的中间。    唐晚惊的呼了一声,下意识的双手撑在床的两侧,垂眸看着身下近在咫尺的如墨的眉眼。    唐秋山盯着她看,房间只开着一盏地灯,极淡的橙黄色光一点一点的附着在唐秋山的眉眼上,那样清晰深刻的融入他如墨的眸子。    像是有极强的引力,将唐晚的视线全都吸引了过去,无法自拔。    她的心跳再也控制不住,越跳越快。过了好一会儿才恍惚的开口:“你不是睡了吗?”    “等你。”    唐秋山的语气很淡,带着病气。    唐晚心尖软的不成样子,撑在床上的手慢慢松开,而后趴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的心跳声紧贴在她的耳边。    想到在宴席上,他喝下江由敬的茶时说的那句话:    “那就借你吉言,寿比南山。”    想到这里,唐晚的呼吸都开始痛了,一点点的痛意全都汇集在鼻尖上,痛的她眼睛开始泛酸,所有的话如鲠在喉,只言片语都堵在一口气里。    唐秋山顺着她的头发,低低的咳嗽了几声。    “怎么了,我去拿药!”    唐晚声音紧张作势就要起身,却被唐秋山按在怀里,安抚她:“回来之后已经吃过了。”    尽管他隐忍的好,可咳嗽声还是持续不断。    眼角一滴泪水滚落,唐晚立马转过头在唐秋山看不见的地方抬手迅速擦了一下,而后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开,背对着他,起身去倒了一杯温水来。    喝了水之后,唐秋山的咳嗽才减缓了不少。    然而,他的脸色却不太好,唐晚不放心,“我去叫秦恒过来看看。”    唐秋山拉住她,“他出门了。”    唐晚愣了一下,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这么晚,他去哪了?”    唐秋山似笑非笑,将唐晚手里拿着的玻璃杯放在床头柜上,玻璃折射出橙黄色的光,晦暗不明的落在唐秋山的眼底。    “他什么也没说,你知道他那个人向来我行我素。”    叶城的护城河边。    旧式的别墅二层,有一间密室。    这是唐峰祖辈留下来的。    将近一个世纪以前,叶城战乱频繁,唐峰的祖辈年轻有为是青年队伍里的领袖人物,这里就成了他们聚集之地。    后来时间久了,别墅几经修葺,唐峰留下了这间密室,留着他的野心慢慢发酵。    他坐在太师椅上,翘着腿点了一支雪茄,吞云吐雾间眯着眼睛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秦恒,他抖了抖烟灰,冷笑了一声。    怎么也想不到,在唐秋山身边照顾了十几年的秦大夫居然是雷之行的弟弟!    秦恒是雷之行继母所生,因秦恒母亲是家中独女,雷之行的父亲便答应让秦恒随母姓。    他听着雷之行的解释,这才恍然大悟。    也越发觉得有意思。    没想到,这些年秦恒伪装的这么好,就连唐秋山那样心思玲珑的人都没发现身边养了一头狼。    他将翘着的腿放下,看着秦恒笑着说:“这些年在唐家,可真是委屈秦大夫你了。”    秦恒的手指捏着烟,并没有点燃,他慢悠悠的抬眼朝着唐峰看了一眼,茶色的瞳仁微微缩了一下,嗓音清冽:“不然,唐秋山能有今天吗?”    唐峰眼前一亮,笑的更是肆意:“这么说,雷三爷告诉我的消息是千真万确,唐秋山真的不行了?”    秦恒将手里的烟丢了出去,正好掉在了烟灰缸里,激起了点点的烟灰。    “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秦恒看人的眼神向来温和,不带一丝的攻击性,到了这个时候,却让唐峰无端的心底发怵。    他连忙摆摆手,赔笑道:“秦大夫哪里话,您如今在医学界里已经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我哪敢质疑您的医术?    只是唐秋山为人狡猾,心思又深,谁也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万一他早有察觉只是做出假象蒙蔽我们,那就麻烦了!”    秦恒轻蔑的挑了一下眉梢,却是问了一句看似无关紧要的话:“那你知道他为什么急着把唐晚带回来吗?”    他抛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连一直坐着冷眼旁观的雷之行都被吸引了注意力,唐峰和他相觑了一眼,而后问秦恒:    “为什么?”    秦恒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而后身子微微前倾,压低了声音说:    “唐秋山很多年前就知道自己活不长,半年以前更是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所以唐秋山拟了一份遗嘱,待他死后,唐家一切权力都归唐晚所有。”    秦恒最后一个字才刚落下,唐峰就坐不住,他拍着桌子站起来,猛地踹翻身后的椅子。急促的呼吸了几下后,怒骂道:    “他奶奶的这个病秧子居然还留了一手!”    他又转身迫不及待的对雷之行说:“雷三爷,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    雷之行看了一眼唐峰伸过来要搭在他肩上的那只手,只是抬手将他的手拂开,冷冷的笑道:    “我人已经在叶城了,你急什么呢?况且具体的情况还要听听阿恒是怎么说的,时机不对,只会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