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47章 你千万不要有事
    半夜的时候,因为下了一场雨的缘故,唐庄被一层薄雾笼罩,湿漉漉的空气晕出了远处路灯的一层光圈,夜静谧的十分安宁。    东苑的主卧里。    唐晚睡得迷迷糊糊,只觉得喉咙干得难受,睁开眼睛想起身倒杯水喝,她动了动身子,才惊觉腰上搭着一只手。    她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上去,唐秋山的睡眠浅,她担心这么动了一下会吵醒他。    视线有些暗,唐秋山侧脸的轮廓隐隐约约,他平时清冷,到睡着之后人才显得温柔了许多。    他安安静静的睡着,好像昨晚和她从秦恒那里回来后不久他就睡着了,和他平常不太一样。    也许是昨天出去了一趟累着了吧。    到现在,也没有被她的动作吵醒。    唐晚暗暗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才伸手将他的手抓开。    然而,才刚碰到唐秋山的手,唐晚眼底猛地震荡了一下,拉着他的手也收紧了。    怎么会这么烫?    唐秋山因为生病的缘故,手心不会暖和,总是冰冰凉凉的,可是现在却烫的出奇。    唐晚的心突然跳的飞快,额头上的青筋都在突突直跳,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清晰。    她紧紧握着唐秋山的手,连忙翻身坐起来,慌慌张张的打开了床头灯。    唐秋山的脸色苍白,只有脸颊上微微显红,一看就是在发烧。    唐晚呼吸急促的探手覆在他的额头上……十分烫手!    “唐秋山——”    唐晚忽然害怕的喊了他一声,然而唐秋山却是没有回答她,任凭她摇晃也无动于衷。    东苑内外的暗处都留了人,唐晚跌跌撞撞的跑出去,打开房门,对着黑暗里急促的说了一声:    “去请秦大夫过来!”    黑暗里立刻就有人回应:“是!”    唐晚吩咐完之后,连忙转身回到唐秋山身边,她打了一盆水,尽可能的帮他降温。    很多年以前,唐秋山也有这样发烧的经历,唐晚经历了几次,那时候比现在还年轻好多,也没这么紧张害怕。    更何况,那时候唐秋山也不会像现在昏迷不醒的情况。    现在,她拿着毛巾的手都在发抖。    想起唐秋山坦白自己身体不好的原因,想到他说的毒药还残留在他身体里,唐晚心里就越来越害怕。    秦恒很快就过来了,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问:“怎么回事?”    唐晚一边给唐秋山擦额头上冒出来的细汗,一边回头着急的说:“我醒来的时候他就在发烧了,怎么叫都不会醒。”    秦恒的目光顿了一下,而后转身将门关上。    他走过来,给唐秋山做了一个检查,神情愈发的凝重,唐晚丝毫没有错过他脸上的表情,一颗悬着的心越发颤动的厉害。    待他检查完之后,转身看见唐晚泪光闪烁的看着他,她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半天也不说话,秦恒想起唐秋山说过的话,只是对唐晚说:    “只是烧的有点厉害,暂时昏迷过去了。”    秦恒说的轻巧,可唐晚心里却不这么认为。    这个时候,紧跟着秦恒来的颜如欢因为追不上秦恒跑的慢,这才到东苑。    她看了一眼里面的人,而后将医药箱递给了秦恒,“你吩咐我带来的东西都在里面。”    秦恒转头看了唐晚一眼,有些不忍的提醒她:“你还是先回避一下。”    回避……    唐晚的心紧了紧,抓着身侧的衣服,颤抖着声音问秦恒:“为什么?”    秦恒一边从医药箱里翻出一包针,一边对她说:“有我在这里,你还害怕什么,放心,我会让他醒来的。”    可是唐晚不放心,心里隐约就觉得秦恒要做点什么,让她回避,一定是有什么不想让她看到的,可事到如今,唐秋山的情况她走不开。    也不想逃避。    秦恒看她一再坚持,微微叹了声气,而后看着唐秋山脸颊的红晕越来越深,唇色越来越淡,什么都顾不上了,从包里拔出一根细针——    细针扎入唐秋山的指尖后秦恒捏着他的手指,而后苍白的指腹上冒出了血珠,那红与白的鲜明对比直接刺激到了唐晚的视觉。    她惊得脸色都白了,忽然双腿一软,好在颜如欢及时扶住她,    唐晚这才知道秦恒为什么要她回避的原因了……    原来,是要给唐秋山放血!    结合秦恒刚才说的话,再加上他娴熟的动作,在过去,唐秋山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放血?    看着那一滴滴从唐秋山指腹留下来的血,那根针就像扎进唐晚的心里一样,她紧紧握住嘴,眼睛酸胀的厉害,一颗颗豆大的泪珠就滚落了下来。    十根手指,每根手指都要扎一针,对唐晚来说就如凌迟的酷刑一样。    到后面她哭成了泪人,浑身颤抖的厉害。    秦恒收了针,眼神复杂的看了唐晚一眼,知道她想问什么,也知道唐秋山将一部分的真相告诉她了,所以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隐瞒的地方。    “毒药还在他身体里,全都融入了血液当中,放血后他的烧自然就会退了。”    唐晚心痛到连呼吸都不能了,她哽咽的问他:“这样放血已经多久了?”    秦恒咬了咬唇,最后还是说:“已经快两年了,不下二十次。”    快两年了……    唐晚深呼吸了一下,因为颤抖的厉害,在眼眶打转的泪水就掉了下来,她抬手狠狠擦了一下,