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54章 遗嘱
    宋欣去世的消息惊到了唐晚。    她到囚牢的时候,秦恒就站在宋欣身边,而那趴在地上的人还瞪大双眼,脸色苍白如蜡,一动也不动。    唐晚愣了一下,怎么会这样?    刚刚不是还叫人去找她,说是有事情要告诉她吗?    她原本并不想来见她,可是不知道怎么了宋欣让人转告给她的话,一直让她惴惴不安。    秦恒听见脚步声眸光微微沉了一下,而后慢慢的回身看唐晚,他丢掉了手里的针,拍了拍手,不以为意的说:    “她被折磨多了,受不住药力。”    面对宋欣的死,唐晚也只是短暂的惊讶。    她的眸光也只是微微闪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走。    秦恒走到门口,对守着的人说:“这些天辛苦你们了,拖出去处理了之后好好休息两天吧。”    秦恒跟上唐晚的步伐,他的眸子微微缩了一下,低头看了她一眼,问她:    “你还恨她吗?”    她,秦恒问的自然是宋欣。    唐晚苦涩的笑了一下,“从前,我真当她是姐妹,我以为她待我也是一心一意,怎么到了后来,她就变样了。    我寒心过,也恨过,你问我现在什么心情,我也说不上来。”    那些年秦恒毕竟是旁观者,看的比唐晚清楚。他说:    “以前我就不怎么喜欢她在你身边,宋欣那个人安静,可是骨子里却透着狠劲,你那时候还年幼,又被唐先生保护的好,看不透她也是正常。    我原以为她也就喜欢唐先生的那点小心思,没想到最后差点酿成了大错。”    被他这么一说,唐晚就真的想起了很多年以前,秦恒的确不喜欢宋欣,也不喜欢她和宋欣走在一起。    可是她那时候糊涂,用一心一意养了一头白眼狼。    风凉了,她拉了拉衣服,脑海里闪过年幼时候的姐妹情深,深秋的夜里,全都埋进了黑暗。    宋欣的去世,她不是不会动容,然而却是别样的情绪。    就像那么多年一直存在在心里的一个心结在这一刻松开了。    从此再无瓜葛。    回屋的时候,唐秋山不在。    自从知道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之后,每次看不见他,她的心就空落落的,紧张的到处找。    终于,在唐唐的房间里找到他。    唐唐已经睡着了,唐秋山靠在床头一手抓着他的小手,一手顺着唐唐柔软的头发。    想起唐唐白天的时候不经意叫了他一声爸爸,那种感觉很奇特,到现在还在心里回荡。    看着唐唐的目光渐渐柔和了。    唐晚进来的脚步很急,看见他才安下心,唐秋山目光平静的看着她,而后微微笑道:“怎么还是这么急匆匆?”    说话的语气,跟当年一样。    那时候,她才十多岁,每次进他的房间之前其实都是紧张的,只不过强装镇定,导致脚步显得很匆忙。    他也不说破,只是笑她急匆匆的样子跟头饿狼似的。    对的,她那时候就是饿狼,想要将他扑倒的饿狼。    唐晚脚步轻轻的过去,低头看了看唐唐,看他睡得熟,就拉起唐秋山的手,小声说:    “不早了,该休息了。”    唐秋山手指动了一下,和她十指相扣,而后站起来,将唐唐床头的小灯调暗了光线之后,才牵着唐晚出去。    ……    唐晚这几天将唐秋山照顾的十分周到,就连穿衣这样的小事都不让他亲自动手。    只不过他个子高,唐晚踮着脚给他整理衣领,唐秋山看着她垫脚实在是累,就微微弯身让她的手勾到后面的领子。    鼻间是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唐秋山的鼻息就落在她纤细的脖子上,唐晚感觉到微痒的气息,缩了缩脖子,却是腰间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扣住。    唐晚听见外面有脚步声,挣扎了一下,推着他脸红的说:    “外面有人,你老实点。”    唐秋山难得看到她这样,笑着多看了两眼,眼底一闪而过的异样情绪却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    不管还有多少时间,唐秋山不想浪费在杞人忧天的事情上。    他扣着她的腰一个转身将她按在衣柜上,在她惊呼出声的一瞬间吻了过去。    却在这个时候,唐晚清清楚楚的听见外面的人声音低低的喊了一声——    “江管事。”    是江由!    唐晚想要推开唐秋山,唇瓣却被唐秋山轻轻咬了一口,她吃痛的蹙起眉头,听唐秋山说:    “让他等着。”    然而唐晚还是躲闪着,担心道:“你的身体……”    唐秋山狠狠的吻着她,轻声说:“我有分寸。”    不过,唐秋山也只是浅尝辄止,很快就放开了唐晚。    他一边给自己整理领子一边低头看着被他抵在衣柜上脸红的小女人,微微笑了一下。    唐晚被他看的无所适从,躲开他的视线就要走出去,却在走出两步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衣架散落的声音。    “哐哐哐——”    她猛地回头过去,唐秋山的身子碰到了衣柜旁的衣架,倒下了一大片,好在唐秋山的人还是站着的。    唐晚的眼圈蓦地一红,昨天她才偷听到他和秦恒的谈话,才知道他的眼睛如今开始看不清东西了,他隐瞒着一定是不想让她担心。    她很快就整理好情绪,过去扶着他,故意笑着说:    “唐先生今天又是唱的哪一出?”    唐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